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人老心不老:中国科学家激励学童

王华,一位来自中国西北地区偏僻村落的12岁男孩,从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有机会和一位太空科学家谈话。

但是由于中国退休老科学家们所开展一的项科普活动,王华和他的同学才有机会见到了潘厚任,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总设计师,并了解到了宇航员的太空生活。

潘厚任是中科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25名成员之一,这个演讲团是由中国科学院退休科学家组成的。他们的足迹已遍布了中国21个省市,在中小学校举办了2200多场科普讲座。

中国的科学教育往往强调对知识的记忆,未能让学生亲身体验到科学的趣味。而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目的在于培养孩子们“科学精神”,并激发他们对科学的热情。

八年来,有近十万的孩子听过该团的生动演讲。

Schoolchildren in China's Yanqing county
Photo Credit (NREL)

下一代

老科学家们对于他们的科普演讲,不以赢利为目的,不计报酬,这是因为他们认为激发年青一代成为科学家对中国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我以前只专心做我的研究”,演讲团成员钱迎倩说道,他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但是,现在我意识到告诉下一代保护环境和生物多样性是多么的紧迫和重要。”

中国科学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1997年由退休科学工作者钟琪发起成立之初时,没有办公室,也没有任何办公设施,只有中国科学院提供的5万元的启动资金。

演讲团通过寄送“菜单”的方式与目标学校取得联系,“菜单”上写有每个演讲人的简要介绍和演讲的内容提纲,由学校来决定邀请哪位演讲人。

钟琪说道,因为是由学校根据这个“菜单”点他们想要的“菜肴”,即他们想听的演讲报告,因而,演讲团的成员对于自己每一场演讲都下足了功夫,希望能够赢得学校的“青睐”。

王宁寰是中国著名材料科学家,他介绍到:“把艰难、枯燥、抽象的科学知识传授给中学生们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为了激发孩子们的好奇心,我们通常运用“逆向思维”的教学方式,即把最精彩的内容放在最开始讲,启发孩子们兴奋点。通常是提出疑问,制造一种悬念,引起学生兴趣,启发他们思考。”

CAS-ASPIRE encourages children to become China's
next generation of scientists
Photo Credit (British Council)

被挑选的少数精英

中国大约有五百万的退休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就在中国科学院内也有很多退休的科学家很愿意做科普讲座,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给中学生做科普讲座。演讲团成立之时,科学院许多退休科学家都报名参加,但有很多人遗憾地没能通过“选拔考试”。

考核的第一关是对演讲提纲的审核,第二阶段是一个小范围的试讲,最后一关就是听众的反馈。

钟团长最看重的是演讲者要具备富有表现力和智慧的表达能力,换句话说,重视的是演讲者的质量,而不是演讲者的数量。正因为有如此严格的标准,所以演讲团的团员数量至今保持在25名。

由于邀请他们去演讲的学校越来越多,所以演讲团最近要进行扩充。这个活动的成功不仅点燃了许多中学生对科学的激情,也同样吸引了许多潜在的听众——包括学校老师和大学生们。

王宁寰教授充满激情的“逆向教学法”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当他在讲《神奇的新材料与高新技术》时,他首先问学生们是否看过《泰坦尼克号》。同学们答道:“看过。”他随后提出疑问,“你们知道为什么如此坚硬钢铁造的大轮船,竟然会被脆薄的冰山划破了一大口子,最终导致泰坦尼克号沉没海底呢?”

他说,“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抓住了学生们的好奇心,使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上来。我们还经常展示一些模型来辅助讲解。”

实用的科学

在演讲中,王教授还给学生们展示了好几把用陶瓷做的剪刀。学生们都觉得很新奇,都抢着要摸摸,有的孩子还用它剪指甲试试。

“理论讲授与青少年实际动手操作相结合,寓教于乐,气氛热烈、活泼生动,便于孩子们理解。”王教授说。

科普演讲团的科学家们不过分强调科学知识的系统化、完整性和概念性,也不是在短短1个半小时内把知识压缩,给孩子们进行填鸭式灌输,而是强调趣味性,引起孩子们对科学的兴趣,通过这种方式,许多学生对科学产生了的浓厚兴趣,真正发现自己对科学的喜爱。

在这一点上,宁夏石嘴山一中一位同学的来信可以说明。“以前我对生物这门课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在给演讲团的来信中写到,“就在这个时候,孙万儒教授(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给我们做了《改造我们生活的生物技术》科普报告。”

“听了他的报告,我深深爱上了生物,我立志将来也一定要为生物科学领域做出自己的贡献。”

对科普讲座的感叹并不仅仅来自学生方面。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次我在一所乡村学校的操场上做的一场报告,”钱迎倩说。操场上刮着沙尘暴一样的大风,为了让所有的学生都能看见和听见,他不得不在黑板上把字写的很大并且用最大的声音来演讲。

“即使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这些孩子听的非常认真,所有的人都兴趣盎然地盯着黑板。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么多双渴望的眼睛。我感觉这份科普工作是我的责任。”

正是如此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让科学家们不远千里,来到青少年身边,从事这项科普工作。他们非常遵守承诺:自演讲团成立八年来,没有一个人退团。

对老师的教育

学校里的教师们对演讲团专家的到来并不排斥,相反,科普演讲不仅满足年青人对知识的渴求,也提高了老师们的科学素养。并且,为了让活动以更加有效的形式进行,还单独开设教师专场,提高教师的科学素养水平。

“一场好的科普报告可以影响孩子们一生的兴趣,”北京第五七中学的校长章大雁如是说。他多次邀请演讲团去他学校做科普讲座。

老师们都非常支持这一活动:科学家走出实验室,来到中国偏远的西部地区,弥补了中国正规教育在传授科学思维方式科学精神的不足。

“这个活动对于鼓励退休科学家们把他们的知识传授给青少年,是一个非常好的有效途径,”李竞感叹到。他是中科院北京天文台研究员,现在76岁了,是中国科学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年龄最大的成员,“这些退休科学家们能够并且也确实显示了他们在科普中独特的优势和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