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气候变化的技术转移挑战

[新德里]从能效高的炉灶、太阳能灯到低排放的发电厂,对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技术都是对气候变化之战的核心。

需要廉价而能够获得的技术从而实现低碳生活与适应气候新秩序。

而技术转移已经成为了下个月的哥本哈根峰会之前预备阶段的一个关键问题。全世界希望这场峰会能够达成一个新的全球气候协定。

“各国达成一个技术转移的协议对于一个公平的全球协议具有关键作用,因此也对哥本哈根会议上达成的任何协议的成功具有关键作用,”苏丹的Abdalmahmood Abdalhaleem Mohamad代表77国集团加中国在上个月(10月21日)在德里举行的一场由联合国支持的气候技术转移会议上发言说。

对能源的渴望

为什么这种技术支持对于仅仅排放了全世界温室气体一小部分的国家如此关键?

答案在于它们的需要和渴望。在发展中国家,许多人仍然缺乏基本的资源,诸如食物、清洁的水、卫生设施和能源。根据国际能源机构的《2009年世界能源展望》报告,发展中国家将近1/3的人口——16亿人——在2005年得不到电力。

印度理工学院政策研究教授Ambuj Sagar说,能源贫困限制了对于人类、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关键作用的许多活动。随着各国努力结束能源贫困,它们的碳排放很可能飞涨。

“解决气候与发展的挑战都需要发展中国家技术轨道的显著变革。”Sagar说。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副秘书长沙祖康也同意说:“全球气候政策的成功或者失败将取决于它是否能在没有进一步延迟的情况下为穷国和贫困社区带来低碳技术以及适应技术。”

联合国贸发会议秘书长Supachai Panitchpakdi说:“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技术是一个关键的国际公共政策问题。迄今为止的讨论尚未在迫切需求的问题上取得进步。”

 Panitchpakdi说:“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技术是一个关键的国际公共政策问题”


Agência Brasil / Wikicommons 

“气候变化需要迫切的行动。这个世界承担不起等待这些技术遵循从富国到中等收入国家再到穷国逐渐扩散的道路的后果。”

解决你的需求


大多数与气候变化有关的技术转移发生在发达国家之间,它们相互交换技术。

2008年经合组织(OECD)的一项研究说,在1985到2004年间,80%的与缓解气候变化有关的技术转转移是在发达国家之间发生的。剩下的20%属于中国和韩国。

把气候友好技术转移给发展中国家,这听上去很简单,但是障碍令人生畏。

首先,接受技术的国家必须就它们的技术需求达成一致。迄今为止,只有23个发展中国家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提交了技术需求评估方案。

对于一个国家,甚至理解它自身的需求也是复杂的。外国发明的技术不一定适合它——许多情况下需要额外的研发(R&D)从而让它们与当地相关。

对于本土技术——当地问题的当地解决方案——还存在其他问题。Sagar指出,满足当地需求的灯和炉灶等技术和产品常常是在当地开发的。这类技术特别重要,因为它们对于如此众多的生活在能源贫困中的人们有关。

 

技术必须与当地的采用有关,例如改进型的炉灶

Flickr/oneVillage Initiative

 

但是除了诸如中国的改进炉灶的项目的为数不多的成功,开发和部署仍然是零星的。这些技术通常不在主流的全球能源创新体系之内,而且在许多情况下,甚至不在发展中国家现有的商业市场之内。

财政仅仅是首个障碍


在2008年,5个亚洲新兴经济体——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的科研人员着手理解它们的国家技术需求并发现障碍。他们开始了一项联合研究,把重点放在了3种缓解气候变化的技术上——清洁的煤、生物燃料和太阳能。

上个月,这5个国家都报告说在清洁技术方面都没有足够的研发。它们缺乏技术技能和培训。其他共同的障碍包括技术投资费用高、谈判知识产权等法律障碍、对新技术的社会接受程度,以及成本。

财政可能是需要克服的最简单的障碍。大多数人同意需要为发展中国家扩大财政支持,特别是对于那些最脆弱的国家。

UNFCCC的秘书长Yvo de Boer估计说,富国需要在哥本哈根的谈判桌上提供100亿美元的“快速启动”资金。

他说,在更长的时期里,用技术减少排放需要大约2000亿美元,还需要另外1000亿美元用于帮助穷国适应气候变化。

专利:帮助还是妨碍

同样令人畏缩而且可能更加复杂的是知识产权(IPR)问题。

发达国家长期以来认为,发展中国家的强有力的专利法将让技术转移变得更容易。

一些人说,情况并非如此。马来西亚Tenaga国立大学的电力系副教授Amir Hisham Hashim是提出了有争议结论的一项亚洲五国研究的作者之一。他说他自己的国家的经验是,强有力的国内知识产权法律并不必然会带来技术转移的收益(参见  清洁技术"受到强有力的专利法的阻碍")。

 

5个亚洲新兴经济体已经开始发现它们在太阳能等清洁技术方面的需求

Stefan Wernli

 

他们的研究说,专利权的严格执法可能限制技术转移,因为它们导致了授权成本高并因此妨碍了改造知识以适合本地情况。

事实上,外国技术拥有者确定了技术如何部署以及它是否得到改善或者是否需要投资。

一些国家提出了知识产权问题的一个根本的解决方案。

它们提出,由于世界贸易组织的TRIPS(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缔约国可以在国家紧急状况下放松它们的专利法,应该把气候变化宣布为国家紧急状况,

在艾滋病流行中,一些国家——包括巴西和泰国——使用这种强制授权购买了更廉价的抗艾滋病药物。“保护我们的行星及其生命支持系统的道德理由也同样令人信服。”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说。

玻利维亚的首席气候谈判代表Angelica Navarro提出了较少具有争议的“气候专利池”方案——多个专利持有者同意分享它们的知识产权的方案。

即便发展中国家可以改善它们在清洁技术方面的财政和法律问题,还有其他迫切的问题。它们需要改造和使用新的气候友好技术

Sagar认为,当地的创新能力特别重要,因为气候变化是一个长期、数十年的问题。他说,它不是简单地资助几个高科技实验室的问题,也是培训下一代具有技术能力的人们的问题。当地的教育和研究机构必须得到强化,并与国际创新活动建立联系。但是如何做到这一点?

效仿的典范

一些发展中国家正在研究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这是一个为粮食研究与合作提供国际支持的组织。

尽管CGIAR促进研究而非技术转移,而且还存在批评说它并不特别善于让解决方案进入实践领域(参见 一场战胜全球饥饿的革命),77国集团加中国的会议达成了一个共识,即应该探索把它作为可能的模型。

事实上,让亚洲农作物产量飞涨的“绿色革命”以及CGIAR在其中担任的重要作用启发了马尔代夫总统Mohammed Nasheed呼吁发动一场“绿色能源革命”。绿色革命依赖于一大批研究机构、教育、信贷、营销,而且延伸到了让需要知识的人获得知识。

另外一些人则把目光投向了蒙特利尔议定书——帮助发展中国家用更加环境友好的物质替代工业中的破坏臭氧层的化学物质的全球协议。

但是一些人,例如印度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的负责人Raghunath Mashelkar指出,即便有了蒙特利尔议定书,印度的制造商也不是总是能够进行技术转换,这是由于高昂的费用或者严格的限制。

 

辛格:“我们需要适宜、廉价而且真正有效的技术解决方案。”

Flickr/London Summit

 

迫切需要雄心勃勃的计划

甚至有人提出了一个“发展中国家可再生能源的马歇尔计划”。这是根据二战后的欧洲重建计划命名的。

77国集团加中国提出建立一个在UNFCCC框架内的多边气候技术基金的方案。一个技术行动方案将确定政策、行动和资助要求。国际技术合作将提出所有领域的技术选项,并克服发展和技术转移的障碍。

与此同时,印度提出了一个国际发展中国家气候或技术创新中心的网络。这可能发现与当地有关的技术,并帮助更迅速地开发和部署它们。它们将建设地区、国家和地方的能力,并培育想法共享。

Sagar说气候变化研发的国际合作应该由两部分组成。他希望发达国家把它们自身的研发项目中纳入帮助发展中国家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的活动。

他还赞成以项目或中心的形式的一个国际技术发展和部署举措,这些中心有可能建立在发展中国家。

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的主席Rajendra Pachauri建议在发展中国家建立一个大型能源研发项目。

无论如何进行,目标将是相同的。“我们(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关键问题是开发适宜的技术然后缩短从首次商业化到在更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大规模采用之间的时间。”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在德里举行的这次气候技术转移会议上说。

“我们需要适宜、廉价而且真正有效的技术解决方案。”

欲获取更多关于清洁能源的文章,请访问我们的 清洁能源与哥本哈根栏目,它提供了关于清洁能源与发展中国家的最新新闻、观点和特写。

您可以通过订阅我们的
RSS feed或订阅我们的每周邮件提醒从而得到清洁能源与哥本哈根栏目的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