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我们需要一个为了穷人的卫生研究的全球性条约

是时候将资助发展中国家面临疾病的研究的新机制由辩论迈向行动了。
 
在当前经济和政治氛围下,提出一项对资助和协调针对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健康问题的研究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条约是勇敢的,可能某些人还会说是鲁莽的。
 
然而这就是负责世界卫生组织政策的世界卫生大会(WHA)被问及下个月(521日至26日)在日内瓦所举行的年会上是否考虑到的内容。
 
这个提议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与发展专家咨询工作组(CEWG),该组织在过去一年内分析各种方式加强对发展中国家流行疾病治疗的研究和开发(R&D)。
 
其两星期前(45日)发布的报告列举了能够弥合科学能为创造这种治疗所提供的潜力与市场为让其能负担的起而给予的激励的失败之间连续鸿沟的方法。
 
报告称,当务之急是开始商议出一个具有约束力的研发公约。一个核心的想法是,政府应当承诺将GDP0.01%投入到与发展中国家需求相关的研发上。
 
报告还审视了可持续的资金的新来源的可能性,特别是通过税收——比如航空旅行、酒或者金融交易——根据各国的国情考虑。
 
令人不舒服的空白
 
两者均与当前的政治风向相悖。此刻正值世界各国削减对外援助预算——加拿大是最近正这么做的政府——由于经费限制并且认为市场应当被视为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然而建议是值得支持的。在发展中国家里,疾病不仅仅是一个带来社会影响的普遍问题;它也是一个财政负担,剥夺了他们想实现全部潜力的健康的劳动力的需求。
 
因此这里同时有道德和经济的理由来探寻更有效的方式在这些国家与健康问题斗争。
 
科学能够提供什么和科学已经交付了什么之间鸿沟的问题在上世纪90年代首次发现。最好的解决办法在过去十年内已经被激烈地辩论过了,比如在两年一次的全球健康研究论坛上,最近的一次将是下周(4月24日至26日)在开普敦举行的2012论坛。
 
一些委员会和工作组已经看到了一系列提议,解决制药企业卖药给穷人的利润低于卖给富人的事实。
 
弥合鸿沟
 
这些提议旨在通过打破研究的成本和治疗的价格之间的联系来增加对药物的获取。一种可能是引进创新研究奖励来替代获利的专利——但可能会受到限制。
 
CEWG在其报告中建议促进“开放知识创新”作为优先事项。这个想法就是如果研究成果被自由共享而没有将他们注册为知识产权加以限制,那么新的医疗创新就可以更有效地、更低成本地被开发出来。
 
其他满足CEWG可行性要求的想法包括,给中小规模企业提供直接资助来扩大专利池的实施,在这个专利池中,持有专利的制药公司同意在选定的国家中放弃他们的专利权,准许本地企业用一个彼此约定的授权费用来仿制药物。
 
但把这些想法付诸实践需要协调工作。而且如果能与一个资金机制联系到一起,这将更可能有效——该机制就是新条约想法产生的原因。
 
等待签署
 
不出所料,如此一个公约的想法已经得到了与卫生问题有关的非政府组织的热烈的欢迎。比如,来自位于瑞士的智库‘南方中心’的声明中把它描述为潜在的‘世界卫生组织自创建以来在药物领域取得的最重要的成就。’[2]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其被制药行业温和地接受。没有提出公开的反对,国际制药企业协会联合会的发言人表示“并没有包治百病的良方来刺激影响发展中国家疾病的研发”。
 
正的考验将来自政治层面。尽管WHA决定支持它,实现一个有约束力的公约——特别是如果其将包括资助的承诺——将可能是一个漫长而又艰巨的任务。
 
然而没有理由不从辩论走向实际行动。尽管有诸如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等机构的参与,针对发展中国家的医疗卫生研究的需求和解决方案之间的鸿沟仍然像十年前一样存在相当大的距离。我们到底要等待多久才能等到政府支持的一系列架设桥梁的努力呢?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
 
链接到CEWG的报告

References

[1]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to meet health need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strengthening global financing and coordination (WHO, 2012)     
[2] Rethinking the R&D model for pharmaceutical products: a binding global convention (Policy Brief 8, South Centre,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