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改善营养的挑战:事实与数字

健康的饮食远远比获取热量更重要。Priya Shetty提供了营养不良的成本以及所面临的挑战的程度的数字。
 
饥饿:这是营养不足的带有感情色彩的表达方式。它让人想起了发展中国家饥馑与挨饿的画面。从技术上说,营养不足是食物不足与传染病重复发生的结果。它包括了严重体重不足或过瘦(消瘦)、太矮(发育迟滞)以及缺乏维生素和矿物质。
 
但是全世界的食品问题比仅仅一个营养不足的问题更加复杂而分布广泛。
 
当然,一些人根本没有食物,每年大约有150万人死于营养不足导致的消瘦。但是穷国的大多数人从不需要面对完全的饥饿——对于他们,更有可能发生由饮食不平衡或不充足导致的营养不良。
 
许多人过于依赖高热量主食,诸如玉米或大米。良好的营养不仅仅是消耗足够的热量——人们需要蛋白质和微量营养物质,他们只有通过平衡的饮食才能获得它们。当人们没有或者无法食用多种类型的食物的时候,他们就会营养不良。他们能生存下来,但是没有精神。
 
发展中国家已经把食品保障也就是确保获取食品作为了优先任务。但是越来越清楚地是,仅仅提供食品是不够的。为了保护脆弱的人群,政府还必须确保营养保障。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它们需要可行的干预手段。它们必须在短期内治疗和预防营养不良,并在长期解决其原因,包括贫困、农业产出低、有限的教育、医疗保健和卫生不良。
 
营养不良的负担
 
在2000年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估计营养不良影响全世界的1/3人口。[1]在2009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估计超过10亿人面临更严重的营养不足。[2]
 
这种令人震惊的统计数字部分是在过去的10年中营养不良的人数缓慢而稳步上升的结果。经济冲击是部分原因。2006-2008年的粮食和燃料危机让无数人失去了基本的主食。而去年的金融危机据估计将让全世界营养不良的人数增加1亿。[2]
 

发展中国家承受了几乎所有这些负担,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受到的影响最强烈(见 图1)。

图1:营养不足的人口百分比(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3]

 
营养不良的影响可能很严重(见 框1)。即便是缺乏仅仅需要很少数量的微量营养物质也能导致死亡,因为缺少了它们,人体就不能产生对于生长和发育至关重要的酶和激素。
 
1:惊人的营养数字
 
全球负担
  • 10.2亿人遭受营养不足——一种严重的营养不良。
  • 99%的营养不足的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
  • 亚太地区6.42亿人营养不足。
  • 超过60%的长期营养不足的人是女性。
儿童营养不良
  • 每年600儿童的死亡与营养不良有关。
  • 每年有150儿童因为营养不足导致的消瘦而死亡。
  • 1.78亿儿童身体发育迟滞,部分是由于没有足够的食物或维生素。
  • 1.46亿5岁以下儿童体重不足。
  • 超过50%的5岁以下体重不足的儿童生活在南亚。
  • 坚持母乳喂养的指导方针可以防止5岁以下死亡儿童的20%
 
微量营养元素缺乏
  • 每年超过50儿童死亡与缺乏维生素A有联系。
  • 发展中国家5岁以下儿童的20%以上遭受缺铁性贫血。
  • 发展中国40%60%的儿童由于缺铁而智能发育受到削弱。
  • 全世界20亿人缺碘。
  • 每年有17.6人的死亡与缺锌有关。
  • 每年有40.6人死于和缺锌有关的肺炎。
 
经济成本
  • 据估计,每年营养不足导致200亿至300亿美元的经济发展损失。
  • 在津巴布韦,一生收入减少的12%是由于营养不良导致的失学。
 
营养过剩
  • 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多至20%的5岁以下儿童超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署的统计数字编纂。
 
 
营养和疾病
 
科学家日益认识到营养与大多数疾病(不论是传染病还是慢性病)的治疗相互作用,而且控制这些疾病需要更好的营养。
 

营养不良和感染以一种常常致命的恶性循环共同作用。营养不良削弱免疫系统,增加对感染的易感性。而感染反过来又会减少营养和能源储备,削弱治疗并让传染病导致的破坏恶化(见 框2)

 
2:艾滋病与营养不良
 
艾滋病的医学疗法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有了迅速的进展,但是治疗该病的一个关键成分——良好的营养——常常被人忽视。
 
营养不足的人们的免疫系统受损,让他们对艾滋病病毒感染更加脆弱。由于频繁腹泻,艾滋病病毒感染反过来又让人们更难从食物中吸收营养。它还会破坏脂肪以及脂溶性维生素的吸收,让营养缺乏更加恶化。
 
这种病毒还提高了静息时候的能量开支,这意味着感染者需要比平常更多的蛋白质。对于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儿童,能量需求可能加倍。
 
这具有社会和临床意义。饥饿可能迫使人们从事有风险的行为,诸如为了食物或者钱而出卖性,这强化了他们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几率。
 
艾滋病和营养专家日益呼吁采取联合干预措施(见 营养是降低感染率的关键)。例如,针对艾滋病感染者进行食品援助,从而支持抗逆转录病毒疗法。
 
但是南非的历史清楚地表明了营养不能取代救命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
 
哈佛大学的科学家估计,在2000年到2005年间,由于政府不作为以及没能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南非33万人死于艾滋病,而且有3.5万婴儿出生时带毒。[4]
 

大约在5年前,一位名为Matthias Rath的德国医生到南非指责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是有毒而且不必要的,他声称自己的维生素片就能治疗艾滋病。不幸的是,他获得了当时的南非卫生部长Manto Tshabalala-Msimang的支持。

 
当新政府和新卫生部长上任后,这种否认思潮看上去终结了(参见 南非法庭禁止进行"维生素治愈艾滋病"的试验)。
 
但是如何把营养和艾滋病疗法整合起来一直是一个问题。例如,迄今为止几乎没有关于营养支持的理想形式的数据,也不知道资源贫乏的国家的有性价比的艾滋病营养干预手段是什么
 
如果不破解这类问题,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有效性可能永远会打折扣。
 
 
儿童最受影响
 
营养不良能够影响所有的人群,但是儿童无疑是最受影响的。世界卫生组织估计,超过1/3的儿童死亡是营养不足导致的。[5]
 
科学家常常强调生命早期的营养重要性。怀孕时期的营养不良可能导致出生体重偏低、出生缺陷、儿童存活率低以及成年后慢性病风险增加,诸如糖尿病和肥胖。
 
微量营养物质的缺乏也会带来灾难。每年最多有50万儿童因为缺乏维生素A而失明,其中半数在一年之内失去了视觉;而缺铁正在破坏着发展中国家40%到60%的儿童的智能发育。
 
最令人担忧的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由早期营养不足造成的损害在2岁以后无法逆转。[6]
 
正如现在的研究所表明的,儿童营养不良可能因为削弱智力发育和生产力而造成终生损害。在津巴布韦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发育不良的儿童比非发育不良的儿童晚上学7个月。
 
在发展中国家进行的其它一些研究同样也把早期营养不足与就学时间短、经济生产力减少、成年身高更矮以及子女出生体重较低联系了起来。[7]
 
而在危地马拉进行的长期研究提示,早期营养干预对就学和经济生产力具有持续的作用。[8]例如,在3岁前服用具有高度营养的饮食补充剂的男孩成年后具有更高的阅读理解和非言语认知能力,而且获得的时薪平均高46%。
 
矛盾的是,生命早期的营养不足常常能让人们在成年后具有患一些慢性病的倾向,这些慢性病常常与过度进食有关,诸如糖尿病和肥胖。
 
质量而非数量
 
然而,食品供应的增加并不必然转化成营养的改善。
 
事实上,随着人们不再吃传统的饮食,并且过着更加久坐的生活方式,发生在一些迅速发展的国家的"营养转型"远远不是无害的。研究提示,获取高热量饮食的人群从脂肪和糖类获得了大部分热量。相应地,水果和蔬菜等复合糖与微量营养物质丰富的饮食的数量仍然很低。[9]
 
肥胖的迅速增加正在创造出一类新的人群,他们面临着与超重有关的问题,但是仍然缺乏保持健康所需的关键营养。
 

许多国家的肥胖人数正在迅速取代体重不足的人数——即便是在最贫穷的农村地区(见 图2)。例如,在墨西哥,将近60%的人超重,相比之下只有不足10%的人体重不足。

 

图2:一些国家农村地区体重不足和超重女性(20-49岁)的百分比。(来源:Barry M. Popkin,北卡罗来纳大学跨学科肥胖项目)

 
中国也正面临着肥胖流行(见 中国也要对抗肥胖症)。它拥有2.15亿超重者,而且只有澳大利亚和英国才能与它的年度肥胖人数增长相提并论。[10]
 
遗传解决方案
 
倘若我们通过调整我们的基因结构从而解决营养问题呢?我们的基因影响我们处理营养的方式的观念已经导致了称为营养基因组学的研究领域的兴起。[11]
 
有时候,基因与营养之间的联系以食物过敏或不耐受的形式很简单地显现出来(例如东南亚和非洲南部地区常见的乳糖不耐受)。
 
在其他一些情况中,它更加复杂。例如,改变心脏病或癌症患者的饮食将带来非常不同的结果,这取决于患者本身以及他们自己的遗传结构。
 
理解基因和营养如何在个体身上或在人群内部相互作用,这有助于设计改善发展中国家营养的有针对性的干预手段(见 利用遗传学应对营养不良)。但是营养基因组学研究仍然处于早期发展阶段,而且不太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提供实用的解决方案。
 
那么粮食作物的基因修饰呢?转基因食品提供了在气候变化的时代保障食品供应(见 农作物能够抵御气候变化吗?)和开发生物强化作物( 例如广为宣传的富含维生素A的金大米)的一种方式。但是遗传改造的营养强化作物——不论是否应该培育它们,不论它们年是否能有效地起作用——仍然是激烈辩论的主题(见 转基因作物能够为穷人提供食物吗?)。
 
经过验证的可行方法
 
有许多其他的经过验证有效的营养干预手段,如果在足够广的范围采用,它们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减轻全球营养不良的负担。这包括微量营养物质补充以及食品强化。
 
微量营养物质补充剂被广泛推荐,而且被证明可以有效减少与营养不良有关的问题。世界卫生组织估计,通过使用维生素A饮食补充剂,自从1998年以来,估计已经避免了125万人死亡。而在尼加拉瓜的补铁已经减少了孕妇贫血达1/3。
 

发展中国家大约2/3的家庭能获得加碘盐

The Micronutrient Initiative

加碘盐是最常见的强化食品,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自从1993年全球普遍加碘运动开展以来,缺碘已经显著减少。 发展中国家大约2/3的家庭如今能获取加碘盐,而在过去的10年中,面临碘缺乏症公共卫生问题的国家数量已经减半。

 
许多国际组织也推荐了强化主食,例如糖和小麦粉。58个国家——包括许多发展中国家——如今有了强化铁或叶酸的小麦粉的管理规定。
 
Sprinkles——单剂量包装的粉末状微量营养物质,可以洒在食物上——已经被证明可以在拉丁美洲、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一些发展中国家有效地减少贫血。
 
教育和监测发育也在改善营养方面有很大的价值。发育监测有助于发现营养不良的早期迹象,再加上改变行为的成功的教育,已经减少了发育不良[12]推荐的做法包括婴幼儿的母乳喂养,以及在腹泻期间持续母乳喂养,再加上口服补液盐。
 
社会保护项目可以帮助确立短期或中期的营养安全网,特别是在危机时期(见 营养保障悬而未决)。这包括以工换粮项目、食品券、学校供餐以及为入学或访问健康诊所提供金钱的有条件现金划拨。[2]
 
根源
 
但是长期保障营养的任何举措都必须解决营养不良的根源——贫困、粮食无保障、教育水平低、医疗保健有限,以及卫生不良。
 
向农业科学投资从而让作物更具营养,这也很关键。而气候变化让它变得更加重要。变化的气候甚至可能通过改变主粮的相对蛋白质含量从而让目前的作物更没有营养。(见 由气候变化导致的"隐蔽的饥饿")。
 
但是促进农业生产力从而确保食品供应应该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一个特别优先的任务。在这个问题上,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以及国际食品政策研究所(IFPRI)在内的许多国际组织都表示同意。
 
记者Priya Shetty专门报道发展中国家问题,包括卫生、气候变化和人权。她担任过《新科学家》的新闻编辑、《柳叶刀》的助理编辑,以及SciDev.Net的约稿编辑。

References

[1] Turning the Tide of Malnutrition: Responding to the challenge of the 21st century. WHO, Geneva (2000)

[2] The State of Food Insecurity in the World: Economic crisis — impacts and lessons learned. FAO, Rome (2009)

[3] The State of Food Insecurity in the World 2006: Eradicating world hunger — taking stock ten years after the World Food Summit. FAO, Rome (2006)

[4] Chigwedere, P. et al. Estimating the lost benefits of antriretroviral drug use in South Africa. Journal of 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s 49, 410–415 (2008)

[5] 10 Facts on Nutrition. WHO, Geneva (2008)

[6] Ruel, M. & Hoddinott, J. Investing in Early Childhood Nutrition. IFPRI, Washington, United States (2008)

[7] Victora, C. G. et al. Maternal and child undernutrition: consequences for adult health and human capital. The Lancet 371, 340–357 (2008)

[8] Hoddinott, J. et al. Effect of a nutrition intervention during early childhood on economic productivity in Guatemalan adults. The Lancet 371, 411–416 (2008)

[9] Eckhardt, C. L. Micronutrient Malnutrition, Obesity, and Chronic Disease in Countries Undergoing the Nutrition Transition: Potential Links and Program/Policy Implications. IFPRI, Washington, United States (2006)

[10] Popkin, B. M. Global nutrition dynamics: the world is shifting rapidly toward a diet linked with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84, 289–98 (2006)

[11] Mutch, D. M., Wahli, W., Williamson, G. Nutrigenomics and nutrigenetics: the emerging faces of nutrition. Federation of American Societies for Experimental Biology Journal 19, 1602–1616 (2005)

[12] Levinson, F. J. & Bassett L. Malnutrition is Still a Major Contributor to Child Deaths. 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