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肯尼亚传统医疗师的新处方

“灵魂在哪里?”这个问题来自会议室的后方,当时Philip Aduma正在介绍肯尼亚的马西诺大学(Maseno University)如何帮助传统治疗师让其诊断和治疗手段标准化。

这个怀疑的提问者想要了解如何把西方的卫生保健标准引入到传统的治疗体系,这一体系中的一些从业者把召唤灵魂世界作为他们诊断技术的一部分。他再次问到:“我有一点失望。你们试图把传统的治疗师变成现代的,但是招魂术该怎么办?”

Philip Aduma承认,自己无法给予提问者有关灵魂问题的简单答复。他是马西诺大学的副校长,在上周的生物多样性对人类健康的重要性大会(COHAB 2005)上,Philip Aduma介绍了马西诺大学的这个项目。

不过在随后本网络记者的采访中,Aduma说这个问题是有效的。大多数科学家还没有发现一种方式,与那些相信灵魂、上帝或其它超自然力量有助于治疗疾病的人谈话。后者甚至包括一些科学家。

怀疑之墙

Aduma补充说,他和他的大学同事已经在努力与依赖招魂术的治疗师对话。然而,他们大多数时候都遇到了一堵怀疑之墙。传统治疗师们相信,与西方科学训练出来的研究者对话,会导致一系列不受欢迎的价值强加到自己身上。

另外一位观众、印度的激活地方卫生传统基金会的Darshan Shankar则表示,需要以历史的语境来理解这种怀疑主义。“在过去,现代科学家们曾把非西方的传统知识视作落后的东西,不过是药物开发的原材料提供者而已。”

Shankar还补充说,传统的医疗系统有自己的标准,但是这些标准需要被强化,这主要是在西方科学的各种协议帮助下,通过每个系统自己的体系来完成 (参见传统药物全球标准的发展)。

对于Aduma及其同事来讲,可能很难与依赖招魂术的治疗师对话,但是他们在帮助肯尼亚其它类型的传统治疗师欣赏标准化诊断和治疗方面,取得了不少成功。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发展中国家农村地区80%的人口经常依赖传统治疗师作为主要保健手段。有几个原因造成了这种情况。其一,传统治疗师比起现代医生来要便宜很多。而且,由于有多个世纪的知识和实践,人们相信这些传统治疗师会按照其承诺提供治疗。最后一个原因则是在农村地区,现代医疗人员和设备太少了。

但是在肯尼亚,如同在其它发展中国家一样,传统医药的管理还处于襁褓状态。而且,药品包装、称重、测量和标准药方,所有这些旨在保护公众健康的东西,在传统药物那里都没有形成规范。

在过去两年,Aduma及其同事已经帮助大约60个治疗师将其诊断和部分治疗手段现代化。这些治疗师来自维多利亚湖地区的Luo部落。通过研讨班和讲课,他们已经学会了比较卫生地准备药品、以小瓶子包装药物而不是用旧报纸包起来、并且称重和测算药品成分,而不是依赖记忆来开出药方。

Aduma的工作组也鼓励传统治疗师为患者们提供书面药方、安全和保险地储存药品和在诊所中作病例。研究者们还帮助治疗师们为自己的药品成份和药用植物分类。他们也测试了药品成分的毒性,发现没有什么对人体有害的东西。

Aduma说,“治疗师们清楚地知道这些药用成分的毒性。”

建立信任

通过这个由加拿大国际发展研究中心资助的项目,治疗师们已经逐渐信任了大学的研究者,双方对彼此的了解也大为增加。

但是要取得这种信任,需要多次拜访治疗师们的诊所并通过一些心理暗示。Aduma解释:“我们不能穿衬衫和打领带,这会增加他们的疑虑,认为我们比他们的教育程度高许多。我们不得不穿戴上凉鞋和草帽。”

但是,随着对这一项目的资助即将结束,Aduma也表示了对难以预测问题的忧虑。传统医疗师们已经得到了现代医疗分拣技术的训练,但是没有钱来购买诸如塑料瓶、称重仪、钢笔和纸张等东西。

这些东西花不了几个钱,两万美元已经够这些治疗师们购买用上一年的瓶子、钢笔和机械设备。但是肯尼亚政府目前不打算为此买单。

在肯尼亚,找传统治疗师们看一次病一般需要2.5美元,如果把设备的开销转嫁到诊费里面,这个价格就要涨到2.8美元。然而,治疗师们争辩说,大多数病人付不起增加的钱,所以他们需要补助来使用和维持这些设备。

Aduma无奈地说:“治疗师们开始把我们当作一个威胁,然后逐渐把我们当成了朋友。我们增加了他们的期待,但是现在我担心我们可能会失去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