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成功的女科学家:她们是如何成功的?

来自约旦、肯尼亚、巴基斯坦、秘鲁和菲律宾的女性告诉了本网站她们如何意识到了从事科学职业的梦想。

结婚、生孩子以及贫穷是本网站对来自发展中国家的6位女科学家的访谈中出现的阻碍成功的共同障碍。

但是,在这些女性讲述她们自己的故事的时候,也有共同的成功因素:个人的抱负、意志坚定的母亲克服困难确保她们的女儿受到教育,以及婚后丈夫的支持。

Mary Abukutsa-Onyango52岁,肯尼亚Jomo Kenyatta农业与技术大学教授。Mary Abukutsa-Onyango的科学职业开始于童年时代的一次过敏。由于无法食用动物蛋白质,她的母亲给了她传统蔬菜,后者 知道它们含有重要的营养。这开启了她赞美这些蔬菜的益处的终生爱好。在她的鼓励她学习科学的父亲的支持下——这在那时候对于一位肯尼亚父亲可是不同寻常的 ——Abukutsa把她的两个爱好结合了起来,作为她的职业,这两种爱好就是科研和传统蔬菜。

在Abukutsa的实地研究中,她遇到了来自农民的反对,后者坚持认为作为女性她无法告诉他们关于农业的事情。"在大田里,许多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女性,"她说。而她的男同事"说女性对于科学而言太情绪化了,而且他们不愿和你分享功劳……我已经学会了为自己说话。"

让她的奋斗更艰难的是,科研人员怀疑传统蔬菜的重要性——以及总体上的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没人想知道它们。肯尼亚政府认为这类研究不是优先事项。"

几十年后,在2010年,Abukutsa因为她的工作而被授予了燃烧之矛勋章,这是肯尼亚最高的公民荣誉之一。今年,她因为在发展中国家生产传统蔬菜的研究而获得了非洲联盟的一个奖。"许多女性看到我们获得[这些奖]将会被鼓励。它将影响其它的青年科学家。"

但是撰写一个又一个的资助申请是一个漫长的工作。最终,Abukutsa找到了她自己的进行研究的方式从而支持她的一个主张,即这些蔬菜富含维生素和其它营养。

"当我试图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的时候,他们不想承认我的工作——这不是因为它不够优秀,而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传统作物是杂草,"她说。因此她在当地出版的大学期刊上发表了她的研究。

 "[如今]令人欣慰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关于本土食品的国家和国际项目。我领导了其中一些项目。"

Fabiola León-Velarde55岁,秘鲁生理学家、Cayetano Heredia大学校长Fabiola León-Velarde也知道被忽视的受挫感,她生活的这个国家没有科学技术部,而且在过去的10年中仅仅为科学分配了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仅仅0.15%的资金

Fabiola León-Velarde

León-Velarde:"女科学家必须做出决定,去做任何[她们]想做的事情并把它们做好。"

Universidad Peruana Cayetano Heredia (UPCH)

7年前,León-Velarde向自己提出了一个挑战:"如果这个国家不支持研究,[我将会]支持它"。从那以后,这位生理学家——她是关于 高原病的一位国际权威,分析家说,如果成立科学部,她将是秘鲁首位科学部长的强有力候选人——不知疲倦地发起运动从而获取对科学的支持。"一个不向科学技 术投资的国家无法进步,"她说。

她的工作看上去有了回报,政府正在启动奖学金的资助工作,并且为科研项目投入了1000万美元,建立了大学系统的专利办公室,并且正在讨论建立一个技术园。

让公众特别是农村女性参与科学,这对于León-Velarde很重要。"我把这作为一场个人的战斗,既唤醒农村女性的兴趣,又让未被充分代表的领域有更多的女科学家。"两个这样的领域分别是工程和物理,这些领域的女性数量不足10%。

作为妻子和母亲,León-Velarde——她上个月获得了法国荣誉军团勋章——说当女科学家开始生孩子的时候,在那个"关键阶段"女科学家坚持下来是特别重要的。

她说在职业上取得进步的同时不忽视你的孩子和家庭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感到,为了成为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和好科学家,我不得不做出额外的努力。"

"如果女性希望成为优秀的科学家,有重要的项目和论文,她们就不得不做出决定,去做任何[她们]想做的事情并把它们做好。"

Lourdes Cruz 69岁,菲律宾大学蒂利曼分校海洋科学研究所教Lourdes Cruz 说,生儿育女是该国和其它国家缺少女学者的主要原因。菲律宾的许多女性获得了本科学位——例如,60%的化学毕业生是女性——但是很少有人继续从事科学职业。

Lourdes Cruz

Cruz:和其它人合作将帮助你获得新的想法并让你获得新的看法

Micheline Pelletier for L'Oréal Corporate Foundation

"这里的女性比大多数亚洲国家的女性有更大的机会,但是只有30%的[著名奖项的]获奖人是女性,"Cruz说。"有时候你不得不在职业和家庭中间做出选择。"Cruz说这就是她保持独身的原因之一。

Cruz用了她的大部分时间研究芋螺毒素,这种毒素被用于神经科学。因为她的工作,她获得了2010年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女科学家奖——成为了首位获奖的菲律宾和东南亚科学家——而且在2006年被任命为菲律宾国家科学家。

出生于化学家世家的Cruz已经发表了120多篇论文。但是她说她"只是触及了表面"。

Cruz鼓励科学家探索合作研究。她的关于芋螺毒素的研究是与一位在美国的菲律宾科学家进行的,这项研究导致了一种药物的开发,目前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这种药物看上去治疗慢性疼痛的时候比吗啡更强大。

"与其它科研人员和团体合作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对于像菲律宾这样的缺少设备、材料和资金的国家,"Cruz说。"和其它人合作将帮助你获得新的想法并让你获得新的看法,这对于青年科学家的个人成长是重要的。"

她说,对于那些选择了家庭的人,合作甚至更加重要。加入一个团体——一个支持团体或一个国际合作研究从而获得资金。有了互联网,这个工作已经变得更加简单,因为你可以搜索并直接沟通——以前我们可没有这个。"

Sawsan A. Oran 57岁,约旦大学科学系主任是两伊战争而不是生儿育女中断了Sawsan A. Oran的职业规划。

Sawsan A. Oran

Oran:实现科学职业和家庭的平衡"需要时间和精力,但是并不是不可能的"

Sawsan A. Oran

Oran出生在阿曼首都以南Tafila省的一个贫穷的村庄。她的父亲在她两岁的时候去世了,而她的文盲母亲鼓励她去学校上学,希望有朝一日她能够成功。

那时候女性几乎没有教育机会,Oran说她幸运地上完了中学。她的志向是在大学学习生物科学,即便女性的能力当时常常被低估,特别是在科学领域。

Oran 想方设法说服了她的叔叔和祖父资助她获得学士学位并让她在伊拉克的巴格达大学获得它,因为约旦没有她的专业。但是当两伊战争在1980年爆发的时候,她不得不放弃了获得硕士学位的计划。她回到了约旦,在那里她和一位植物学讲师结婚,并且生了3个孩子。

几乎10年之后,Oran的成为著名科学家的梦想依然没有改变。在1989年,她带着孩子去了英国雷丁大学,在那里她获得了生物科学的博士学位。自从那以后,她发表了50多篇论文,在全世界出席了80多次会议,而且是14个科学与环境协会的活跃成员。

2009年,Oran成为了约旦大学科学系的第一个女系主任,而她的丈夫是该系的成员,这最终实现了她的母亲对她的梦想。

"如今事情不同了,"她说。"女孩可以在约旦完成所有的学业,而不需要增加离开家庭和国家的负担。"她还说,约旦社会对女科学家的观念远远更加开放,而且更加赞赏她们。

然而,Oran建议学科学的女生和科研人员"打破社会限制从而实现你的科学抱负,让你的父母和配偶明白你的科学成就的重要性以及它们对你的国家的发展的影响"。她说实现科学职业和家庭的平衡"需要时间和精力,但是并不是不可能的"。

Tazeen Mohsin 42岁,巴基斯坦卡拉奇大学遗传学研究人员家庭在Tazeen Mohsin的职业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她在2008年被诊断出乳腺癌的时候。

Tazeen Mohsin

Mohsin:"我获得了来自我的丈夫的巨大的帮助。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运气"

Suhail Yusuf

当时Mohsin正在读植物生物化学遗传学博士,她不得不中断学业将近一年接受放疗、化疗和手术。

现在她的病减轻了,她获得了博士学位,而她的毕业论文也发表了。她还获得了一个青年科学家奖,这是一个为期3年的研究资助,可以让她继续研究面包中的麦谷蛋白(一种有营养的蛋白质)的改进。

Mohsin归功于她的丈夫一直支持她的职业并帮助她平衡她的研究、教学和家庭责任。

"来自丈夫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这就像你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她说。"我获得了来自我的丈夫的巨大的帮助。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运气。"

她回忆了另外一位女科研人员,后者在获得硕士学位之后结婚了。"她许多次试图读博士,但是由于缺乏她的丈夫和婆家的支持,她无法把研究做下去。"

Mohsin说,在巴基斯坦社会,女科学家面临许多障碍。她们不太可能学习科学,因为缺乏对女孩教育的投资。父母也较少向他们的女儿的高等教育投资,因为他们通常不会认为女儿结婚之后还会待在家中。

贫穷是另一个障碍。尽管Mohsin在小时候失去了父亲,她没有面临经济困难,因为他是地主,而他的家庭从土地中获得了大笔收入。对于不那么走运的女性,奖学金和资助是唯一的选项。

她说对于女科学家而言重要的是能够分享她们的经历,目前缺乏这种东西。她提出建立一个实际的或者虚拟的论坛让女性分享观念和交流研究。

但是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的39岁的研究人员Shazia Anjum并不认为在巴基斯坦她的工作圈子里的女性有劣势。

Shazia Anjum

Anjum:"[在巴基斯坦],女性有她们的自由……我没有感到受歧视"

Shazia Anjum

"[在巴基斯坦],女性有她们的自由。我看到女性和男性一起工作。我没有感到受歧视,"Anjum说。她有10多年的化学研究经验,而且她此前 是设在卡拉奇的HEJ化学研究所以及国际化学与生物科学中心的助理教授。她承认5年前可能还不是这样,但是她认为全球化在巴基斯坦产生了巨变。

"人们更多地了解了世界各地正在发生什么,而且意识到了如果50%以上的人口坐在家里什么也不干就不能实现进步。"

Anjum为了她的职业发展曾访问马来西亚和西班牙,她撰写并合作撰写了80多篇研究论文,并且因为从巴基斯坦的常绿桃金娘科植物中分离出4种抗菌和抗糖尿病物质而获得了一个美国专利。在2006年,她获得了Izaz-i-Kamal总统奖,几乎没有女性获得过该奖。

Anjum的父亲去世的时候她还很年轻,因此她的母亲决定去上学——这是她们家里第一个这样做的女性——从而挣钱养活她的两个女儿。"我记得我在3年级的时候我的母亲正在接受8年级的考试,"Anjum回忆说。

当Anjum选择学习化学的时候,她成为了她的家庭中第一位上大学的女性。"这对我是一个挑战。我不得不直言不讳并且让我的母亲相信我决心要上大学。"

Anjum最近决定回到巴基斯坦从而在她的祖国工作,她希望在她的故乡巴哈瓦尔布尔建立一个研究所。

Anjum说,巴基斯坦科学界的真正挑战不是性别歧视,而是缺乏设备以及对科研的逐渐减少的政治和财政支持。她说,巴基斯坦目前的政府是在2008年选举上台的,这个政府并不支持科学。"他们不向高等教育投资。存在巨大的人才流失。"

弥合鸿沟

像Anjum这样的女科学家仍然是例外而不是惯例。大多数人认为还需要做很多工作从而打破刻板印象并且弥合性别鸿沟,特别是在最高层。

Mary Abukutsa-Onyango说,科学家本身在发展更多的顶级女科研人员方面具有关键的作用。"只有女性担任科学的领导职位才能对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 女性产生影响。"她认为辅导项目——诸如非洲女性农业研发项目,它让崭露头角的科研人员与资深专业人士结对子——最终能让这个目标实现。

采访由Joel D. AdrianoHanan El-KiswanySmriti Mallapaty Zoraida PortilloYojana Sharma Suhail Yusuf进行。

本文是关于克服科学中的性别障碍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