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走钢丝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合作科研

纳迪娅·阿瓦迪(Nadia El-Awady)报道说,尽管中东地区政局多变,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科研合作还在持续。

在加沙地带和黎巴嫩的流血冲突没有切断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科学家之间的合作。但是它不可避免地让局势更加复杂。

现在,以色列对黎巴嫩和加沙地带的进攻、每天轰炸着电视屏幕全世界人们的神经,这让巴以科学合作的参与双方都处在了更加微妙的境地。对于参与巴以科学合作的巴勒斯坦科学家,如果他们声称这些合作带来好处,可能会被人们视作支持以色列占领。另一方面,参与合作的以色列科学家们则面临着支持“恐怖分子”的指控。但是这些都没有阻止双方的一些科学家继续开展合作。

双方科学家为了这些合作研究奋斗了很长时间,相互之间也取得了一定的谅解。在2005年11月匈牙利布达佩斯召开的世界科学论坛上,巴以科学家肩并肩地向国际听众解释他们进行合作的科学项目,这让熟悉双方冲突的记者和听众们感到吃惊。

一致推荐巴以科学家进行合作的,是一个名叫以色列-巴勒斯坦科学组织(IPSO)的机构。这个组织建立于2004年11月,它得到了耶路撒冷Al-Quds大学校长Sari Nusseibeh和以色列科学院院长Menahem Yaari的资助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

缩短双方的差距

以色列-巴勒斯坦科学组织(IPSO)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它的国际科学理事会成员包括了八名诺贝尔获奖科学家。为了缩短双方在发展程度上的差距及由此造成的不平衡,理事会决定把70%的研究资金用于巴勒斯坦方面,30%留给以色列。

在六月底,当以色列军队因为士兵遭绑架事件开进加沙,IPSO的以色列方联合主任Dan Bitan接受了本网络记者的采访。他似乎没有被进行中的巴以冲突影响。

Bitan相信,科学理事会这样分配资金,可以帮助双方缩短彼此在发展程度上的差距,缩短双方差距最终将成为和平的必要因素。他说:“更好的巴勒斯坦大学将促进它的发展。现在,巴勒斯坦科学界正在向发达国家整装待发。他们具有这样做的动力和远见。以色列邻居也会从巴勒斯坦的发展中获益。”

但是Bitan承认,这个任务可不轻松。“许多美国和欧洲的资助者已经对巴以双方的科学合作表现出乏意。他们原本希望这样的合作能成为促进和平的重要因素,但是现在它没有起到这个作用。”Bitan透露说——即便不是所有机构——大多数参与巴以合作的机构已经在减少对合作科研项目的资助。这对于和平进程可能会产生很大的破坏。

“如果不能投入数亿美元用于巴以双方的合作,你也就不能指望双方的公民社会能合作,带来和平,对于冲突,有太多的既得利益,然而对于和平,却没有足够的既得利益。” Bitan说。

尽管Bitan对巴以双方的协作给予很高希望,各方面对此意见的意见还是相差很大。在双方都有充分支持这种合作的人,也有一些人则全力反对,还有一批人谨慎地声称,在一定条件下他们才会赞许这种合作。许多巴勒斯坦科学家强烈地反对与以色列合作,不论它能带来多少潜在的收益。

通行的问题

约旦河西岸纳布卢斯市An-Najah大学的无机化学教授、巴勒斯坦人Hikmat Hilal是反对与以色列合作的科学家中的一员。他说,自从以色列占领开始以来,遍布约旦河西岸的以色列检查站就成为了每天在巴勒斯坦城镇内和城镇间往来的障碍,这也是进行科研的一个主要障碍。

Hilal说:“我认为,当不允许我与我的[就在拉马拉市外的]Birzeit大学的同事合作的时候,与以色列科学家合作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一所以色列大学曾经邀请他在他们的会议上演讲。他问道:“当他们不让我去我自己的大学的时候,我如何能够在他们的大学演讲?让我们先谈谈(如何)让我和平与安全地去我自己的大学,然后再谈在他们的大学演讲的问题吧。昨天我在太阳底下站了2个小时才允许通过检查站。以色列科学家没有因为我们的大学内发生的事情举行过抗议。”

但是Bitan不同意这一观点。他说法律禁止以色列科研机构发表政治声明。“科研机构必须保持中立。这是法律制度。但是它不禁止以色列科学家在请愿书上签名,呼吁重开在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义(the second intifada)期间关闭的大学。当然,我们反对阻碍科学家自由行动的障碍。IPSO将更积极地要求自由行动。”

Birzeit大学的社会学家Lisa Taraki直言不讳地反对巴以科学合作,她认为科学合作会让镇压“正常化”。

她说:“我认为我们必须认识到巴勒斯坦人和以色人不处于平等的地位。巴勒斯坦人被占领,而以色列人是占领者。占领方的各个机构恰恰是占领和控制制度的一部分,而大学和科研中心也不例外。”

然而,尽管炸弹仍然正在落向贝鲁特,加沙的房屋遭到破坏,导弹射向以色列北部,IPSO的工作仍然继续。超过170万美元的资金已经用于巴以联合科研项目。

IPSO的巴勒斯坦联合主任Hasan Dweik表示,经过该机构国际科学理事会严格的同行评议之后,它已经批准资助10个科研项目。其中一些项目已经完成,有4个项目即将完成或者正在进行中。这些项目包括对白血病、地下水盐化、遗传性心脏病和血管疾病的研究。

Al-Quds大学的生命科学助理教授Azzam Saleh正在进行一项IPSO资助的项目的最后阶段研究。该项目测试约旦河西岸土壤、水和农作物的杀虫剂残留。该项目还对巴勒斯坦农民如何使用和处理杀虫剂进行评估。Saleh说巴以科学合作是提供资金和进入研究地点的重要方式。他解释说,由于以色列口岸长时间的审查,巴勒斯坦科学家在获取资助和必要设备方面面临着诸多障碍。

进步虽小,解决方案仍多

IPSO还帮助在Al-Quds大学建立阿拉伯世界最早的纳米技术实验室中的一个。

这个实验室的主任Mukhles Sowwan与位于西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的物理学家Danny Porath一起向IPSO提交了一份研究申请。他们将研究拉伸一种分子对其导电性产生的影响。IPSO的资助将有助于维持该研究项目的一部分。

希伯拉大学的纳米科学与技术中心的设备

Sowwan解释说,纳米技术可以为阿拉伯社会当今面临的一些基本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例如使用纳米过滤器消除水污染。Sowwan说,尽管阿拉伯世界在技术上落后世界水平数十年,纳米技术却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它让投资于纳米技术的阿拉伯国家让科学知识更上一层楼。

Porath设在希伯拉大学的实验室在培训Sowwan的学生方面将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这些学生将被训练使用实验室的最新设备,Al-Quds大学也将很快拥有这些设备。IPSO的资助将让Porath的实验室获取额外的资源,让更多的学生为这个计划工作,而不需要影响当前进行的研究。

Sowwan在Al-Quds大学工程系的办公室里解释了他对巴以科学合作的立场。他说:“我不会把科学政治化。我的头等大事是技术转移。”

如图所示,Sowwan的实验室在6月份还空空荡荡,
但是最近已经收到了一些期待已久的纳米技术研究设备

一堵12米高的混凝土墙俯视着Sowwan的办公室。在墙上有一架以色列的监控摄像机,一直监视着大学内部。他说:“西方人常常问我们,‘在近代,你们阿拉伯人提供过什么知识?’”他希望阿拉伯的投资者和捐助者最终将意识到资助像这样的实验室是多么重要。“这样一个实验室的费用可不小。”

“我们已经成功地组成了一个小团体,为更大的组织做准备。不仅整个中东地区会从这个实验室中获益,我们还将为阿拉伯世界传授纳米技术,并为整个世界提供知识。”

因此,尽管这个地区的政治局势仍然很紧张,一组科学家正在大胆地跨过边界。他们的雄心是否能够实现,这还有待时间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