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削减中国的碳耗

随着中国对能源需求的攀升,该国的碳排放也在持续走高。那么,新技术的应用是否能解决这一问题呢?Jane Wu 报道。

张福滨是天津水泥设计研究院的一名研究员,这会儿他正忙于应付不断响起的手机铃声。

自从他工作的研究院开发出一项对水泥生产废气进行余热回收发电的新技术以来,张福滨就几乎没有什么私人的时间了。

他说:“我和我的同事都在忙着帮各个水泥厂改造他们的生产线,以使用上这项新技术。”

就在6月19日,荷兰环境评估机构发布一项研究报告称,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报告同时说,其罪魁祸首是中国国内为了满足基础建设热潮而持续增长的水泥生产。

但是,像张福滨所在的研究院这样推广减排新技术的项目却在证明,中国正在采取措施,在保持经济增长的同时控制污染。

张福滨特别推荐了使用他们研究院余热回收技术的一个典型,即位于浙江省杭州市郊区的申河水泥厂的一个回转水泥窑。

申河水泥厂的这个回转窑也是天津水泥设计研究院低温余热回收技术的第一个试验品。那是三年前,联合国与中国农业部正在推进一个项目,鼓励乡镇企业使用节能技术来减少碳排放。

“项目方在2004年底找到我们,问我们能否为申河水泥厂的一个新水泥窑设计一个余热回收发电装置。”张福滨回忆说。

这项技术的开发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当时拥有最先进的余热回收技术的日本某研究院的支持。而随后,张福滨和他的同事们拿出了一个同样先进,成本却只有一半的设计方案。

张福滨表示,因为有了日方的帮助,他们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一个更为高效的设计方案,能利用温度更低的余热进行发电。

这套设备利用了水泥窑在生产时排放出的废气中的热量,通过热交换的原理,既晾干了水泥熟料,又加热了锅炉里的水,从而形成水蒸气,最后推动涡轮转动发电。在这一过程中,几乎所有的能利用的能量都得到了利用。

申河水泥厂董事长卫松根说,这套设备自运转以来,已经累积发电250万度,满足了水泥厂三分之一的用电需求。

他说,这项新技术减少了发电所需的用煤量,从而每年帮助该厂减少2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现在,天津水泥设计研究院已经帮助30家国内企业安装了这种纯低温余热回收设备。“今年还有30家正在施工中。”张福滨对科学与发展网络说。

他补充说,该院还收到了海外的订单,并已经同两家泰国的工厂签订了合同。

节能还不是普遍做法

尽管天津水泥设计研究院和申河水泥厂都在节能方面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他们并不代表中国水泥行业的普遍状况。

中国水泥业的单位能耗比发达国家高出44%,而像钢铁、铜和电力这样的高能耗行业的快速发展更是抵消了许多像张福滨这样致力于节能的人们的努力。

根据荷兰环境评估机构的报告,因电力需求增加而增长的用煤需求以及水泥制造业的快速发展

都将中国2006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推向了创纪录的高度,比美国还高出8%。

像北京等城市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正在对水泥产生极大需求。
Credit: Neonstar

’其它一些节能项目也没有获得和联合国项目一样的支持力度。

位于北京的全球环境研究所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水泥业使用节能技术。研究所的执行主任金嘉满说:“尽管节约能源能带来显而易见的好处,我们的项目还是不能得到足够的银行的资金支持,因为他们担心这些贷款不能准时归还。”

其中一个问题在于,电力太过廉价,所以节能项目基本很难盈利。同时,这些项目产生的电力如何与当地的公共电网并网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这些私有电力与电厂发的电相比不够稳定。而且,电网运营商需要额外的设备投资来分配这些电力,谁来买单呢?”中国国电集团的一位张姓资深负责人说。

而那些基于太阳能和风能的节能项目也因为中国缺乏相关的技术而停滞不前。尽管中国有廉价的劳动力,但是它生产的太阳能电池的成本还是比德国和美国制造的高出30%。

中国需要负担得起的节能、环境友好技术,而以上这些问题都是在这一过程中亟待解决的。

分享环境友好新技术

而解决问题的重要一步在于,说服发达国家分享他们的技术和专业知识。

作为国际气候变化合作的纲领性文件,《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规定了发达国家有义务为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提供必要的资金和技术支持。

6月4日,中国公布了第一个气候变化国家应对方案,旨在为中国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提供指导。方案中特别敦促发达国家要“消除技术合作和转让中的障碍”。 (参见  中国发布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拒绝为排放设限)。

科技部全球环境办公室副主任吕学都说,发达国家在转让低碳技术问题上的积极性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减少排放的重点所在。

风能技术转让就是一个例子,他说。目前,中国只能建造发电量为800千瓦的小型风电场。而一些发达国家的技术已经能够支持发电量高达30,000千瓦的大型风电场。

另一项发展中国家急需但是因为高成本而不能自行开发的技术是碳捕捉和存储技术。这一技术可以将电厂排放的碳分离并存储在地下或是别的地方,从而减少排放。

6月14日,科技部副部长刘燕华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已经投资了大量的资金发展碳存储技术,并将继续这方面的研究以期能尽快将其应用到新的电厂中。

如果发达国家与中国在清洁发展机制(“京都议定书”下的一项允许发达国家通过投资发展中国家的减排项目来抵消本国排放的机制)下合作,这一期许有可能会实现。

 “我们希望在未来,发达国家可以在碳存储技术的转让上给予我们更深层次的帮助。”刘副部长说。

他补充说,中国将同国际社会加强合作以加快碳存储技术的应用。

技术转让之惑——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

但是,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却表示,发达国家在技术转让问题上一直“说得多,做得少”。

像天津院和日本之间的那种合作是很少的。其中的原因与政治相关。

中国国家科技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龚钟明说,发达国家不愿向发展中国家转让的技术有三种。

“第一种就是有可能用于军事用途的,比如卫星观测技术。”他对科学与发展网络说。

第二种是那些有强烈的竞争优势的技术;第三种就是与资源和能源控制相关的技术。

“这两种都对经济发展有决定性意义,而经济发展正是发达国家不愿在发展中国家身上看到的。”龚钟明说。

 “如果他们将这些技术卖到中国,他们会担心这只会给自己带来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他补充说。

中华美国学会的常务理事周世俭说,去年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出口与2001年比减少了10%。

美国商务部于6月18日宣布将要加强对中国的高科技出口限制,涉及到飞机发动机,激光,水下摄像机,以及空间电子设备在内的多项技术。

但同时,商务部部长薄熙来最近在伦敦参加中英联合工商委员会时表示,中国将增加从英国进口高科技产品。他说,这将平衡两国的贸易差额。

2001年至2006年间,欧盟对华高科技出口提高了7%。

尽管如此,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区副代表Kishan Khoday说,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技术转移还是“太慢”。

他表示,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应当转向银行或私有企业寻求帮助,因为这些机构正在投资技术转移方便表现出越来越浓厚的兴趣。

同样重要的是,中国应该鼓励当地的力量,比如本地科学家、研究员和企业,开发自有技术,他说。

中国必须依赖自己的科学家开发出对环境更友好的技术。
Credit: NREL

澳大利亚温室气体技术合作研究中心执行董事Peter Cook对科学与发展网络说,技术转让“没有捷径”,尤其是关系到那些正在发展中的技术,比如碳收集技术。Peter Cook所在的澳大利亚温室气体技术合作研究中心正是碳收集和存储技术方面的先驱。

他指出:“发展中国家想要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获得这些技术是不现实的。”

他说,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需要分担成本,发展中国家需要提供一些激励政策,比如市场份额,那样发达国家会更愿意帮忙。

Cook同时说,中国已经拥有很多很好的低碳技术。“我认为,首要的问题是,中国如何好好利用现有的技术。”他说。

未来会变“绿”吗?

在水泥专家张福滨看来,中国利用本地节能技术的前景还是光明的,因为中国政府和私有企业都在利用本地技术的问题上越来越积极。

“政府有国际的压力,而企业也开始意识到他们可以通过很少的投资就能够节省成本。”张福滨说。

下一步,他说,就是如何建立一个体系来鼓励更多的行业节能减排。

“不然,这些在利用余热发电方面拥有巨大潜力的行业就不会情愿采用新的技术。”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