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转基因作物能够为穷人提供食物吗?

许多人曾指望转基因作物拯救全世界 10亿营养不足的人,Carol Campbell讨论了它们究竟能不能战胜饥饿。

[南非奥茨颂]金大米在10年前以《时代》杂志的一篇封面文章的形式突然进入了公众想象中,这篇文章声称这种转基因大米可能“每年挽救100万儿童的生命”。

这种大米因为富含贝塔胡萝卜素而获得这种金色,贝塔胡萝卜素是维生素A的前体,它可能帮助每年因为一种常常致命的维生素A缺乏症而失明的50万儿童。

但是10年后,金大米尚未治愈失明——而一些人认为它永远都不会。

公众VS转基因


金大米的发明者之一Ingo Potrykus指出,来自绿色和平等压力组织对转基因技术的抗拒已经导致了公众和政府的抗拒——包括担心调皮的转入基因可能污染野生品种,或者担心转基因技术服务于大公司的贪婪,而永远不会帮助穷人。

他说,这已经导致了“过度的”管制,阻碍了推广可能养活穷人的转基因作物的努力。

有另外一些担忧——成本;研究进展缓慢;甚至是一种观念的担忧,即认为一种解决营养问题的“神奇子弹”方法可以为一些人认为的属于社会、文化和经济范畴的问题提供答案。

 

发展中国家通常警惕转基因作物

Flickr/Joe Athialy

这是否意味着所有的转基因食品注定永远不会解决穷人的营养不足?如果公众的抗拒逐渐减小,这些作物能实现它们的帮助养活全世界营养不良的人们(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2009年这类人的数量是10亿)的承诺吗?

Rowan Sage是研究培育“C4水稻”——这是另一种改造水稻,它有朝一日可能大幅度提高产量——的科学家之一,他说,如果要用转基因作物应对营养不良,关键是获得公众的同意。他说,这种社会障碍巨大,而且社会的接受对于C4水稻的成功“至关重要”。

Sage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生态与进化生物学家,他与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在这个项目上合作,他说:“我们必须获得认同,因为他们[饥饿的穷人]可能轻易地说他们不想要。”

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FPRI)的研究员Guillaume Gruere认为,不存在公共开发的为了穷人的转基因作物的原因大多可以追溯到这种抗拒。

发展中国家的大多数障碍“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反对使用转基因食品的国家和组织的影响”,Gruere说。

一些转基因食品的支持者悲观地认为,这些问题在近期不可能解决。例如,一个致力于培育更有营养的主粮作物的全球项目HarvestPlus正在几乎完全避免转基因技术,而使用传统的育种方法。

但是许多人认为这种抗拒将最终消失。

IRRI的所长Robert Ziegler说,那些转基因技术的反对者不太可能永远阻止这种技术。

“在总体上,许多国家的这个问题在于没有处理它们[转基因作物]的管理框。”Ziegler在美国科学促进会去年(2009年)于芝加哥举行的一场会议上说。

“有一些相当强大的、基本上是来自欧洲的游说活动反对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使用转基因技术。我认为随着出现直接造福消费者的作物,它们最终将会被接受。”

他说,即便是金大米也正在取得一些进展。它正在菲律宾进行大田试验,首批金大米将在2011-12年上市。

平衡的饮食

但是即便反对消失,还存在导致转基因作物没能解决营养不良问题的原因——应对一种特定的营养缺乏是否会在一场涉及如此多的营养物质的战争中获得广泛成功?

对于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的食品与环境项目高级科学家Doug Gurian-Sherman而言,向发展中国家的环境引入基因改造作物是一个支离破碎的方法。

“通过鼓励和帮助人们摄取更平衡的饮食,包括绿叶蔬菜和蛋白质,而不是把一切都放进木薯或大米之中,这将更好地解决贫困社区的营养缺乏问题。”他说。

他说,缺乏一种营养的人常常也缺乏其他营养,而这不会被这种单一营养方法解决。“我不是反对金大米,倘若它可行而且被证明是安全的。但是这真是对发展资源的良好利用吗?”

利用转基因技术一次应对一系列的营养缺乏,这是BioCassava Plus计划的目标,它致力于把几乎整个一餐饭放进木薯中,木薯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5亿人的主粮。

把木薯变成一顿饭

 

木薯是撒哈拉以南非洲2.5亿人的主粮,但是它的储藏时间短,受到病害影响,而且没有营养

Flickr/shanidov

这种转基因木薯被改造成更具营养而且有更长的储存时间、抗病以及低氰化物含量。这种植物的早期版本(引入了一两种特性)正在尼日利亚和波多黎各进行大田试验,而且还将在肯尼亚进行试验。

美国Donald Danforth植物科学中心的Richard Sayre管理着这个项目。

Sayre拒绝接受Gurian-Sherman的论点:“我们知道我们的木薯可以帮助人们,”他说,“最初的估计是,在尼日利亚的第一轮种植就可以挽救3.5万人的生命。长期影响是数以百万计的生命被挽救。”

这类主张是诱人的,但是在资助营养的国际资金有限的时候,它们的成本如何?

Gurian-Sherman认为成本如此之高,以至于应该向别处想办法。他说,一种新的生物技术作物可能需要1亿美元才能培育出来(不算管理成本),而通过传统方法改良的同样的作物可能需要100万美元。

Sage说,就C4水稻而言,开发的成本巨大。“这是一项极为昂贵的工作,”他在美国科学促进会的会议上说,“为了建立一个可持续的项目,它每年需要1000万美元。”

但是他认为“与收益相比这很便宜。”他说,C4水稻可能增加50%的产量——而这带来的收益可能要用万亿计算。

为了理解C4项目的收益,必须从长远的角度审视它。它将需要20到30年才能成熟,但是可能帮助解决2050年的食品挑战。

因此,或许到2050年,随着生物安全框架到位,对转基因技术的抗拒受到不断增长的世界饥饿问题的节制,以及一种植物解决一大批营养缺乏的全面转基因解决方案的出现,转基因技术或许会解决营养不良的问题?

转基因技术是一个粗糙的解决方案吗?

但是还存在一个大的反对意见——营养不良的问题如此复杂,以至于认为它可以被转基因技术解决的想法是粗糙的。

穷人得不到足够的食品是由于好几个原因:基础设施,例如把他们的商品运往市场的不良的道路;缺乏化肥;缺乏农业方法的培训。

 

发展中国家的农民面临许多农业生产压力

Flickr/JP-Flanigan

 

单一栽培的兴起减少了他们的饮食的多样性。土地的分配效率低下或不公平,穷人被推向了生产力低下的土地——而这需要法律改革以及之后的实施。有人认为,把一个基因放入西红柿中不会解决这个问题。

联合国粮农组织研究与推广部门的高级农业研究官员Andrea Roberto Sonnino说:“转基因可以对改善营养做出贡献,但是我们需要考虑到营养是许多社会、农业、经济和政治因素的结果”。

他说,为了改善穷人的营养,行动不能局限于改善一种特定作物的营养质量。HarvestPlus的发展与传播负责人Bonnie McClafferty对此表示同意。

“这个问题的庞大和复杂性意味着我们需要[许多]解决方案,包括多样化的饮食,商品强化食品、提供营养补充剂以及培育富含维生素和矿物质的作物。”她说。

“尽管人们想在粮食作物中得到的营养数量可以通过传统育种加以改善,对于那些在之前的种系中不存在的营养,或者无法达到改善营养所需数量的情况,转基因食品可以被视为这个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转基因技术很可能有能力超过传统植物育种技术带给我们的。”

或许,就像解决气候变化的方法,解决营养问题的方法在于一组干预手段组成的网,而转基因技术可能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而且,就像气候变化那样,忽视其中任何一种可能都是莽撞的。

Carol Campbell是南非奥茨颂的一名自由撰稿科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