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通向清洁、绿色能源的崎岖之路

Osman Ibrahim正在鼓励马拉维的农民放弃种植传统的烟草作物,然后改为种植一种叫做麻疯树(Jatropha curcas)的植物,从而参与到能源业中。

麻疯树的种子含有一种油,这种油可以和传统的汽油或者柴油混合,制造出“生物柴油”——一种对生态环境友好的能源,用于替代化石燃料。纯麻疯树油可以用于烹调、照明或者发电。它的一系列副产品包括用于化妆品的甘油,以及再加工制成的麻疯树种子饼,可以作为有机肥料使用。

Ibrahim是一个叫做生物柴油农业协会的组织的负责人,他把麻疯树视为一种“绿色黄金”,即一种能够增加穷国农村收入的经济作物,同时,这种作物还有助于解决从气候变化到土壤侵蚀这类问题。

印度拉贾斯坦邦的麻疯树种植园

Ibrahim并非独一无二,马拉维也不是唯一的例子。在非洲的其他地方,以及亚洲、拉丁美洲的一些地区,麻疯树的种植园正在出现。

清洁的发展

上个月在印度尼西亚,6个主要的能源企业、印尼的央行行长、数位部长、来自大学和地方上的发展组织的代表共同签署了一份宣言,支持政府大规模生产麻疯树油的计划。

根据这项计划,到2009年印尼将有1000万公顷的麻疯树种植园,每公顷土地每年足以生产出1000升生物柴油。

EcoSecurities 公司雅加达办公室的Nyoman Iswarayoga 说:“这项大计划是关于使用麻疯树油或者生物柴油作为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管理的发电厂的燃料,取代那些使用化石燃料的发电厂。” EcoSecurities 公司是一个主要的国际碳交易公司。(碳交易是指工业化国家可以与发展中国家交易碳排放配额——译注)

Iswarayoga补充说:“既然清洁发展机制(CDM)的目标是削减二氧化碳的排放,那么CDM可以用来支持对麻疯树燃料生产的投资。”

CDM是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的一个条款,它允许工业化国家通过在发展中国家投资非污染项目的方式,抵消他们的一部分温室气体排放。

变革的种子

麻疯树从第二年开始的超过30年的时间里都能结种。一棵成熟的麻疯树一年结种三次,每次产生5到15公斤种子。

在坦桑尼亚,人们从麻疯树种子里榨油。

德国麻疯树信息服务机构的Reinhard Henning说:“如果你的土壤、水和植株的条件非常好,每年每公顷可以得到5000公斤种子,这能带来1500升麻疯树油的收成。如果土壤不那么好,你可能只能得到一半收成。”

榨油是一个简单的过程,而汽车使用生物柴油产品不需要进行改装。事实上,当鲁道夫·狄塞尔(Rudolph Diesel)设计这种以他名字命名的柴油发动机的时候(在英语中,“柴油机”这个词就是diesel——译注),他也考虑过使用植物油。

削减碳排放

狄塞尔在1912年曾说过:“今天看来,使用植物油作为发动机燃料似乎没什么价值,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类油料可能变得与当今的石油、煤焦油产品一样重要。”

许多人认为狄塞尔说的这一时代可能会很快到来。人们对削减温室气体的排放可以限制气候变化这一概念的愈加认同,再加上国际能源政策,这两者正在促成国际生物柴油市场。

与石油不同,麻疯树油是可再生和生物可降解的。燃烧麻疯树油或者由其制成的生物柴油,比燃烧化石燃料更清洁,因为燃烧前者产生的二氧化碳更少。而二氧化碳是导致气候变化的主要温室气体。

根据德国Hohenheim大学的George Francis和他的同事在今年3月的《自然资源论坛》(Natural Resources Forum)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燃烧从麻疯树种植园生产出的生物柴油,其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能比汽柴油少15%。

在加纳,这个发电机是依靠麻疯树工作的。

欧盟已经设立了一个目标,计划到2010年使用105亿升生物柴油——这是欧盟预计的自身产量的1倍。国际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在2001年发表的《欧盟生物柴油市场研究》(Study of the European Biodiesel Market)说,到2007年,欧盟的生物柴油市场规模可达24亿美元。

赚钱的替代品

Ibrahim说,所有这些对于马拉维而言是一个好消息。马拉维的大多数人每天靠不足1美元度日。他说麻疯树可能取代烟草,成为一种赚钱的替代品。而目前烟草是马拉维的农业支柱和主要的外汇来源。

随着国际烟草需求下降,以及进口肥料价格的上涨,马拉维的许多农民都感到了经济拮据。

马拉维的环境恢复组织协调处的能力建设(capacity building)专家Alic Kafasalire说:“生物柴油作物计划来的正是时候,因为这个国家正在寻找烟草的替代品。”

用压榨机从麻疯树种子里榨油。

2004年,马拉维的人均GDP只有600美元。如果有充沛的降雨和农业投入,一个烟农每年在一公顷土地上可以收入400到500美元。他们每人拥有2到5公顷土地。

Ibrahim说马拉维的农民如果每公顷土地种植至多2500棵麻疯树,那么他们可以挣得更多。

根据麻疯树种植密度大小的不同,每个推广麻疯树的人士各自都有一套对利润数字的估计。但是有一件事他们全都同意:种植麻疯树有利可图。Ibrahim说,每年每公顷土地产出的麻疯树油和甘油价值将近2000美元。

他认为,种植麻疯树将是马拉维农民摆脱贫困的第一步,而这些农民似乎也愿意尝试一下。Dennison Bonomali 的家庭种植可以产生肥皂、石蜡和其他可出售产品的树木,他说:“来自麻疯树及其产品的益处数不胜数。”

粮食对燃料

但是对生物燃料批评和对其的支持声音一样强烈。批评者的一个担心是,在世界范围里,使用土地种植粮食和使用土地产生燃料将面临一个折衷。

环保人士兼作家George Monbiot在2004年11月英国《卫报》的一篇文章中说:“在如果生物燃料占了上风,它们将会导致一场全球的人道主义灾难。”Monbiot认为,发展中国家的大量农田将被用于为爱车国家生产生物柴油,而不是为穷人生产粮食。

他写道:“有车的人比面临饥饿风险的人更富有。他们对燃料的需求和其他人对食物的需求相比之下,有车的人每次总是获胜。”

在马里,在榨油前用扬撒种子的方式去除灰尘。
其他批评者说种植生物燃料作物所需的能量、水和其他投入超过了产生的生物燃料的能量价值。根据今年7月美国康奈尔大学的David Pimentel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Tad Patzek发表的一项研究,制造以大豆为原料的生物柴油所需的能量是生物柴油能产生的能量的127%。而用于生产生物柴油的能源来源是污染性的化石燃料。对于以葵花为原料的生物柴油,这个数字是118%。

但是麻疯树可以种植在那些不适于种植粮食作物的贫瘠土地上,并且几乎不需要水肥。它也不需要杀虫剂。事实上,麻疯树能驱除害虫——鸟类、哺乳动物和昆虫不吃麻疯树。

Pimentel说麻疯树“听起来很有趣,并且看上去有潜力。我喜欢这个用麻疯树控制土壤侵蚀和增加野生动物栖息地的主意。”

印度的远景

尽管麻疯树是中美洲土生的植物,它现在已经遍及热带地区。并且不仅仅是马拉维把麻疯树作为生物柴油的来源。Ibrahim的活动是在发展中国家扩展的麻疯树热的一部分。仅仅在2005年,在布基纳法索、加纳、印度、尼加拉瓜、尼泊尔和其他国家就宣布了鼓励农民种植麻疯树的新举措。

根据官方的估计,印度有4000万公顷的“荒地”可以全部或部分地用于种植麻疯树,这些地相当于印度国土面积的14%。

印度政府的《远景2020》(Vision 2020)文件说,在1000万公顷土地上种植麻疯树,每年将产生750万吨燃料,创造500万个全年工作机会。

2005年4月,印度南部城市Mysore的Labland Biotechs公司与世界上最大的生物柴油公司之一、英国的D1 Oils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为其供应大约1亿棵麻疯树和15万吨麻疯树油,价值5000万美元。

Labland Biotechs公司将使用组织培养技术生产出最高品质的麻疯树的克隆。

10月,D1 Oils公司宣布将于明年早些时候在印度城市Chennai建立它的第一个以麻疯树为原料的生物柴油炼油厂。

但是在印度的其他地方,麻疯树的种植还没有提上计划。2003年,印度的计划委员会提议,把印度使用生物燃料的比例从5%提高到2012年的20%。计划委员会本打算于2005年4月启动一项“生物燃料计划”,但是这项计划被推迟了(见印度的生物燃料计划遭遇障碍

据当地媒体报道,印度北方邦出现了一幕典型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情况。今年7月,媒体报道说只有当农民开始种植麻疯树,投资者才愿意投资炼油厂。但是没有精炼麻疯树油的基础设施,农民就不愿冒险开始种植麻疯树。

回到马拉维

在非洲各地,麻疯树普遍被用作一种“活的栅栏”,树的一部分也被用于传统医药。根据生物柴油农业协会的调查,马拉维现在种有超过100万棵麻疯树。

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Ibrahim的协会正在鼓励农村在所有的其它作物无法生长的贫瘠土地上种植麻疯树。他希望明年马拉维种植麻疯树的面积将增长到超过20万公顷。

生长在非洲野外的麻疯树。
生物柴油农业协会为马拉维的农民提供麻疯树苗,并教给他们如何生产生物柴油。Ibrahim正在和英国的气候变化公司(Climate Change Corporation)在这个问题上进行合作。气候变化公司是由D1 Oils公司的两个创始成员建立的。两个组织达成了协议:气候变化公司为生物柴油农业协会的麻疯树种植计划提供资金。作为回报,前者说它将会收购和精炼马拉维的麻疯树油,再把油出售给欧盟的生物柴油制造商。气候变化公司已经与这些制造商签订了合同。

气候变化公司的首席执行官Paul Webb说,公司已经与马拉维的农村社区达成了协议,种植2万公顷的麻疯树。它也与马拉维的两个主要的烟草公司签订了合同,在它们的土地上种植麻疯树。

Ibrahim 说:“这是让社区在最大程度上当家作主。生物柴油农业协会不从人民手里购买或者租借土地。麻疯树和土地都属于人民。没有任何附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