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问与答:Gretchen Kalonji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科学计划

科学与发展网络对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Gretchen Kalonji,谈有关一个新的专家组是如何为该组织的科学计划带来新鲜空气的。

本月早些时候(9月15-16日),在法国召开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科学促进发展高级委员会的首次会议,这个委员会的任务是加强UNESCO在科学技术与创新(STI)方面的举措。

由知名人士组成的这个委员会——包括巴基斯坦前任科学部长Atta-ur-Rahman以及巴西科学院院长Jacob Palis——将每年召开两次会议。它的建立在9月会议基础上的首份报告将在数周内公布。

科学与发展网络在会后采访了UNESCO负责自然科学的助理总干事Gretchen Kalonji,讨论了这个委员会的构成,它如何把它的建议付诸实践,以及它塑造发展中世界(特别是非洲)的科学与创新的规划。

建立这个委员会的决定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它将带来什么?

UNESCO的总干事Irina Bokova召集了一群非常有才华的人,希望获得国际科学与工程的新兴趋势的高层次构想。

我们还希望积累这些人从世界各地、各学科和社会各个领域带来的经验,从而理解UNESCO如何更有效地把科学和工程专门用于可持续发展——特别是社会面临的大规模挑战——以及减贫。

这与目前驱动着UNESCO的科学项目的思想有何区别?

这些人可以为我们提供他们关于新的科学模型以及建设大规模跨学科伙伴关系的想法——特别是关于哪些方案最可行的想法。我们正在研究如下问题:如何把科学与工程教育议程与一个合作研究亦称整合起来?这个委员会观察到的北南合作以及南南合作伙伴关系的模范是什么?UNESCO能担任的最佳职责是什么?

这次会议有没有出现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想法?

科学和工程各个部门之间正在消失的边界以及从项目设计的最开始阶段就把社会科学整合进来的重要性。

在科学的新兴进展方面,我们还讨论了数据密集型科学(也被称为第四范式)的话题。

第一个范式是实验科学,从很久以前就出现了。之后是理论科学,然后进入了计算机模拟。如今科学正在研究大量的数据集从而发现事实。这个新的范式需要科学上的文化与认识论的巨大变革。

 

Atta-ur-Rahman by ARY-News-Pakistan

该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了巴基斯坦前任科学部长 Atta-ur-Rahman

ARY News Pakistan

UNESCO在发展中国家做了很多能力建设工作,因此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些事情的演化过程中保持领先,从而帮助我们的成员国,并且在科学迅速变化的时候走在趋势的前面。

在过去你提到了灾害研究的重要性,在这次的讨论中提到它了吗?

自然灾害气候变化都在这次会议中得到了充分讨论。我向委员会提供了我们正在从事的跨领域议题项目的一些概述,包括自然灾害。自从(2010年6月)我加入以来我们正在加强我们的工作,特别是与水有关的灾害,诸如洪水和干旱。灾害研究是我们的一个优先事项,生物多样性也是,我们还有一个新的UNESCO工程项目。

那是个什么样的项目?

我们正在设法加强UNESCO的工程能力,方法是通过把重点放在与大学的合作上,以及通过增强科研能力。

工程是我们的一个战略优先事项。数十年以来,我们对它的关注有起有落。成员国特别是来自发展中世界的成员国——特别是来自非洲的成员国——要求我们更多地把重点放在工程上。

我们正在把重点放在工程教育以及更广泛的科学教育上。我们有很多优势,因为我们在一个机构之中拥有教育、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

我想进一步加强我们在科学与工程课程方面的工作。例如,我们与CERN(欧洲核子中心)合作进行中学物理教育和数字图书馆项目,与自然出版集团合作进行本科层次的课程材料的开放获取项目,首先在生物科学领域启动。

在没有优先采用这个委员会建议的内容的情况下,它们如何得到资助?

许多活动纳入到了我们的两年财政规划中,在未来几个月中我们的管理机构将审议这些规划。

我们还在筹集额外的预算捐助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这可能包括来自成员国或者工业界伙伴、基金会等等机构的额外资源捐助。

我们需要额外的支持从而加强和扩展到新的领域。我们用常规预算可以做很多事,但是额外的预算支持确实很重要。

发展中世界的那一部分是最高优先事项?

非洲是我们的最高的地区优先事项。例如,我们的国际水文学项目的重中之重是非洲。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与成员国合作从而在该地区促成了一些新的跨学科研究中心。例如,苏丹有一个集雨研究中心,肯尼亚有一个地下水资源研究中心,它们都将加入UNESCO下属的全世界科研中心的结成网络的大家庭。

Kenyan schoolchildren by Flickr/sharonpe

UNESCO 正在把重点更多地放在教育上

Flickr/sharonpe

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也加强了它在非洲的活动,包括研究海洋问题以及在内罗毕设立一个新的职位。人与生物圈项目也加强了在非洲大陆的生物圈保护的重点。

您认为说服非洲国家支持科学特别是跨学科科学的主要障碍是什么?

成员国在总体上支持我们的跨学科工作。关于非洲,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与洪水有关的问题的工作,包括在贝宁和近来遭受洪水的纳米比亚。成员国认为科学和工程的能力建设对非洲可持续发展以及经济增长的非常重要。

例如,它们如何让财政部门支持这些项目?

这是个好问题。我们与科学技术部门有密切的关系,与水利部门也有密切的关系,因为水是我们的强项之一。我们认识到了需要让政府其他部门特别是财政部门更好地理解资助科学对于经济的重要性,因此我们越来越多地设法组织财政部门可以参与其中的活动。同样重要的是把消息传给议会的科学委员会。

我们正在与非洲联盟合作,作为我们的首要合作伙伴,而且也和非洲开发银行以及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合作组织关于科学技术与创新促进非洲的大规模会议。

.这被设计成让来自各个部门——再加上私营部门和学术界——的人们走到一起讨论全面的战略方法,去加强促进非洲发展的科学与工程方法。而这个基本论点就是把财政部门与发展部门联系起来。

自从你和新的总干事上任之后,你看到了那些地方的重点发生了变化?

我认为是更有效地利用UNESCO的战略优势。这个组织和其他许多大型组织一样,有很多“silo-isation”(每个人都做自己的事),因此设法跨UNESCO的各领域更有效地工作是很重要的。在科学部门内部,我们的重点是与我们的各个部门和科室合作。

链接到2011年9月会议的与会者名单

本问答为了长度和清晰而进行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