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问答:Andreas Schild和共享气候数据

[加德满都] 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被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的最新报告称为研究的“空白点”,最近发表的《第三极的水:威胁之源、生存之源》报告称,该地区持续遭遇缺乏足够数据的问题。

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ICIMOD)主任Andreas Schild对本网站讲述了该地区当前的科研状态以及合作潜力。尽管该地区的各国采取了坚定的步骤去改善该地区的科研质量和数量,在各国之间分享信息的问题上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见 喜马拉雅地区的科学家们被敦促在水问题上展开合作)。

跨地区合作在多大程度上是可行的?科学家有可能在这个地区合作吗?在不远的将来,为了合作,需要为他们做些什么?

如果我们说的是在利益攸关方层次上的科学合作,我们发现所有有关国家的科学家对于跨境合作和交换信息有非常大的兴趣。

我认为科学界和政府之间存在差异。特别是在中国存在这种现象。谈到ICIMOD支持的冈仁波齐峰圣境保护项目(印度、中国和尼泊尔参与的一个合作举措),我们完全没有面临限制,而且我们看到了强烈的兴趣。

该项目寻求促进跨境和生态系统管理方法,从而通过在大冈仁波齐峰地区的区域合作而促进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发展。但是当它涉及在政府研究机构层次上的具体问题的时候,它就更加复杂。

国家安全问题常常是不共享信息的一个理由吗?

是的,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让我们以水为例子,水是最重要的资源之一。在传统上,关于水量的信息不存在自由的交流,如今几乎还是这样。分享季风水量的信息的困难就较少,但是在分享冬季水量的关键信息上的困难更多。传统上,这样的数据未被公开。

另一方面,ICIMOD正在参与区域卫星天气预报,有了卫星图像,我们可以获得大概的数据并开发模型。

目前我们与世界气象组织合作,正在实施一个区域项目,称为水循环观测系统。我们希望用这个系统促进该地区的洪水公共预报。所有的地区伙伴都参与了试验阶段的项目,但是印度政府仅仅是以“观察员”的身份参与的。我们希望这一情况会发生变化。

在地区层次上有没有知识鸿沟?

没有关于冰川的系统研究。只有中国在过去的50年中进行了关于中亚的几个冰川的质量平衡研究。我们没有关于更大的喜马拉雅冰川的这种信息。在印度,印度地质调查局从2003年开始了质量平衡研究。不丹、尼泊尔和巴基斯坦没有进行这样的长期研究。

ICIMOD与UNESCO合作,正在设法组织该地区科学家的培训课程。缺乏数据的另一个例子是该地区水文测量站的数量。该地区的这种测量站大部分处于海拔50米到300米之间。海拔越高,测量站的数量就越少。

然而,自从IPCC的最新报告发表之后,很多情况发生了变化。例如,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在过去5年里已经开始解决缺乏数据的挑战。中国政府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提供了很多投资,如今他们正在启动一个称为“第三极环境”的新项目,从而吸引国际科学家并建立一个研究框架。

印度政府的国家适应气候变化规划有关于喜马拉雅地区的一章。这一章说应该对冰川和冰冻圈(地球表面由冻结的水组成的区域)进行更多的研究。印度将在Dehradun建立一个专门的喜马拉雅冰川研究所。

尼泊尔政府尚没有能力优先强化其研究机构,因为它们有太多其他的事项。尼泊尔进行了10年的内战,而且目前正在忙于国家建设,这解释了为何气候变化和环境不是优先问题(见 在世界屋脊追踪气候变化)。

该报告还呼吁西方国家提供非入侵式的帮助。该地区的科学家能够建立议程,或者这种议程不得不来自西方吗?


在生物多样性问题上,我们于2008年在加德满都举行了一场会议,在会上我们邀请国际和地区组织参与生物多样性的研究。会议的主要意图是让该地区的所有利益攸关方了解正在这里进行的研究的类型。欧洲大学和其他研究机构在该地区进行的许多研究没有共享。因此ICIMOD鼓励更多的交流和信息在该地区的获取。

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研究的)连续性。这里太多的研究是在发展合作的框架下完成的,这种合作提供3年的资金,一旦项目结束,就没有任何持续性了。我们认为需要加强当地科研机构的能力。否则,你只能得到这个项目层次的方法。

当我们说到知识发展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把自己限定在发展合作,而也应该考虑到科学合作。我们的国外合作伙伴不仅仅应该是发展机构,还应该是其他知识发展机构。

有一些国际科研项目让工业化国家的大学在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进行研究。它们的方法常常是非常以欧洲为中心的。发展中国家的伙伴扮演的是夏尔巴人的角色(夏尔巴人是喜马拉雅地区的一个民族,他们主要担任登山的向导)——他们仅仅是收集数据从而让发达国家的另一个大学能够产生知识。ICIMOD愿意在大学之间促进更多的区域合作,而且还与该地区以外的大学建立了类似的协议。我们希望该地区的大学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

如何改变这种依赖关系?

这主要是一个资源和机遇的问题。关于山地问题和气候变化的研究不是该地区的优先事项。西方和日本的大学拥有更多的资源和长期的喜马拉雅研究的传统。特别是在自然科学方面,欧洲和美国已经有了100年的经验。这也是喜马拉雅地区大学的一个学习的机遇。

只有有了制度和财政资源,这种局面才会改变。但是它还需要喜马拉雅地区的青年对于理解他们自身的环境产生更强烈的兴趣。

该地区已经有了跨国分享数据和专家技能的平台了吗?


气候变化带来了许多项目。亚洲开发银行正在亚洲推广一个知识中心的网络。UNEP推动了一个适应气候变化的卓越中心。USAID正在打算建设气候变化地区参考中心。印度的能源研究所(TERI)也是一个具有全球声誉的中心。

据我所知,ICIMOD是唯一把重点放在山地并且促进跨国知识交流的政府间组织。但是也有一些强有力的项目,诸如世界银行发起并由一些双边机构资助的南亚水项目。

ICIMOD参与了一系列重点放在地区平台、共同学习与合作的项目上。例如冈仁波齐峰圣境保护项目。另一个跨境合作的例子是Koshi盆地项目。中国科学院、Tribhuvan大学、加德满都大学以及尼泊尔的水与能源委员会秘书处正在参与首个探索阶段。该项目的想法是在一年时间里我们将建立研究Koshi盆地的一个长期项目。

我们这些ICIMOD的科学家认为,我们能够让科学家和规划者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相互讨论这些问题和经验,这就是非常重要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