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后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面临的科学挑战

在种族隔离制度开始分崩离析之后的20年,由于寻找资助、追赶雄心勃勃的目标以及应对种族隔离的遗产方面的挑战,南非科学家的乐观情绪正在消退。

5年前,该国启动了两个项目:一个是要增加博士研究生的数量,另一个一项“研究教席项目”——由顶级科研人员训练研究生。

但是仅仅只有82人获得了这种教席,距离2010年底的目标还少210人。而且自从2005年起征召博士的工作就停顿了,由于削减预算,2009年的数字预计将低于2008年的。

科学家说,这部分的原因在于该国偏好有很高声誉的“大科学”项目。政府把19亿兰特(2.5亿美元)——南非科技部年度预算的14%——分配给了申请主持建设平方千米阵列的活动。平方千米阵列是一个强大的射电望远镜。南非和澳大利亚都上了最终的名单,如果申办成功,建设它将需要20多亿美元。

另一个问题在于种族隔离制度之下的种族分离的持续效应。例如,在2006年,18-24岁的南非黑人只有12%接受高等教育,而白人青年人的数字是2/3,这一统计数字可以部分地被归结于种族隔离时期的黑人学校缺乏科学教育。

南非科学部长Naledi Pandor呼吁对学校系统进行重大改革,而且承认了必须回到基础研究。但是开普敦大学医学系主任Bongani Mayosi说:“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利益——科研的未来太重要的,不能留给政府包办”。

链接到《自然》的文章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