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是(在西方杂志上)发表还是被谴责?

一位中国神经外科医生声称,利用流产胎儿的细胞,他能够成功地治疗诸如脊髓损伤和多发性硬化症病人。

David Cyranoski在《自然》杂志的这篇文章中报道说,尽管据说黄红云成功地治疗了将近600名病人,西方科学家还是对他抱有高度的怀疑。世界主要的科学杂志都认为黄红云的研究不够严格,并且全都拒绝刊登他的论文。然而,中国的杂志已经9次发表了他的论文。

黄红云声称他的手术几乎没有副作用。这种手术把流产胎儿的鼻部组织注射到(病人的)受损神经组织中。他说,从注入的细胞释放出的化学物质能够使受损的神经再生。

黄红云说,他的这种花费2万美元的手术在大多数病人身上见效。他用录像带和以前病人的逸事来支持他的这种说法。

但是其他神经科学家说,这种保存记录的方式是无法作为证据接受的。他们建议黄红云使用更严格的方法说明神经活动的变化,例如肌电图。

他们说,由于缺乏证据,以及黄红云没有为了防止排斥反应而对组织进行配型,导致了他的研究对人类的风险太大。

黄红云坚持认为,既然伦理委员会批准了他的研究,他并不太担心其他科学家的看法——毕竟,他不缺那些为了康复的希望而花上几千元的病人。

《自然》杂志文章的全文链接(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