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治疗性疫苗:慢性疾病的新希望

Maryke Steffens研究了针对非传染性疾病的治疗性疫苗能否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慢性疾病。

闪亮的摇滚明星Bob Geldof 和Bono一直在为防治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艾滋病而积极活动。另一明星稍稍逊色,身为英国首相的戈登·布朗也在为防治疟疾而努力奔走。这两种疾病无疑是致命的,无论年长或年幼、贫穷或富裕都是如此。不过,如今有另一类疾病其对人体健康的损害甚至超过了上述两种疾病,这些由衰老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引起的非传染性疾病,如心脏病、癌症和糖尿病,成为发展中国家的头号健康杀手。

现在,一些研究者提出疫苗或许能被用来解决一部分问题,不是用于预防疾病而是用于对病症进行治疗。

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每年有60%的死亡是由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引起的,其中半数为心血管疾病。

 "心血管疾病只在富裕的国家常见,这种说法是杜撰的",英国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非传染性流行病研究小组的Liam Smeeth说。

Smeeth最近刚完成一项从800名加纳政府公务员中寻找高血压患者的研究(高血压被认为是中风和心脏病发作的一种前兆),并从中发现了惊人的趋势。在西部非洲农村人们平均有10%的可能性得心脏病,与此数据相比,Smeeth发现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政府公务员有更高的罹患心脏病的可能性。

目前,全球大约有1.77亿糖尿病患者,大多数为二型糖尿病,其中有三分之二的患者居住在发展中国家。眼下,有超过半数的新癌症病例发生在居住于发展中国家的人群中。随着这一趋势的不断发展,到2020年,由慢性病引起的死亡将达到所有死亡病例的70%,由传染性疾病引起死亡的病例比例则下降,人们会活得更久。"心血管疾病和癌症是老年人的主要疾病,"Smeeth指出。

更长的寿命,双份的麻烦

发展中国家中慢性疾病比例的增加归结起来有以下一些原因,不外乎因为财富增加而导致的生活方式改变:更多的抽烟和饮酒,缺乏体育运动,摄入更多脂肪、盐分和精糖。

Smeeth研究政府公务员因为他们在加纳相对来说更富裕,在这个国家发展的初级阶段就过上了"西式生活"。对于那些将要采用这类生活方式的人来说,他们就好比"前哨群体",Smeeth说。

由传染性疾病引起的死亡减少也是他们或有更多慢性病的原因之一,Smeeth补充说。

 "在发展中国家65岁以上人群的比例现在还非常少,大约只占人口的3%-4%,不过到2030年这一比例预计将会达到10%左右,"英国牛津大学的癌症流行病专家Max Parkin说。"这将对癌症和甚至其他非传染性疾病病例的数量产生重大影响,因为这类疾病在老年人身上很常见。"

正如Bobby John医生所指出的那样,慢性疾病数量的增加为发展中国家制造了一个困局,Bobby John医生是印度浦那一个非官方组织"国际健康主张"的主席。

 "印度是个典型的例子,在印度既有显著增加的糖尿病、心脏病和烟草相关疾病,又仍然能找到传染性疾病的大量存在。我们正遇到双重的麻烦,这是如印度一样的国家需要努力解决的问题。

慢性疾病治疗的方法也不同,着重于持续的看护、监测和长期追踪。新兴经济体的健康体系对此缺乏管理经验和能力,John说。

 "传染性疾病控制已经基本实现疫苗防治。你使某人免疫就帮助他避免了该项疾病。"

一种新方法

当然,疫苗长久以来都被认为是对抗传染性疾病的主要武器。不过最近一种为非传染性疾病设计的新型疫苗时常被提及。这种治疗疫苗还是利用免疫系统来进攻疾病,不过正如它名字所暗示的,它们是被设计用于治疗而不仅仅是预防疾病。

这个主意其实并不像听起来那么怪异。在1999年,位于美国的医学研究院将例如一型糖尿病和黑色素瘤等慢性疾病列入有希望用疫苗解决的疾病的候选名单,这意味着为了大众健康迫切需要发展该类疫苗。

生物技术公司心领神会,从那以后,许多以癌症、心血管疾病和高血压为目标的疫苗被研究,并进入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

瑞士医药集团塞托斯生物技术公司和英国Protherics公司两家都在对高血压疫苗进行二期临床试验。这种疫苗被设计用于促进免疫系统制造血管紧缩素的抗体,血管紧缩素能够收缩血管增加血压。

"如果你能够避免吃药,你就避免了目前高血压给药的顺应性问题,"Protherics公司执行长Andrew Heath说。他说,这种疫苗需要每一到二年注射一次,"这点非常重要,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如果你需要每个月都注射一回,那根本就不具有可操作性。"

一种针对动脉粥样硬化的疫苗进入了临床一期试验,这种疾病是动脉血管壁上胆固醇脂肪斑堆积导致的,可能会引起心脏病或中风。这款疫苗是瑞典公司Bioinvent和美国公司基因泰克合力研制的,它由人抗体BI-204组成,在注射入人体后能够将形成脂肪斑的一种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LDL)识别为异质并攻击它。

这种心脏病疫苗还在研发的初级阶段。不过已经有两个疫苗被研制用于治疗引起癌症的病毒,治疗肝癌的乙型肝炎疫苗以及治疗人类乳头状瘤病毒的疫苗,牛津大学的Max Parkin说。

 "乙型肝炎疫苗已经存在20多年了,"他说。"理论上来说,如果所有新生儿都接受乙型肝炎免疫接种,就能避免世界上大部分肝癌的发生。"

生物技术公司希望在对非传染性原因导致的癌症使用疫苗进行治疗这一方面也能取得类似的成功。默克制药公司目前正对一种用于非小细胞肺癌(最常见的肺癌种类)治疗的疫苗进行第三期临床试验,试验计划于2010年结束。该疫苗被设计用于诱发癌细胞表面的MUC1分子产生一种免疫反应。1300名参与此项试验的患者遍布全球,其中包括巴西、中国、印度和墨西哥这些发展中国家。这一大范围的受试者征集反映肺癌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英国研究公司Onyvax在80名患者身上进行前列腺癌疫苗的二期临床试验。"我们的目标是使患者的症状缓解,把病情从可能威胁生命的病况转变成慢性的病况,"Onyvax公司的执行长Anthony Walker说。

这种疫苗由完整的、灭活的前列腺癌细胞组成,被注射入人体以后,它会对前列腺癌细胞产生一种免疫反应,有希望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Walker说这个产品要投入市场至少还要许多年,不过他期望这个市场包括发展中国家。

"癌症疫苗和其他任何癌症治疗手段之间并无差别。如果先进的癌症治疗方法正在发展中国家使用,疫苗也会是一样,"他说。

价格问题

当然一个长久以来存在的问题是,发展中国家的慢性疾病患者是否能够获得这些治疗呢?在很多地方,特别是低收入国家,问题的答案是不能。

 "钱都花在传染性疾病上。非传染性疾病上的花费却分文没有,"Bobby John说。

 "在印度,健康部抱怨由于吸烟引起的病态和死亡,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政策。我们知道成为世界上有最多糖尿病患者的国家之一将阻碍我们发展的脚步,但我们有相应的对策吗?没有—因为我们还在与传染性疾病作斗争。

John说问题的一部分原因是慢性疾病不会像传染性疾病那样引起强烈关注和重视。"即使是现在,当你看见糖尿病或高血压患者,你的判断会是'你是因为饮食不当而导致'或者'你是因为生活方式不健康而导致'。对非传染性疾病,大众的健康观念就是如此。"

在发展中国家推广介绍治疗宫颈癌疫苗时所遇到的难题揭示出其中一些困难。"每个人都尝试指出如果使用这种疫苗将会有多好。但费用成了一大问题,到目前为止它还是非常昂贵,"Max Parkin说。

难以承受的花费意味着无论是乙型肝炎还是乳头状瘤病毒疫苗,都不可能在发展中国家广泛使用。

不过,Smeeth说历史告诉我们费用问题总是能被解决的。"以治疗艾滋病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为例。以前的问题是贫穷国家没办法负担得起药费。而成功的经验是给制药公司压力,从而将这些药以一种能承受得起的方式提供给那些需要的人们。"

疗效是首要问题

尽管为慢性疾病提供一发"神奇子弹"的承诺非常诱人,John强调说任何新技术的推广应用都必须与国家卫生系统的发展相配合。类似印度这样的卫生系统必须转变以习惯于管理长期疾病并关注全新的(慢性病)患者群体,他说。

 "早期免疫将会被整合到婴儿免疫计划中。但如果这项免疫长大后才进行,我们目前还没有能吸引人们参加的国家卫生方案。"

John相信,印度制药工业将会在向发展中国家投放可负担的技术,例如疫苗这一事件中发挥巨大作用,不过这需要它们迎接创新而不仅仅局限于生产仿制药物。

 "如果你正热议高昂的卫生保健费用,问题的解决之道正在此处,市场也就在这里,从而证明了那些投入的必要性,"他说。

不过他也表示,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应该保持耐心,治疗性疫苗还只是未来的希望。

 "艾滋病就是一个经典例子,很久前已经证明了对疫苗的需求,但与此同时该做的工作没有完成,或者被推迟了,因为此前的承诺是'它正在到来!'......而人们却没有意识到需要均衡风险。结果是艾滋病迟迟没有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