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从教授到市长:中国的“科技副职”扶贫

Jia Hepeng报道了中国的一项选派科学家下基层扶贫的“科技副职”计划。这个计划已经将2000名科学家送到地方政府工作2年,让他们用自身的知识帮助当地脱贫。

一直以来,中国科学家李钧在中科院青岛海洋研究所进行他的科研工作。然后,在2002年末的一天,中科院推荐他到500多英里外的莆田担任2年副市长的职务。

这听上去可能有些奇怪,但是李钧只不过是2000名下基层的中国科学家之一。他们所参与的这一计划的目的是让中国的农村分享科学知识。

中科院副院长白春礼说:“他们已经成为了科研院所和地方政府之间的桥梁,他们的工作让数百万人民摆脱了贫困。”

尽管其中一些科学家对他们的这种职位耿耿于怀,或者不太成功,许多人还是从中得到了积极的经验,让他们(主动地)延长了一轮甚至更长的挂职时间。

事实上,在李钧被任命为副市长之后不久,他就意识到他的科学知识在莆田是无价的。他现在仍然在莆田工作,担任他的第二轮副市长任期

当李钧来到莆田的时候,莆田的海岸被当地许多养鱼场和养虾场排出的废水严重污染。莆田盛行水产养殖,以至于便宜的人工养殖水产品已经过剩——这对消费者是个好消息,但是对仍处于贫困中的渔民则是坏消息。

李钧说:“然后我想到了麒麟菜。我第一次研究这种热带海藻是在将近20年前的海南省。”他说,麒麟菜生长迅速,在生长过程中会吸收和降解污染物。它能用来制胶,而且食用麒麟菜也很安全。

李钧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他也可能帮助当地的农民,他考虑的是麒麟菜是否有助于清除沿岸的污染。他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让热带的麒麟菜在莆田相对较冷的海水中生长。在中科院科学家的帮助下,李钧发现一个品种的麒麟菜可以在较冷的环境下生长。

2003年,在进行了多次试验之后,有一小部分当地渔民决定在沿岸的围栏鱼场种植这种海藻。这一品种的海藻的生长速度比它们在热带海洋中的生长速度慢。然而,经过加工之后,它的产胶量更大,这意味着种植这种海藻的农民获利更多。

但是利润多到了让他们吃惊的程度。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引发了一场“麒麟菜热”。如今,500位农民每人都从海藻种植业中获利约5万元(约合6211美元)——这几乎是他们过去收入的6倍。

 

农民正在收获麒麟菜

移民的马铃薯

另一个延长了在当地挂职时间的科学家是农业生态学家曾馥平。1994年,曾馥平离开了位于长沙的中科院亚热带农业研究所,去中国南方广西壮族自治区环江县参与扶贫工作。

后来,他又被邀请回到环江县,作为专家帮助扶贫。他已经在当地政府服务了4个2年的任期。

1998年,他被选为环江县的副县长,负责为来自附近贫瘠山区的6万名移民分配土地,以及帮助他们适应新环境的工作。曾馥平提议种植果树,因为种果树所需的土地小于种庄稼,并且还有助于稳定稀薄的土壤。

然而,这些果树需要3年时间才能结果。为此,曾馥平和他的研究所的一个研究组决定一起教授这些移民如何种植马铃薯——这是一个挑战,因为这些农民此前从没有见过马铃薯。

曾馥平说:“最初,许多人不敢吃马铃薯”。他不得不学了很多烹调马铃薯的方法,然后逐村请村民品尝各种马铃薯菜肴。”当曾馥平成为一个优秀的马铃薯厨师的时候,这些农民也就有了在环江的丘陵上熬过他们移民生涯的最初几年的能力。

如今,果园开始结果,把农民的平均年收入从1994年的300元提高到今天的1600元。

利用科学家和副县长身份,曾馥平能够在环江贫瘠的山区建立一个农田试验站。那些移民就来自于这些贫瘠的山区,他们以前的许多邻居仍然居住在那里。这个试验站对该地区生态和农业的研究赢得了2004年的国家奖励,为这个地区带来了将近3百万元的研究经费。

但是曾馥平认为,最重要的是,这项研究帮助增加了当地农民的农产品产量。

曾馥平的工作组改善了土地贫瘠地区的农业

直言不讳的科学家

李钧和曾馥平用他们的专业技能增加当地的收入,而张文华却说他的主要贡献是帮助当地政府改正政策。张文华过去在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工作,但是自从1997年以来,他一直担任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的副区长。

他在当地影响力的一个例子是反复说服地方政府放弃那些不正确的决策。2002年,区政府为农民提供免费和种子和有补贴的化肥,鼓励农民种植黄连(Coptis chinensis),在中医里,黄连用于消肿。

当时,黄连的市场价格非常高,看上去农民种黄连的利润是种庄稼的10倍。但是张文华知道,在当地的气候条件下,黄连容易患真菌病害。然而他觉得,仅仅作为一个“挂职”副区长,他不能公开质疑这一计划。

相反,他向市政府写了一份报告,建议他们先种一小片试验田。市政府听取了他的意见,种了一片37亩的试验田,这大约相当于20个奥运会游泳池的面积,而不是此前计划的500亩。正如张文华所预料的,真菌破坏了试验田的黄连,而区政府也放弃了这项计划。

在过去的5年中,张文华在种植甘蔗和松林的计划上提出了自己的反对建议,并建立了一个大规模的养牛计划。张文华承认,作为一个科学家,他不是什么都懂,但是他认为,当那些“快速致富”的计划有缺陷的时候,他的理性头脑就能让他看出这些缺陷。

制度之根

然而,并非所有的科学家都喜欢他们的基层挂职工作。2005年,这一科技副职计划变为自愿性的,然而在过去的20年里,中科院的所有130个研究所和研究中心都要选派至多3名科学家去地方政府或者国有企业挂职2到3年。

中科院人事局的副局长李和风承认,这项计划只有在中国的“自上而下”的管理体制中才有可能实现,但是他说,这项计划是有价值的,能让科学用于解决当地的问题。

他说:“当然,我们避免打断重要的研究项目。我们不会推荐关键领域的主要科学家(下基层挂职)。”

选择挂职科学家主要是依据他们研究领域与当地问题的相关程度,以及他们本人参与的意愿。但是也有些人被选上是因为他们属于多余的编制。有些人对被派到基层耿耿于怀,没能发挥他们的潜力。

李和风承认,并非所有科学家在担任“科技副职”期间干出了成绩,特别是在非常贫困的西部省份,那里的资源无法支持科研和创新。

中共泰安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任玉涛说,这项计划的成功取决于当地政府为科学家创造良好的工作条件,并鼓励他们工作。

张克仁说,这些科学家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他们回到原来的科研机构并继续他们的研究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们的位置已经有人占了。张克仁原来在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工作,他于2003年被选为安徽宣城市的副市长。他建议说,挂职科学家的原单位应该为返回的科学家提供一个稳定过渡时期,并为他们恢复研究提供经济援助。

为了回应来自科学家的呼吁,中科院不再要求下属研究所每年必须派遣一定数量的科学家下基层,尽管来自地方政府的援助需求在不断增长。同时,中科院要求下属研究所为挂职的科学家提供经济援助,让他们可以继续他们的研究。

科学时报的高级编辑吕红军指出,这项计划应该使用既能搞科研,又具有“对当地政府有价值的实际经验和广泛学术联系”的科学家。

李钧把能赚钱的海藻介绍给了莆田的农民,这就是一个例子。“现在他们叫我麒麟菜市长,”李钧骄傲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