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阿富汗农业:脱身鸦片种植

T. V. Padma报道,阿富汗农民正放弃他们非法的罂粟种植并寻求种植其他的作物。

农作物科学家Aziz Osmanzai对阿富汗的农田在这个遭受了20年冲突的山地国家中变成了一个战场的情景记忆犹新。

他回忆说,一半以上的农田都不见了。许多农民逃亡活命,到临国避难。所有的农业研究设施、工具、设备都被一抢而空。

几十年的冲突、爆炸事件、逃亡难民以及基础设施的破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未爆炸的地雷仍然埋藏在成百上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中,这些土地是不能再用来耕种的。大多数灌溉渠道以及贮水系统都成为了废墟,而且该国的种质库在1992年已被毁掉了。

阿富汗的农业、灌溉与畜牧部起草了一个农业部门复苏的总体规划。然而由于不断发生的安全问题以及鸦片产业带来不可否认的诱惑,该规划的执行——成功的执行——面临了很多挑战。

严峻的事实

自1978年以来,该地区灌溉面积就减少了大概60%,这使得一个自给自足的国家转为需要粮食进口。

阿富汗以其盛产坚果和葡萄闻名亚洲。它还是一些比如胡萝卜、李子、杏、阿月混子以及杏仁等作物的发源地。然而大部分自然遗传资源基地现在都被破坏了。20 世纪70年代初,阿富汗拥有22家农业研究中心。其中的大部分都被遗弃、轰炸、被军阀所掠夺或直接没收了。根据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FAO)调查,过去的30年中,山羊和绵羊的数量减少了一半,从3000万减少到1600万。

与1961年到1978年的每年2.2%增长率相比,1978年—2001年期间每年的农业生产增长不到1%。该总体规划目标是到2010年每年增长6%,到2017年农业收入翻一番。据估计达到这些目标需要有16亿美元,同时灌溉计划还需要额外6000万美元。

然而政府部门正苦于实施这些措施。该计划中写到“大部分阿富汗政府机构都是形同虚设,在能有效运作之前需要彻底改革和能力建设。”

一个农民和他的孩子们在罂粟和土豆分界处

ICARDA/Dr Javed Rizvi

罂粟大量增长

随着收入的不断减少,绝望的农民们为了生存转向了非法罂粟的种植。罂粟作物产出的罂粟比小麦这样的谷类作物在国际市场上拥有高得多的价钱。每公顷罂粟的总收入在2007年是5200美元,而小麦是546美元。对危机四伏的阿富汗农民来说,很少有人会怀疑其经济意义。

据国际麻醉药管制委员会在2008年3月所做的一个报告透露,现在阿富汗有超过19.3万公顷土地用来种植罂粟,是2005年的两倍。该国提供了全世界非法鸦片的93%。

在许多农村地区,罂粟种植支撑着整个农村经济,并与农民获取土地、贷款和市场准入密切相关。根据政府的数据,去年估计有330万人口——该国人口的14.3%——从事罂粟耕作。该作物贡献了阿富汗国内生产总值的13%。

农业与灌溉部长Obaidullah Ramin说,铲除罂粟在重建农业的斗争中是最大的挑战。阿富汗已分配了3.85亿美元来在2008——09年期间帮助种植罂粟的农民种植不同的作物,并在13个省份禁止罂粟种植。

Ramin参加了2008年3月在德里举行的一次南亚农业部长、科学家与农民合作社会议,他希望在2009年对罂粟实行全面禁止。该国政府也开展其农村贷款计划来帮助农民改变生活状况。

阿富汗的农作物专家预计园艺——水果、蔬菜和鲜花的增长——是唯一具有经济回报竞争力的部门。这些曾经占阿富汗出口量的40%。但是现在该部门受困于落后的生产方法、陈旧的或者不复存在的生产设备,并缺乏商业化管理。

2007年,一个英国的安全与发展政策组织Senlis协会建议把用于医药目的的罂粟生产合法化,因为该药物可广泛用于止痛药。该协会呼吁涉及“医用罂粟”的小规模科学试验计划作为保证农民收入的一种解决方法,并解决非法药物威胁。(请见 阿富汗亟待合法化鸦片生产

但是一些阿富汗的专家对合法化罂粟生产特别谨慎,他们指出该国还没有有效的监控和管理机制来确保农作物不会转变为毒品。

变革的种子

2002年有7万农民得到了改良种子

Flickr/sirslushy

尽管困难重重,Ramin 说阿富汗的农业正慢慢的复苏。

像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FAO)与叙利亚的国际旱地农业中心(ICARDA)这样的国际组织正在集中精力在阿富汗推进使用杂交种子。他们发放了小麦、水稻、鹰嘴豆、扁豆、大麦、玉米以及各种豆类的新品种。其它工作还包括用在当地具有经济效益的形状来改良作物品种、培训以及启动涉及经济用水和土壤肥力的小规模试验。

2002年1月,国际旱地农业中心(ICARDA)在美国国际发展总署的资助下,集合了国际农作物专家建立了阿富汗重建农业未来收获联盟 (FHCRAA)。该组织一个首要任务就是提供改良小麦,这是阿富汗的主粮。FHCRAA在2002年4月为大约7万农民提供了种子,刚好赶上春播。

国际旱地农业中心阿富汗国家主任Javed Rizvi告诉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说:“获取改良品种和种子仍然存在很大限制,农民还是主要使用低产的传统品种以及作物生产方式。”

ICARDA 通过建立以村庄为基础的种子公司(VBSEs)作为另外的种子发放机制来解决这一问题。

藏红花会成为阿富汗的“红金”

Flickr/zoyachubby

经济作物

类似藏红花、薄荷以及黄瓜这样的高价作物可以通过使用简单的温室在冬天种植并提供了一种摆脱种植罂粟的方法。

世界上最昂贵的香料,藏红花(番红花)以阿富汗“红金”而闻名。ICARDA在Herat省的Pashtun Zarghun 地区的研究表明,藏红花的经济回报要高于罂粟。其种植季节与其他作物并不冲突,而且它仅仅需要灌溉两次,这样在小块土地上的农民不需要多少水就能够种植了。

然而,农民们需要政府最初的资助来购买藏红花茎。 ICARDA正努力说服当地政府来为农民提供激励机制以增加种植面积。

ICARDA的一个项目联合了伊朗的一些藏红花研究中心来培训阿富汗农民了解播种方法、农作物管理、收获以及烘干技术。其他培训是针对大学以及政府人员的。

一系列的薄荷生产商合作社在Helmand、喀布尔、Kunduz以及Nangarhar省出现。他们为农民提供各种薄荷品种并培训他们了解农作物管理以及加工处理,以及蒸馏生产出薄荷水或薄荷油,以满足当地和国际市场的牙膏和食品行业的需要。ICARDA的科学家说,农民们现在每年收获6-8茎,每公顷所赚纯利7000—8500美元。

研究支撑

农民参加培训日

Credit: CREDIT



Ramin提起德里会议的时候说,南亚国家以及捐助机构有责任帮助阿富汗重建其农业研究体系。

阿富汗已经向印度寻求帮助。在2005年的访问中,阿富汗的卡尔扎伊总统呼吁印度国家农业科学研究院(NAAS)帮助在阿富汗建立一个类似的研究院,以制定该国的农业政策并监督执行情况。

NAAS小组在2007年5月访问期间指出阿富汗农业中存在的5个严重问题:缺少训练有素的科学与技术人力;研究与教育基础不足;缺乏改良作物品种、可信的可转让技术以及农业机械和电力;收获后期管理以及农产品买卖设施不足;缺乏研究资金。

NAAS起草了一份操作计划来建立一个农业科学院、三个国家级农作物研究所和一所农业大学。该计划目前正在与政府沟通。NAAS的一份报告记录道,“重建研究及扩展体系对阿富汗农业的恢复进程至关重要。”据估计,重建农业研究体系最初需要4000万美元。

任重道远

重建阿富汗农业的任务是相当巨大的。

就像NAAS主席、印度首席农作物科学家M. S. Swaminathan写的那样,农业或者任何领域的发展,只有在该国恢复持久的和平时才能稳步前进。Swaminathan告诉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说,阿富汗急切需要在三个领域的帮助:改良的农业技术来增加收入,流域管理,以及改良的收获后技术和市场基础。

还有一些进展的迹象。阿富汗原来的22个农业站中有6个已经由ICARDA重建,并且这些站点现在都从事于作物改良、技术转让、商业发展以及农民培训等工作。人们建好了各种苗圃来测试作物的产量、耐旱冻性和抗病性等。

禁止种植罂粟的省份数量翻了一倍,从2006年的6个增加到2007年的13个。同期,被禁地区的农作物由15300公顷增长到19047公顷。

然而这些对于重振阿富汗农业繁荣来说仅仅是一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