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Lidia Brito将把科学重新带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吗?

去年10月,莫桑比克的前任科学部长、该国Eduardo Mondlane大学的林业研究人员Lidia Brito被任命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科学政策处的处长。

她于12月1日上任,接替了自从1996年起领导着UNESCO科学政策工作的Mustafa El Tayeb。

Brito的经验帮助制定和实施了莫桑比克成功的科学政策,这确保了她是这个职位的热门人选,特别是她将和非洲大陆的各国合作制定它们自己的科学政策。她向本网站谈了她的计划。

在过去,人们抱怨说UNESCO的“s”似乎是个沉默的字母——在这个组织里,科学排在教育和文化的后面。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吗?

科学政策正在变成各国政府的重要优先任务,也是UNESCO的优先任务。我们增加了这方面的预算,而且我们希望继续这样做。成员国对这项服务有很大的需求,我们需要提供优秀产品的更大的能力。

我也要指出,我们确实需要增加科学在UNESCO的可见性。但是我认为这个组织正在处于这种情绪中。如果你看看我们的新任总干事[Irina Bokova]的演讲,你就会发现她提到了科学是UNESCO工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因此科学在这个联合国系统里有一席之地。

当然,我们有好几个挑战——例如,我们需要加强我们与联合国系统以及其他组织的伙伴关系。已经有了一些联系,但是我们需要更好地使用它们。我们说2010年是我们的“伙伴关系年”。我们将增加并加强我们的伙伴关系。但是我们也有一些应该进行更多探索的竞争优势。

比如?


我们在机构内部的广泛经验、召集、组织和促进多利益攸关方关于科学促进发展、科学促进和平以及科学促进社会改良的对话……它们是UNESCO的非常重要的特点,给了我们一种优势。

您认为,在发展中国家建立良好的科学政策的最大障碍是什么,如何能够最好地克服它们?

一个关键挑战是能力。任何公共政策应该有强有力的国家自主权,而且你需要相应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UNESCO的大部分项目把重点放在能力建设上,从而让各国政府能够拥有一个强有力的国家团队。

另一个问题是确保科学政策涉及政府所有相关部门。良好的科学政策为促进其他政策并且更相关而有效地实施它们提供了一个基础。科学政策应该延伸到媒体,从而让公众可以在科学知识的基础上做出知情的决策。

最后是我在莫桑比克学到的一个经验教训,也就是,当你开始设计你的科学政策的时候,你应该马上开始为一些实验性质的活动编制预算。这样,你就动员了一些参与者,当你着手实施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参与进来。这也是一种促进人们对于政策的认识和支持的一种方式。

UNESCO帮助各国拟定科学政策,但是它几乎没有资金帮助各国实施它们。你如何能够确保政策不会仅仅停留在纸面上,而是转化为行动?

我们在坦桑尼亚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坦桑尼亚政府领导了一个受到UNESCO支持的过程,去动员来自其他参与者的资源,从而可以开始实施其政策[见  坦桑尼亚科学研发得到大笔资金]。

在这种情况下,政治意愿是非常重要的。当然,任何公共政策都是这样。但是我认为对于科学政策,这更加重要,因为这些是需要涉及整个政府部门的结构政策。

你在UNESCO的科学政策活动的其他优先事项是什么?

我们希望把我们的工作与UNESCO的其他分支更好地整合起来。一个优先事项是与社会科学项目更紧密地工作,但是我们也需要与教育、通讯和信息项目更紧密地合作。

我们还要设法以不那么传统的方式建设能力。例如,我们正在研究是否能够利用虚拟校园项目提供更多关于科学政策的培训。

科学传播是另一个我们感到需要投入更多资源的领域。这对于监测政策及其影响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此,简而言之,现在还为时尚早,而我需要多点时间去让充实所有这些计划。

那么新项目呢?

有许多新鲜的主意。我们正在讨论是否能在世界科学日的时候做更多工作。它是否能成为科学促进发展的一个真正的触发器?我们是否能把庆祝世界科学日变成一个真正能动员不同参与者的一个过程?

我们还在讨论把我们的科学史项目加以扩展的可能性。我们已经在阿拉伯国家这样做了,但是如今我们也要研究一下我们是否能让中国参与进来,或许还能把活动扩展到非洲和拉丁美洲。

另一个主意是建立虚拟科学博物馆,其方式如同UNESCO的文化部门对正常的古代文物所做的那样。但是这些主意的大部分仍然需要加以讨论,并通过一个设计过程。我们目前正在进行脑力激荡的讨论!

Lidia Brito是科学与发展网络的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