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它为全球千年发展目标做了什么?

随着与会者在纽约详细审视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SciDev.Net了解科学为这些目标做出所作出的贡献。

当联合国在2000年发表了8个千年发展目标(MDG)、强烈希望结束贫困和饥饿、促进性别平等并减少儿童死亡率的时候,它几乎没有提到科学。然而大多数参与实现这些目标的工作的人们承认,实现它们依赖于成功地应用科学。如今,在目标日期之前的5年、在纽约举行的讨论千年发展目标进程的会议召开的前夕,本网站与8个领域的领导人讨论了科学已经、尚未以及可以提供什么帮助。

 

Saleemul Huq:贡献卓著的气候变化科学家
Saleemul Huq
英国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气候变化组的高级成员Saleemul Huq是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三次评估报告的关于适应和可持续发展章节的第一作者,也是IPCC最新的评估报告的关于适应与缓解的章节的第一作者。


科学已经起到了极端重要的作用,因为气候变化对MDG的实现可能有影响。从IPCC在2001年发布的第三次评估报告开始强调气候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发生而且它对穷国和穷人将会产生影响。科学家说发展的愿望,特别是关于MDG的愿望将会受到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

对于[试图减少气候变化的]这个方程的缓解气候变化的一面,很大一部分科学研究是在发达国家进行的。发展中国家的作用是吸收、接受和传播它们。

但是在适应气候变化的科学方面,我认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作用正好相反。发展中国家处于前沿,不仅仅是在困难的技术的前沿,也是在[获得合适的]制度的前沿,应对问题并建设适应能力——也就是关于适应气候变化的更软的社会知识。


 
Akin Adesina:有许多突破进展,但是需要让农民获得它们

Flickr/agrforum

非洲绿色革命联盟的副主席Akin Adesina于今年6月被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任命为千年发展目标倡导组织的负责人,该组织的目标是动员人们实现MDG。

我们知道营养不良是一个大问题。在设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不仅仅需要为了重要的粮食保障的而提高产量——还需要确保营养保障。科学对此提供帮助的一种方法是开发生物强化作物(培育作物从而增加其营养值)。我们在非洲开发出了内部是橘红色的甘薯,它富含贝塔胡萝卜素,因此对于营养很重要。

我们拥有全球开发的金大米[富含贝塔胡萝卜素的转基因大米]。我们借助科学开发出了能够耐受严重干旱(在非洲)和严重洪水(在亚洲) 的新型高产水稻品种。

科学还在帮助我们改善储存的问题。例如非洲在农民收获产品和消费者购买产品之间的过程中损失了产量45%到55%。如今在非洲还有很多人使用科学促进害虫种群的生物控制。

最重要的是让农民获得它们。开发农民无法获得的新技术是毫无意义的。


 
Gebisa Ejeta: MDG迫使领导人注意到科学
Flickr/ILRI
2009年世界粮食奖获得者、美国普度大学农学系植物育种、遗传学与国际农业卓越教授Gebisa Ejeta是成立了非洲绿色革命联盟的团队的成员之一。

非洲社会一直没有充分接触到科学的贡献。这种文化尚未兴起,而非洲农民和非洲社会尚未利用科学解决他们的问题。

但是MDG提出了卫生、儿童死亡率、教育和农业等领域的目标——而且对这些目标的一些贡献是由科学提供的。

在很长的时期里,非洲领导人已经首次开始投资科学并使用科学作为发展的手段。

因此我确实认为MDG提供了一种机制,通过这种机制,领导人开始关注科学作为非洲大陆一批问题的解决方案的价值。

如果我们确实认真地想让这些MDG可持续下去,只有在社会的能力高到足够维持它们的情况下,这些成果才能持续下去。

一旦你建设这种能力,当地社会将能够参与到它自身的教育、科研和技术转移中来,因此也就把对外部帮助的依赖最小化了。

而且在过去的大约7年中这也确实在非洲开始出现:农业研究的投资增加,教育项目在非洲大陆拓展(我担心这些机构的质量,因为它们的数量庞大而且教师的能力没有得到强化)。这比我在非洲很久以来看到的变化远远更加积极。

我绝对同意一种观点,即科学是不够的。但是最终只有那些科学带来的技术才能转变更低层面上的人们的生活。但是为了实现它,你需要政界人士的承诺和领导才能。

外部机构不太可能说服政治领导人。这需要从内部入手。当你开始看到来自社会内部的要求的时候,它就有可能起作用。


 
Arne Tostensen:失去的机遇需要更好的实施
感谢Chr. Michelsen 研究所提供照片

挪威Chr. Michelsen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兼前所长Arne Tostensen最近与乌干达国家科学理事会的I. N. Barugahara为撒哈拉以南非洲-欧盟科学技术合作协调促进网络(CAAST–Net)合作撰写了一份题为《科学与技术促进发展:非洲和欧洲的制度展望》的报告。

科学有潜力对MDG做出贡献,但是从见解和科学知识变为政策和行动的道路是重要的,而且其他一些类型的知识是必不可少的,因此很难把MDG的成功归功于科学。我认为,在科学和MDG的成就之间没有一对一的联系,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关系。

当然,我认为技术在指导实现MDG的策略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但是有时候政界人士代表的是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他们忽视或拒绝科学见解。

知识已经存在了,但是这取决于实践者和政治家真正应用知识,而且这是一个更大的障碍。

一个解决方案是建立一个让科学家、实践者、决策者和基层做决定的人进行讨论的论坛。这很费力,但是没有其他方法。


 
Viroy Tangcharoensathien:科学响应的是金钱而非需求
WHO
Viroj Tangcharoensathien是泰国国际卫生政策项目的主任。泰国在21世纪00年代早期就实现了所有的MDG,而且从此之后正在着手实现更加雄心勃勃的“MDG+目标”。

新的科学对于泰国实现MDG其实并不十分重要。让穷人获取现有的科学技术已经远远足够了。只有MDG的第6条(关于艾滋病和结核病的目标)一直需要新的科学——也就是对人体伤害更小而且能够更加有效地应对该病的化学药物。

现有的科学技术对MDG贡献很大。例如我们可以使用移动电话把信息传播到遥远的地区。

但是没有良好治理的科学技术可能产生伤害。例如,营利部门仅仅使用互联网促进它们的市场,而且可能让消费者为它们的产品付出过多的钱。

另一个一直在造福发展中国家的创新是医学诊断学。但是获取医学创新是一个问题,因为美国等富国让专利“常绿化”(延长旧技术的专利期),这导致了获取诊断技术上的巨大鸿沟。此外,富国倾向于不对被忽视的热带病投资,因为这在本国没有市场。

因此,科学技术尚未对穷国的卫生需求做出响应——它们一直以来大多是对金钱做出响应。

 

Ricardo Uauy:有用的科学已经存在了
Neal Macinnes
智利营养与食品技术研究所的前任所长、英国伦敦卫生学与热带医学院的公共卫生营养教授Ricardo Uauy是一位国际营养专家。

科学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定义问题的本质;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以及研究解决方案的广泛影响——很多时候存在无意中带来的后果。而且,科学在评估最好的、有成本效益的方法方面可以起到作用。

当然,实现MDG所需的许多科学已经存在了。你总是需要新的科学从而做得更好,但是缺少知识并不是采取行动的障碍。
在发展中国家建设科研能力是关键的,因为许多解决方案与背景有关,而且方案并不总是来自外部。另外,传统知识也可以起作用:例如,折叠的莎丽可以比塑料过滤器更好地过滤水。

Carlos Perez de Castillo
 
Carols Perez de Castillo:农业研究更好地养活了无数儿童

Carlos Perez de Castillo是国际农业研究咨询组织(CGIAR)的联盟理事会主席,该组织是一个捐助者的团体,每年在农业研究方面投入5.4亿多美元。

根据2008年对CGIAR的一个独立评议,通过CGIAR的国际农业研究的公共投资已经带来了:全世界粮食产量增加4%到5%;发展中国家的粮食产量增加7%到8%;世界粮食和谷物的价格降低了18%到21%,而且让1300万到1500万儿童获得了更好的营养。

农业增长对于实现MDG具有关键作用,因为大多数可能受益的人们的生计依赖于农业。我们正处于设定新的研究优先事项和加强我们的农业研究促进发展的伙伴关系的方法的过程中。我们已经提出了15个优先研究领域,而且我们正在围绕这些领域设计项目。


 
Salim Karim:利益攸关方讨论组织是让科学得到应用的关键

感谢南非夸祖鲁-纳塔尔大学提供照片

南非艾滋病项目研究中心主任Salim Karim毕生致力于建设南非的科研能力,他也是艾滋病预防和治疗的一位主要专家。

由于科学家发现了出生后立即注射一剂硫酸镁能显著减少死亡率,这个发现导致了孕妇先兆子痫造成的出生死亡率大幅度减少,这仅仅是科学帮助实现MDG的威力的一个例子。

如今的挑战在于确保每个人都遵循它,而且在每一个诊所实施它。

科学正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决定它们能做的最佳工作,而且它总是帮助我们更加接近我们的MDG。

我认为这个系统可以提供[各个不同的利益攸关方之间的]远远更多的互动。不仅仅科学家需要与决策者和实施者互动,反过来也是如此。我们使用不同的语言。

在南非,在艾滋病领域,我们有国家艾滋病理事会,它是科学家、民间团体、实施者、决策者、法律人士以及所有的利益攸关方聚集在一起、在如何迎接这些挑战方面进行合作的一个机遇。

我一直很想看到这种对话如何带来成功,当然是在南非艾滋病领域的成功。

您已经听到了专家的发言,现在您可以发表关于科学与千年发展目标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