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在世界屋脊追踪气候变化

帕德玛(T. V. Padma)报道,喜马拉雅山区的科学家正在与资源贫乏作战,以保护这个地区少受气候变化的影响。

珠穆朗玛峰雄踞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颠。它绵延250公里,从南到北,地势从不足海拔100米跃升到超过8000米,气候也从热带变成冰川形态。

喜马拉雅山是亚洲九条最大的河流源头,也是下游13亿人口的生命线,它从不丹、中国、印度、尼泊尔延伸到巴基斯坦,蔓延2400公里。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今年4月份发布的第二工作组评估报告警告说,喜马拉雅冰川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退,如果现有的全球变暖速度继续下去,它们可能在2035年消失殆尽。珠穆朗玛峰自身也在随着冰川消融而退缩,这让湖泊暴涨,某一天可能爆裂并引发特大洪水。

尼泊尔全境有2323个冰川湖,其中20个对该国人口具有潜在威胁。在它更小的邻居不丹,人们对冰川情况还不是非常了解。目前,不丹大约有3000个冰川湖,其中24个可能是危险的。

但是,不丹和尼泊尔缺乏必要的技术和财政手段来研究气候变化对它们国家的影响。在国际科学日益高技术的舞台上,这两个最不发达国家几乎被忽略,被它们人口众多的邻国中国和印度所遮蔽,它们只能自食其力地奋斗。

缺乏科学数据

尼泊尔水利和气象部冰川水文处的高级水文学家Om Ratna Bajracharya表示,在尼泊尔,几乎没有什么受过训练的科学家来研究这个科学领域,甚至没有一个研究站。

尼泊尔环境与科技部环境司司长Batu Krishna Uprety说,他们没有研究数据来了解尼泊尔等国家的气候变化情况。

不丹也有同样的问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不丹办事处的气候变化官员Doley Tshering说,“不丹在科学人力资源和所需研究两方面的差距非常尖锐。”

他表示:“两个负责气候变化的机构,国家环境调查团和地质与矿山部,缺乏受过培训的职员来从事基础的气候变化研究。在气候学和气候与天气预报的研究之间也存在差距。”

位于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ICIMOD)的科学家Pradeep Mool对此表示同意。他说,有必要在不同层次上提高对气候变化的意识,并建立政策与战略来减缓气候变化并适应它。

Bajracharya说,尼泊尔也缺乏中国西藏和印度冰川湖的充分信息,这困扰了该国。他还说:“需要有更多信息共享和跨境合作。”

资助更多科学投入

尼泊尔依赖地面数据获得冰川参数,这些数据是从喜马拉雅山地区12个观测站网络获取的,它们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其中,6个是在德国帮助下建立起来的。目前至少还需要再建6个观测站,每个造价只有区区2000美元,但是这个国家却根本负担不起这笔费用。

尼泊尔希望,一项新的尼泊尔-法国冰川物质平衡项目将为现有站点提供必要的设备更新,该项目预计将于2007年末启动。

与尼泊尔情况类似,不丹的气候资料也没有很好的纪录。不丹在1973年在少数几个挑选过的地点建立了该国第一批气象站,但是该国只有10-12年的可靠数据,而预测气候需要几十年的数据积累。

购买昂贵的设备难以实现,获取最新的科学文献也很难。Tshering说:“做研究需要通过国际期刊获取很多最新的科学信息。政府的科学家可能缺乏资源来订阅这些期刊和获得其它信息。”

此外,科学家难以进入不丹北部的冰川,那里需要修路。这让情况雪上加霜。

Om Ratna Bajracharya说,“这一地区的情况与阿尔卑斯不同。在这里,一个科学家要走上七天才能抵达一条冰川。但是我们没有放弃。”

不丹冰川和冰湖的卫星数据
图片来源:NASA

Bajracharya及其同事不得不屈服于尼泊尔买不起高清晰度远距离遥感卫星系统这一事实,这种系统能提供退缩的冰川和暴涨着的冰川湖的更清晰的图像。他所在的尼泊尔水利和气象部年度预算为84400美元,刚刚够发工资、维护建筑和设备以及运转气象站。该部门不得不凑凑合合地利用任何能搞到的免费卫星图像,包括从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ICIMOD)那里获得的图像。

山区海啸的警告

冰川湖突发洪水(GLOFs)是不丹和尼泊尔的主要心病。科学家预计在将来,随着气候变暖,这些情况更有可能发生。喜马拉雅山区数以千计的人口以及当地的道路、桥梁和通讯设备等基础设施都处于GLOFs的危险之中。预警时间只有几乎数分钟,或者,最多不过数小时。

“GLOFs是一场山区海啸,” 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的Basanta Shreshtha表示。

Mool说,现有的搜集和传输气候与水数据的网络很不充分。现在迫切需要新的、改善的装置来预测这一地区的洪水,并发出实时警告。

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和世界气象组织已经启动了一个项目,为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山区建立区域洪水信息系统,并分享有关早期预警技术、资源和科学知识的信息。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也帮助尼泊尔水利和气象部以及不丹能源部建立了包含两个部分的系统,它们分别为冰川湖突发洪水传感器和对这种洪水的预警系统。

在尼泊尔,由电缆连接的水位传感器把洪水开始的消息传递给位于上游的一个发射机。这个发射机在洪水开始两分钟内,再传递信号给所有的下游预警系统,大部分人居住在下游。

不丹在东Luana湖地区拥有一套人工操作系统,由两名配备无线电设备和卫星电话的职员来传递消息。他们监测安装在主要河流和湖泊中逐段放置的度量表。

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的科学家们表示,这样的措施属于资源密集型,需要大量的野外工作和维护。

资金限制

尼泊尔水利和气象部并非唯一资金困难的部门。尼泊尔科学部也需要重建。尼泊尔环境与科技部的联合秘书Ishwar Singh Thapa表示,在过去十余年中,这个部在君主政体、民主派和毛派游击队之间的争斗中被忽视。

尼泊尔Tsho Rolpa湖早期预警的发射机
图片来源: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

2006年建立的过渡联合政府在2007年11月的大选之前无法做出任何重大政策决议,但是Thapa说,科学拨款迫切需要在未来几年从目前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3%增加到至少1%。

同时,成本和购买能力等因素也在影响着设备安装和减缓气候变化策略的决定。Om Ratna Bajracharya说,“在高海拔环境中实行减缓气候变化的战略在技术上非常复杂,资金上也很困难。”

例如,尼泊尔最大的冰川湖Tsho Rolpa湖位于加德满都附近的Rolwaling山谷,它需要被抽去17米的水才能防止湖泊爆裂。目前,通过一个荷兰资助的300万美元的项目,尼泊尔已经抽取了3米的水深,把冰川湖突发洪水的可能性降低了20%。但是这个项目终结于2000年,前景未知。

不丹则采取了劳动密集型手段,人工开挖河道,把水引离Raphstreng Tso冰川湖,这个冰川湖在1998年达到了一个临界爆裂点。

尼泊尔水利和气象部高级气象学家Saraju Kumar Baidya说,国际援助机构正在把重点从减缓气候变化转向适应气候变化,这被认为不那么昂贵。“我们不得不跟着援助资金跑。”他解释说,气候变化的战略经常是由捐款者驱动的,而不是由国家驱动。

在理论上,像不丹和尼泊尔这类最不发达国家可以获得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全球环境基金(UNDP-GEF)指定给它们的适应气候变化的专款。但是科学家们担心这些专款是否能在国家这个层次上起到作用。Uprety说,UNDP-GEF只资助那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项目。结果,没有几个项目符合资助要求。

筹备中的项目

尽管困难重重,尼泊尔还是恳请UNDP-GEF资助了一项为期18个月的国家能力自我评估项目,该项目于今年4月启动,并完成了一项国家适应行动方案,该方案将于今年内启动。

不丹Luggye Tsho湖1994年暴发洪水造成的破坏
图片来源: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

但是这样的外援项目屈指可数。尼泊尔根据清洁发展机制勉强获得了两个项目,都是利用沼气技术的项目。Uprety说:“中国和印度斩获了大多数清洁发展机制项目。”

今年4月,尼泊尔建立了一个由23个成员组成的气候变化网络,包括政府高级科学家、非政府组织和来自尼泊尔的社区组织。

Uprety说,这个网络试图评估各种组织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分享信息,并形成合力。它将成为一个平台,来讨论和推动尼泊尔的气候变化活动,并形成一份立场声明以用于国际谈判。

正如雄伟的喜马拉雅山一样,不丹和尼泊尔的科学家也不会轻言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