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问答:Andreas Schild和冰川消融之争

关于喜马拉雅冰川正在退缩的争议凸显了关于冰川的行为还有很多需要加以了解的地方(见  冰川消融之争显示研究的漏洞)。

本网站采访了设在尼泊尔山区的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ICIMOD)的Andreas Schild,从而了解什么样的研究将带来这些答案。

ICIMOD的研究揭示出了喜马拉雅冰川的哪些行为?

冰川退缩的争论被过于简化了。人们讨论的数据通常涉及了遥感或地面观测的冰川末端或者说冰川鼻的信息。

从冰川鼻移动的定义出发,大部分冰川都在退缩。但是我们没有关于大多数兴都库什喜马拉雅(HKH)冰川退缩或膨胀了多少米的信息,也没有关于冰川表面增加或减少了多少的信息。

为了提供在科学上可靠的数据,我们需要研究冰川质量平衡——雪的积累和融化的差。但是这样的数据在该地区的各国并非唾手可得。关于HKH冰川的研究不是这些国家政府的优先任务。

以印度环境与林业部发布的V.K. Raina的报告为例。它的发现是建立在一些实地考察的基础上的,但是没有质量平衡的数据。对冰川鼻位置的照片观测必须量化。

自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法国和美国一直在印度和尼泊尔进行质量平衡的研究。我相信,与此同时,印度政府在2000年对3个冰川开展了这类研究。他们的发现尚未发表,或许是由于这一争议。

在ICIMOD,我们进行了一个建立在遥感基础上的非常有系统的概述。但是我们的信息也不是全面的。我们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中国青藏高原研究所合作,正在为各地区的科学家进行关于质量平衡研究的培训。

在ICIMOD看来,对喜马拉雅冰川的这些数据的最谨慎的解释是什么?


我们可以认为,从冰川鼻位置考虑,HKH冰川的绝大部分正在退缩。而且也很有可能海拔5400米之下的冰川损失了冰。但是很难对峡谷的冰川进行观测。

然而,在巴基斯坦北部,从冰川鼻的位置考虑,或许也包括从冰川质量方面考虑,冰川正在前进。由于气候变化,冬天降雪带来的降水量在巴基斯坦北部也加强了。在根本上,没有系统化的数据。

ICIMOD对目前IPCC的2035年预测的争议的看法是什么?

大约一年半以前,我参加了一个研讨会,这个数字就是在那里发布的。当时我说:“我不会用一板瑞士巧克力去打赌这个数字是正确的。”它没有坚实的基础,有许多因素在起作用。例如巴基斯坦北部的情况。类似地,青藏高原的降水量也增加了,或许是由于气候变化。这可能意味着冬天更多的降水,这可能改变冰川,或许让它前进。

在同一份报告中,IPCC做了另一个预测。他们说HKH冰川的表面将从50万平方公里减少到10万平方公里。如今,我们的研究提示,这些冰川的真实表面积事实上在10.8万到11.2万平方公里[不是50万]。这是我们目前的理解。

这些数据显示了一些IPCC的人员可能的工作方式。不幸的是,关于这个数字的争论如今正在让更大的问题政治化。

这场数据争论对于该地区的人们有何影响?

科学家之间的战争不影响普通人。确实会影响他们的是已经出现的变化。这些变化包括降雨模式的改变以及冰川湖溃决洪水(GOLFS),当冰川融水的水体突破岸的时候会发生这种情况。

前方道路何在?

在未来几天中,你将会看到大多数国际组织就这场争论发表声明。但是它们都没有直接的科学信息。其中许多组织将得出结论说,需要更多的研究,这是一个健康的立场。但是很重要的是国家机构为这一研究负起责任。国际组织将启动一些项目,但是它们将只能持续两三年。我们需要强有力的、区域性的、长期的收集信息的举措。

好消息在于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已经开始在人力资源和资金方面表明了进行这项研究的意愿。ICIMOD将利用与各国政府相同的方法和数据库进行研究,从而可以共享信息。此刻,我们正在研究关键的冰川湖,它们增加了尼泊尔下游的脆弱性。这些发现将在两个月内发表。我们鼓励该地区的其他国家开展类似的研究。

有一些拟议中的很好的收集信息的项目。其中一个是讨论启动一个国际第三极(青藏高原)项目,这源于去年在北京的一场会议。ICIMOD正在考虑如何让该地区参与到其中。

这场辩论的积极方面在于, 人们现在了解到喜马拉雅冰川不仅仅影响山地社区。事实上,它影响整个恒河流域——这覆盖了孟加拉国、中国、印度和尼泊尔,支持了将近5亿人——这是全世界灌溉农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也是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我们需要牢牢记住在当地适应气候变化问题上需要做什么,而且自下而上的方法是其中的必要组成部分。

您能再详细谈一下注意在当地适应气候变化的重要性吗?


山地社区已经在应对诸如降水过多或GLOFS等问题,他们有传统的适应机制。我们需要研究这些机制,看看如何能让它们与新的科学知识相适应。作为这种举措的一部分,ICIMOD正在研究4个国家的5个流域,专门关注人们对水胁迫(也就是水太多或者水太少)的反应。这个报告已经发表在了我们的网站上。

我们目前还在中国成都有一个研究组,在那里研究Kosi河流域。我们希望拥有对河流流域的更系统的视角,作为对传统方法的补充——传统方法当然是重要的。政府的政策也很重要。例如,水电及其财政问题也将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

您对目前的问题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问题在于这场辩论的积极和消极效应是什么。积极方面在于现在人们认识到了一些5年前没有认识到的问题。这种认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甚至是在去年12月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上。

消极方面是我们正在没有坚实的事实和数字的情况下前行。在目前的情况下,有怀疑者和积极支持者,我认为在他们之间还有现实主义者。关于事实和数字的辩论被用于进行关于缓解措施的全球辩论。

链接到ICIMOD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