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马来西亚生物技术遭遇“种族优先主义”阻击

2003年,马来西亚发起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要建立一个名叫生物谷(BioValley)的生物技术园区,它要吸纳了三家新的研究机构,并且花费1.6亿美元。然而,这一园区从来没有建成。

原因何在?《自然》杂志亚洲记者David Cyranoski报道,与新加坡相比,马来西亚对生物技术的推动被宠爱马来民族的教育政策所阻碍。

去年,128名获得顶级毕业成绩的学生无法进入医学院,而那些不那么合格的学生却可以堂而皇之地被录取。那些未被录用的人都不是马来人。Cyranoski还报道,许多年轻科学家,特别是那些出身华裔和印度裔的科学家,离开了马来西亚。那些还留在这里的人经常缺乏必要的技能,包括英语能力。1975年,马来语取代了英语,成为教育的标准语言。Cyranoski把未能充分利用英语作为一个象征,代表着马来西亚科学脱离国际研究界。

但是Cyranoski也指出,在马来西亚,政府已经开始努力解决问题。自从2003年以来,学校又可以用英语教授数学和理科课程了。2005年4月份发布的一份国家生物技术战略也反映了一种适当的和外向型的方法。

然而,Cyranoski得出结论说,马来西亚的批评者认为,真正的进步必须依靠完全逆转种族优先主义的政策。

链接到《自然》杂志全文(full article in 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