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把科学和人权联系起来

S. Romi Mukherjee概述了基于人权的科学、技术与发展的方法,以及它们对于政策和实践意味着什么。

科学技术与发展的基于人权的方法寻求在国际社会处理迫切全球挑战方法的核心设置对人权的关注。1997年,它进入了联合国的词典,科菲·安南呼吁把人权整合到联合国的促进发展与国际合作的权限、管理和方法中。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把这种方法描述为"通过分析和解决常常处于发展问题之核心的不平等性、歧视性做法以及不公平的权力关系从而导向更好、更可持续 的结果。它把国际人权资格权利和人们('权利持有人')的主张以及国家('责任承担者')相应的义务置于国家发展辩论的中心,而且它澄清了能力发展的目 的。"[1]然而,没有对基于人权的方法的普遍接受的定义。[2]

这并不必然意味着这个概念缺乏重点或主旨。相反,它提供了面对重要全球问题——从性别偏见到食品和安全再到科学技术的滥用——的一个框架,以通过国际共识形成的一系列原则为基础(见框1),澄清了"权利持有人"和"责任承担者"之间的关系。[3]

Dryland farmer

性别平等和食品保障属于人权原则解决的问题

Flickr/USAID

许多国际政策学者认为,基于人权的方法帮助NGO和联合国系统离开专业化的慈善,转向能力建设;它们有希望带来可持续的干预手段并减少对援助的依赖性;而且它们有助于重新定义政府机构、地方参与者、NGOs和联合国系统的责任。[4]

对于科学和技术,这种方法要求科学家不仅了解他们的工作如何与人权相关,而且还要求他们通过他们产生的知识去保障和肯定人权。例如,病毒研究的一个 基于权利的方法——随着研究的进展它有可能建立一个指导研究的伦理框架——不仅能推动医学的前沿并寻找医学收益,并且还能积极地防范制造出新的生物武器。 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即这究竟是病毒学家的责任(例如,参与关于双重用途的辩论),还是作为一个整体的科学界的责任。

人权视角还肯定了获取科学信息是一个人权(《世界人权宣言》第27(1)款,见框1)[5]这意味着科学进步的收益应该公开分享,不被社会群体、大企业或国家所限制。此外,科学的基于权利的方法寻求建立全球科学界的平等参与以及平等获取科学信息与产品的条件。

在一般意义上,基于人权的方法认识到了科学是一种有社会组织的人类活动,它承载了价值,而且受到组织结构和程序的影响。它询问了政府和其他利益 攸关方如何能够建立和实施政策从而确保安全、健康和生计;把人们的需求和优先事项纳入到发展和环境战略中;并且确保他们参与影响其生活和资源的决策中。

1:包括或以基于人权的科学发展与技术方法为中心的文件及其关键原则:

《世界人权宣言》(第27款):申明了所有人都有权参与科学进步并从中受益,并免受滥用科学的伤害。

科学受益权归于"文化"领域,因此它常常是以一种文化权的视角加以审视的。然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一个独立顾问机构世界科学知识与技术伦理委员会(COMEST)正在评估第27款的意义与科学技术伦理的关系。[5,6]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科研人员地位的建议——1974年(第4款):申明了科学技术知识的所有进步应该仅是为了确保全球公民的福利,并呼吁成员国制定必要的方案和政策从而监督和确保这个目标。[7]

要求各国表明科学技术整合到了致力于建设更人道而公平的社会的政策中。这受到了UNESCO的成员国以及UNESCO的执委会两年一次的会议的监督。在2012年,成员国目前正在重新评估第4款是如何实施的,目的是更新其范围与监督活动。[8]

UNESCO关于科学知识的使用的宣言——1999年(第33款): 宣布"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科学及其应用对于发展都是必不可少的。各级政府和私营部门应该提供对建设足够和平均分布的科学技术能力的增强的支持,其方法是通 过适当的教育和科研项目,作为在经济、社会、文化和环境上合理的发展的不可分割的基础。这对于发展中国家特别迫切。"[9]

这个宣言包括了诸如无污染产品、有效利用资源、保护生物多样性和人才流失问题。对1974年关于科学研究状态的建议的一个更广泛的重新评估正在考虑 监测问题。与这个宣言有关的政府机构和利益攸关方包括COMEST、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和国际科联(ICSU)。

对于基于人权的科学技术与发展方法具有重要性的其他文件:

  • 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国际公约(1966)[10]
  • 社会进步和发展宣言(1969)[11]
  • 关于使用科学技术进步促进和平与人类利益的宣言(1975)[12]
  • 世界生物伦理与人权宣言(2005)[13]
  • 达喀尔宣言(2007)[14]
  • 开罗宣言(2006)[15]

文化冲突

基于人权的方法不是没有批评者。事实上,一个最有力的批评来自发展中世界的发展理论家和决策者,他们强调了人权的欧洲中心主义和西方起源,还强 调了它们如何与非欧洲的宗教和世界观激烈冲突。另一些思想体系常常偏爱整体和社会而非"自我",它们质疑这种方法,常常把承认人权的要求视为另一个通过向 那些努力承认这些概念的文化施加"人类"和个体"权利"从而征服发展中世界公民的策略。

那么,我们应该认可被某些可能从中受益的社会质疑的一种方法吗?尽管它无疑来自于18世纪欧洲高度具体的社会和政治背景,它不应该被轻易地否定。例如,认定人权运动对冲突地区毫无益处或者认为欧洲中心主义的根源抵消了它们促进积极社会变化的能力,这是错误的。

相反,挑战在于探索人权方法如何能够帮助促进本土和地方知识;探索如何能够让相互竞争、都声称具有普遍性的信念进行对话;以及探索如何在科学技术的传统和创新形式之间建立桥梁。

Kenyan rainmakers

人权方法有望把科学创新和地方知识联系起来

Flickr/DFID – 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双行道

良好的科学和对人权的尊重严重相互依赖。例如,科学家依赖人权保护他们自己的科学自由——而这反过来又让他们通过工作促进福利和人权。[16]

此外,科学技术可能对生命赖以生存的社会和生态系统造成严重伤害。例如,军事技术可能被用于破坏自由和公正;而诸如纳米技术或地球工程等新技术甚至可能质疑究竟何为人类。人权方法可以为新技术的伦理影响带来见解,并且审视政策如何能够跟上迅速发展的科学。

另一方面,科学和技术还能支持发展,甚至实现人权(框2)。这扩展到了作为可能促进获取科学知识的信息通信技术(ICTs)上。ICTs正在通过电子政府和社会网络等手段迅速影响民主的实践。[17]但是ICT工具的使用也可能因为审查或欠发展而变得具有抑制性——导致带来了新型排斥的数字鸿沟。这显示出了人权方法如何能够支持对公平而有效地使用ICTs等技术的要求。

2正在出现的问题:地理空间技术

科学技术与人权问题交叉的另一种方式是使用诸如地理空间、卫星成像和地理定位系统等技术发现和追踪侵犯人权的事件。它们让人们可以观察全世界的偏远地区,为倡导、政策辩论或诉讼提供新信息和传播它的一种强有力的方式。

例如,大赦国际已经建立了科学促进人权的项目,积极地使用地理空间技术观察冲突地区并用新方法收集图像证据。[18]大赦国际近来在叙利亚的工作"观察叙利亚"[19]表明了这些技术的范围,它们能够以极大的精确度追踪违法处决、刑讯逼供案例以及财产被毁。

这种方法可能对侵犯人权和国际法产生巨大影响。但是地理空间信息在国家和国际人权法院的地位以及关于谁收集它、谁阅读它、以及出于什么目的的问题上 仍然有待研究。同样强调了地理空间技术重要性的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的项目负责人说,学者、组织和倡导者需要和这个技术界走到一起从而讨论其意义并 发现需要地理空间工具的地方。[20]

与伦理学的关系

科学权利及其收益权尚未成为发展伦理(这是一个研究发展的人类和社会影响的学科)的中心。这部分是由于发展伦理学家更偏爱对原则的表达(这被认为适合能力建设)而非对权利的表达(这是建立在法律担忧的基础上的)。[21]

但是更大的问题在于基于人权的方法是否以及如何为发展伦理学提供信息。这个术语是指谁的权利?对个体的重点关注能够改造成适应社会层次上的发展中国的现实吗?

同样的问题适用于科学技术的伦理学,它们还没有形成一个标准化的人权方法。然而,UNESCO关于生物伦理和人权的宣言是让基于人权的方法对迅速技术转型的伦理影响产生影响的一个重要标志。它一方面明确呼吁遵守《世界人权宣言》——它承认应该从权利角度审视伦理问题——另一方面指出"[在福利和实现需求的广泛意义上]健康不仅取决于科学技术研究发展,还取决于社会心理和文化因素"。[14]

政策原则

政策的人权方法可能对科学技术和发展的许多领域产生影响,包括居住、能源生产、气候变化适应、森林砍伐、获取淡水、生物战、监测、公共卫生和性别问题。它们还处于发展绿色全球经济的辩论的核心。[框3]

在这个背景下,决策的一个基本原则应该是把焦点放在确保人权,并且明确权利持有人和责任人必须采取的行动。具体地说,这需要决策者和利益攸关方 在他们构建的政策如何补偿人类脆弱性和不平等方面保持警惕,同时积极地建立防止侵犯人权的机制。在国家和地缘政治层次上,基于人权的方法可能让弱势群体在 关于全球政策的对话上变得更具权威性;而且它会迫使决策者应对创造出侵犯人权的环境的全球经济和政治力量的这些方面。

3:绿色社会或绿色经济

基于权利的科学技术与发展方法与当前寻求更大的全球可持续性的工作有密切的联系。UNESCO给Rio+20会议的信息"从绿色经济到绿色社会"寻 求让关于可持续性的未来的传统智慧转向,方法是提出由于经济是嵌入社会内部的,实现可持续发展需要的不仅仅是低碳技术和绿色投资。它呼吁基于人权的政策不 仅考虑到经济,还要考虑到科学、社会和教育。[22]

良好实践

为了让政策和知识能发挥作用,需要良好实践,而且必须评估它们对政策目标的影响和意义。此处的关键在于转化、动员和评估基于人权的方法的贡献。

联合国发展合作、政策和技术援助项目的基于人权的方法使用有三个层次的方法,把重点放在目标(实现权利)、过程(标准和原则)和结果(增加实现义务和主张权利的能力)上。[23]

在各个联合国机构的支持下制定的一个基于人权的方法发展规划工具包为发展规划提供了一个参考——重点指出了在更大的发展项目架构内部的发展工作需要 牢记的优先事项。而且它帮助分析了贯彻人权方法的过程。其中一个工具提供了一个表格,用于详述民众和团体如何可能受到一个发展项目的影响或忽视。(图1)

图1 参与者分析——发展规划的人权方法的一个决策工具。[24] (点击查看完整图像)

Figure 1. Actor analysis — a decision making tool for a human rights-based approach to development planning. [24]

这个工具尝试着让基于人权的方法从抽象原则坚定地走向一个可以衡量成功的分析框架。它是发展规划的一个方法的一部分(图2),这个方法提供了建立在 指导方针基础上的一系列原则,能很容易地用于发展项目从构思到完成的阶段,同时清晰地描绘出了上文讨论的国际文件(见框1)如何能够用于实施这种基于人权 的方法。

图2 发展规划的一种基于人权的方法[25]  (点击查看完整图像)

Figure 2. A human rights-based approach to development planning. [25]

它在实践中发挥作用的一个例子是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领导的与澳大利亚国际开发署(AusAID)、发展慈善机构乐施会、安泽国际救 援协会(ADRA)合作在老挝开展的一项促进水、卫生设施、水基础设施和用水权利的研究。[26]科研人员使用一大批技术研究属于基于人权的方法范畴的老 挝的水分配和使用的政治,包括参与性监测和评估、省级和区级官员和村庄之间的社会对话,水供应的透明投标,以及社区用户群体(他们建设关于贡献率、水系统 维护的村庄一致意见)。

Water cisterns

科研人员使用基于人权的技术研究老挝水的使用

Flickr/E>mar

然而,这些技术并不仅仅是基于人权的。事实上,发展良好的基于人权的实践的一个巨大障碍是这种方法可能包罗万象,因此也就有变得什么都不是的风险。此外,磋商和对话并不必然确保带来共识,更不用说坚实的实施。

基于人权的未来

无疑,科学技术和发展是21世纪的产业和后产业革命的重点。而且,即便有局限性,人权对于科学技术与发展如何促进人类福利具有关键作用。人权也是可 持续权、能够保护穷人和弱势群体免受过多的市场驱动的科学技术的伤害。缺少了科学技术与发展的人权方法,从服务和自然资源到人类尊严和自治等无形资源等商 品的不均匀分配只会变得恶化,导致进一步的环境退化,尤其是脆弱性增加。

换句话说,基于人权的方法不应仅仅被视为政策或科学技术创新的装饰性的道德维度。它们可以成为可持续未来的最核心。

S. Romi Mukherjee是巴黎政治学院政治理论与宗教历史高级讲师、芝加哥大学巴黎中心的访问讲师。

本文是'把人权、科学以及发展联系起来'专题聚焦的一部分。

References

[1] UNDP. Belize Human Rights Based Approach (2011)
[2] UNFPA.
History and Definitions of the Human Rights-Based Approach [21kB] (2010).
[3] UNFPA.
The Human Rights-Based Approach: Advancing Human Rights (2008)
[4]
Bruno-van Vijfeijken, T et al. Setting Higher Goals: Rights and Development. Trade Offs and Challenges in Implementing a Rights Based Approach to Development. Monday Developments, 27 (12), 19-20. (2009)
[5] UN.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1948)
[6] UNESCO. World Commission on the Ethics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and Technology (COMEST) (1998)
[7] UNESCO.
Recommendation on the Status of Scientific Researchers (1974) 
[8] UNESCO.
Implementation of standard-setting Instruments. Part III Implementation of the 1974 Recommendation on the status of scientific researchers [136kB] (2012)
[9] UNESCO.
Declaration on Science and the Use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UNESCO World Conference on Science (Budapest, 1999)
[10] UN OHCHR.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Adopted 1966, entry into force 1976)
[11] UN OHCHR.
Declaration on Social Progress and Development (1969)
[12] UN OHCHR.
Declaration on the Use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Progress in the Interests of Peace and for the Benefit of Mankind (1975)
[13] UNESCO.
Universal Declaration on Bioethics and Human Rights (2005)
[14] The African Science Academy Development Initiative
Declaration of Dakar 2007 Third Annual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African Science Academy Development Initiative, Senegal, November 2007 (ASADI III). Published on www.kmafrica.com (2007)
[15] African Ministerial Council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airo Declaration [43kB]. Extraordinary Conference of the African Ministerial Council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airo 2006)
[16] Claude, R. Science in Service of Human Rights,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02), pp. 14–17.
[17] Selian, A.N.
ICTs in Support of Human Rights, Democracy and Good Governance [510kB]. 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2002)
[18] Amnesty International USA.
Using Science as a Tool to Protect Human Rights (2012)
[19] Amnesty International
Eyes on Syria (2012)
[20] Wolfinbarger S. and Wyndham J.
Remote visual evidence of displacement. Forced Migration Review 38: 20 (2011)
[21] Gasper, D
Development Ethics and Human Development [52kB]. HDR Networks 24.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Office of the UNDP (2009)
[22] UNESCO. From Green Economies to Green Societies. UNESCO's Commitment to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6.03MB] (2012)
[23] WHO/OHCHR.
A human rights-based approach to health [287kB]. Factsheet published by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nd 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2010)
[24] Socorro Diokno, M. Chapter 5.
Human Rights Based Approach to Assessment. In Human Rights Based Approach Development Toolkit www.hrbatoolkit.org (2012)
[25] Socorro Diokno, M.
Part I. Human Rights Based Approach to Development Planning. In Human Rights Based Approach Development Toolkit www.hrbatoolkit.org (2012)
[26] Berman, G. Undertaking a Human Rights-Based Approach: Lessons for Policy, Planning and Programming — Documenting Lessons Learned for the Human Rights-Based Approach to Programming: An Asia-Pacific Perspective — Implications for Policy, Planning and Programming. pp. 506 (UNESCO Bangkok,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