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屋顶、水箱和雨

让穷人摆脱苦工只需要一个屋顶、一个檐槽和一个水箱。本网站新闻编辑Aisling Irwin和环境记者Aditya Ghosh询问了收集雨水是否有局限性。

让穷人摆脱苦工只需要一个屋顶、一个檐槽和一个水箱。本网站新闻编辑Aisling Irwin和环境记者Aditya Ghosh询问了收集雨水是否有局限性。

斯里兰卡干旱的西北部的Meewellawa村的Wijesinghe先生曾经总是害怕他的邻居突然出现。按照习惯,要给客人送上一杯茶。他的水井在一年中干涸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每一滴水都要从最多4千米之外的地方运来。

这是在去年安装了一个从他的屋顶收集雨水并导入一个水箱和池塘的系统之前的事情。如今Wijesinghe先生有了饮用水。此外,从池塘渗下去的水补充了他的水井,也灌溉了一个茂盛的新花园,里面充满了他可以出售的水果和蔬菜。他的家庭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

至于一杯茶——他的门总是对客人敞开的。

Wijesinghe的故事在斯里兰卡和其他国家发生过成千上万次。生活摆脱了取水的苦工。浪费的时间被用于更有生产力的任务。而这都要归功于一种简单的干预手段。

雨水收集的支持者说,应该大规模推广它,而且它可能代表了穷人对气候变化导致的缺水的最好的防御。但是全世界也存在着屋顶集水失败的故事——而且也有学术人士说它结束水不安全的潜力被夸大了。

古老的世系


收集雨水是一种古老的技术,在历史上历经兴衰。近来,随着地下水——一种质量通常较高的天然分布的具有规模经济效益的水源——变得流行起来,集雨的受欢迎程度逐渐下降。

但是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对于那些由于地下水位下降而不得不越挖越深或者地下水渗入了氟、砷或盐的人们,集雨的方法又回来了。

兰卡雨水收集论坛主任Tanuja Ariyananda说,在斯里兰卡,2004年的印度洋大海啸用细菌和海水污染了沿海地区的水,让一场集雨运动加速。根据最新数字,2000多万人口的斯里兰卡有3.5万户家庭安装了家庭集雨装置。

并非所有人都能用

大自然给了斯里兰卡令人吃惊的1700mm的年平均降水量,尽管干旱地区可能最多6个月没有水。

但是英国华威大学工程学院的高级讲师Terry Thomas说,斯里兰卡的成功并不一定能在所有的地方实现。Thomas参与了几个国家的屋顶集水工程。

Thomas自称是这项活动的“改进的乐观主义者”,他说有许多不适合这项技术的地方。

他说:“如果旱季有6个月,这样做就很不经济。”其他的水安全途径可能更好——例如,中东的能源丰富但是降水量低的国家最合适使用海水淡化。

相比之下,乌干达有两个雨季,但只有6周的旱季——这非常适合集雨技术。他说,东南亚和亚马逊丛林的一些部分也同样很适合它。

乌干达的旱季较短让该国具有了很好的雨水收集的前景

Flickr/JulioGonzalez1

当然,屋顶集雨也是那些面临困境的人们的一个解决方案,这些人包括生活在山顶的人们,在那里取水是一件极其费力的苦工;或者是生活在地面太硬很难钻井的地方的人们;以及那些生活在巴西东北部地区的人们,Thomas说他们“没有河流、没有地下蓄水层,而且降水量不大”。

储存是昂贵的

尽管屋顶集雨可能听上去是一个便宜的选项,它需要檐槽、管道,以及储存设施,后者是最昂贵的。

在斯里兰卡,每个家庭安装集雨装置——包括一个5000升的钢丝网水泥箱——的成本是300美元,包括需要技能的劳动。但是英国朴茨茅斯大学环境工程学高级讲师Brett Martinson说可以更廉价地实现它。通过取消发明家不断添加的不必要的装置,并选用更小的500-1500升的集水罐,成本可能削减到50美元。

这仍然可能对于非常贫穷的人太昂贵,而这些人正是许多项目的目标人群。因此屋顶集雨项目常常得到了非政府组织、外国捐助者或中央政府的补贴。批评者说,这已经导致了一种依赖的文化,常见于失败的发展项目。

“这些年来,所有这些项目因为有补贴体制而完成了,”Thomas说。“没有人为非补贴项目出钱——他们等待着另一个补贴项目的到来。”

而且这种Martinson称之为“无序的、小规模的扩散式干预手段”为规模经济提供的余地不大,后者可以通过集中的水分配从而降低成本。

雨水需要法律

还是在斯里兰卡,这种成本似乎并没有妨碍在相对较长时期取得成功。Ariyananda说,捐助者和政府的补贴在多年来确实帮助购买了器材,但是关键在于政府的支持意味着即便捐助者退出,集雨也不太可能消亡。

斯里兰卡于2005年在立法之后公布了一个国家集雨政策。例如,在城市地区,超过一定规模的新建筑物必须从屋顶上收集雨水。

瑞士的国际集雨联盟执行理事Vessela Monta说,政府的驱动是屋顶集雨在全国取得成功的关键。

“我认为,当一个国家制定关于集雨的法律并纳入到发展规划的时候才会出现成功的事例,”Monta说。“这是最重要的一步。”

各国政府看上去越来越欢迎集雨技术。

“当我们开始的时候(2002年),只有专业人士知道集雨的价值,”Monta说。“人们曾认为我们做的是一种微不足道的事情,更多和传统而非未来有联系。这是一段非常彻底的变革阶段。”

如今,对集雨技术特别是屋顶集雨技术的兴趣已经传播开来,这部分是由于集雨系统被纳入到了2000年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指定的“改善的水源”清单中。拥有集雨政策甚至法律的国家包括印度、肯尼亚和乌干达。

每天取水可能要用几个小时

Flickr/International Rivers

Monta说,政府支持的重要性部分在于它可以带来强有力的国立组织,驱动集雨项目、在他们的新系统中培训村民并组织有技术的维护支持人员。让集雨技术的热衷者感到鼓舞的是,在斯里兰卡进行的调查显示80%的集雨设施工作得很好,Ariyananda把它归结于这个因素。

气候变化的效应


然而,Martinson说,对于一种简单的技术而言,有很多微小的东西可能出错。

蚊子可能在无盖的水箱中繁殖、水藻会在有光照的水中繁殖;水箱必须有通风装置从而达到合适的温度;受误导和过分挑剔的水箱拥有者有时候会擦洗他们的水箱内壁,清除了以危险细菌为食的良性细菌——这在无意之间增加了患疾病的风险。另一方面,无法进行清洁的屋顶会变脏。

但是,这些是可以克服的问题,而且大多数专家似乎认为屋顶集雨在让穷人免受气候变化影响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大。尽管变少的降水量和更长的旱季可能减少它在许多地方的有效性。

这是由于气候变化很可能也让其它水选项恶化,地下水的补充减少降低了水井供水的能力,而上升的海平面破坏了沿海的水源。

“我的感觉是,气候变化不会帮助(让屋顶集雨更有效)。但是它也不会帮助其它任何选项——不论集雨技术(比其它水源)受到的影响更多还是更少。”

然而,Ariyananda相信屋顶集雨技术的潜力。

“这是我们应该作为适应气候变化的方法加以推广的东西,”她说。“他们预测在短时间会有更多更强烈的降雨——以及关于水的大问题。”

“集雨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跳出水箱思考


事实上,一些专家认为屋顶集雨可以更加有所作为。

因为在印度拉贾斯坦邦干旱的东北部复兴了古老的集雨技术的印度人Rajendra Singh认为,城市建筑物全都应该收集雨水。

Singh正在呼吁班加罗尔、钦奈、海得拉巴、新德里、加尔各答、孟买和浦那(这些城市全都面临着严重缺水)让屋顶集雨成为强制规定。

印度钦奈的水:难道它不能被虹吸到水箱和蓄水层中吗?

Flickr\Pandiyan

“这将有两个好处,”他说。“这些城市的地下水将得到补充,在过度开采了5年之后,地下水水位已经下降了。”

“另一个好处更加重要:这些城市将从河流、湖泊和其它天然水源中使用更少的水,这些水源全都位于农村地区和森林并且远离城市”

“这将帮助穷人。穷人常常因为向城市地区供水而得不到这种最重要的生活资源。”

他提到的一个具有潜在收益的例子是印度的信息技术中心——班加罗尔。它最近制定了覆盖1279平方千米的大计划,预计集雨将满足该城市25%的水需求。

如今钦奈和孟买等城市已经强制规定所有的大型新建筑要安装集雨装置。但是现有的建筑是一个例外。

“有一些相互没有联系的举措,”Singh说。“这无法实现可以感受到的效果”

“情况并不确定,而且它需要来自所有可能的层面上的关注。”

Aisling Irwin是本网站的新闻编辑。Aditya Ghosh是印度的一位自由环境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