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艾滋病疗法:现代医学遭遇传统治疗

南非55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的许多人依靠称作sangomas的传统治疗师。科学家倾向于对治疗师持怀疑态度,而sangomas也常常担心现代医学将会伤害他们的患者。

在这篇刊登在《自然》杂志的文章中,Natasha Bolognesi报告了一位妇女如何试图弥合两者之间的鸿沟。

英国出生的社会人类学家Jo Wreford是南非少数获得“sangoma”资格的白人。她的西方背景和学术训练与她在精神上的倾向结合起来,这让她可以一窥艾滋病在生理和心理两方面的影响。

Wreford希望医生和传统治疗师携手合作,解决病人的需要并与艾滋病作斗争,但是相互的不信任产生了障碍。

为了克服这个问题,Wreford和一个叫做HOPE(HIV Outreach Programme and Education,艾滋病扩展计划和教育)的非营利组织在开普敦附近的5个区建立了一项计划。他们的目标是让医生和“sangomas”走到一起,相互学习对方是如何行医的,并在艾滋病医学干预问题上合作。

在经历了最初的困难之后,这个进行了5个月的计划正在取得进展,参与者对每个人在抗击艾滋病流行方面担当的角色更有信心。HOPE的主席Stefan Hippler对于该计划可以让其它非洲国家决策者了解这种政策感到乐观。

链接到《自然》杂志的特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