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慢性病:事实和数字

Priya Shetty审视了发展中国家的慢性病分析了关于这个本世纪的最大健康威胁的真相和误解。

发展中国家正在面临一个新的致命卫生威胁:慢性病。诸如癌症、糖尿病和心脏病等疾病正在迅速取代传染病成为全世界穷人最大的杀手。

这些数字令人沮丧:死于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人们80%生活在发展中国家。2002年,全世界死于癌症的人数(760万)比死于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的人数之和(560万)还多。

在未来的数年中,这个情况还将恶化。癌症的发病在1990年和2000年间上升了19%,大部分出现在发展中国家。在1990年到2020年间,由于缺血性心脏病死亡的人数预计将上升120%(女性)和137%(男性)。在2000年和2030年间,患糖尿病的人数将从1.71亿上升到3.66亿,其中2.98亿生活在穷国。

(来源:《国际流行病学杂志》34, 961-966 (2005))

Sour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34, 961-966 (2005)

附注:到2020年,围产期病症和疟疾将滑出前十名,而如今几种癌症进入了前十名。

糖尿病发病数量(百万)

(来源:根据《国际卫生公平杂志》4, 2 2005绘制)

所有这些威胁都会大幅度影响经济生产力,显著地消耗各国的经济。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在未来的10年中,由于糖尿病、心脏病和中风,中国的国民收入将损失高达5580亿美元,印度损失2370亿美元。这些国家将无法承受不应对慢性病的后果。

发展中国家由于慢性病造成的经济损失

(来源:根据《柳叶刀》370, 1929-38 (2007)绘制)

疾病间的联系

一些传染病是共存的,例如感染了艾滋病的人们也面临更高的结核病风险,因为他们的免疫力降低了。与此类似,不论是生物意义上的还是社会意义上,慢性病可能与健康不良的其它表现相联系。

例如,患有抑郁症的母亲比没有抑郁症的母亲正确地照顾她们婴儿的可能性更小,这可能导致儿童健康问题,例如营养不良和错过疫苗接种。

二型糖尿病(非胰岛素依赖型或成人发作型糖尿病)与肥胖症有密切的联系。大约90%的病例可以归结于超重。肥胖症又与心血管疾病有联系。肥胖的人们出现高血压的可能性是健康人的5倍。

孪生问题

这些趋势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卫生系统造成了一个特殊的危险。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比传染病造成死亡的比例更高。然而,传染病对于全世界穷人的健康仍然造成相当大的威胁。例如,在印度每年有250万人死于诸如腹泻、疟疾和肺炎等传染病。

因此,发展中国家的卫生系统——其中许多面临资源不足和负担过重——如今必须应对这种孪生的负担。但是尽管全世界的援助体系每年提供数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应对穷国的传染病,在慢性病上的支出却相对较少。

与疟疾或艾滋病的情况不同,目前没有大型的捐助项目应对慢性病。2002年针对卫生领域的官方海外开发援助金额是29亿美元,其中0.1%分配给了慢性病(真实的数字可能稍高,因为大约30%的资助进入了基本卫生服务系统,后者也应对慢性病)。

我们拥有的关于慢性病发病率的许多数据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它正在设法建立一幅关于这类疾病如何影响世界不同地区的清晰图景。了解疾病的趋势如何变化是很重要的,但是同样重要的是理解为什么它们正在变化。

因和果

许多人仍然认为像糖尿病、肥胖症和心脏病这样的疾病只影响那些工业化国家,也就是那些更富有的国家,在那里诸如食用更富含脂肪的食物、运动更少、以及吸烟与饮酒等风险因素更加普遍。但是许多发展中国家自身的经济也正在改善。

在2000年到2005年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增长率接近10%,印度的数字是7%,而其他中低收入国家的平均增长率是5%。(在高收入国家,这个期间的GDP增长率只有2%。)尽管巴西、印度和中国是经济增长最显著的三个国家,全世界许多其它国家也正在变得更加富有。

在2002年,血压上升(这是心脏病的一个重要的风险因素)对美国15.8%的死亡负有部分责任。但中国的数字是14.3%,巴西的数字是12.7%,与美国的数字相差不远。

美国被认为面临最大的肥胖症问题,事实上,在2002年,11.5%的死亡是由于体重指数升高。然而,在墨西哥这个比例是14.4%,相当于639400年的减寿年数。

世界卫生组织建立了一个可在网上检索的关于190个国家的风险因素的数据库(infobase),其重点放在诸如吸烟、肥胖和血压等主要因素上。

2002年的肥胖症流行程度

(来源: Infobase/WHO)

但是富裕和风险因素并非慢性病不断增长的仅有原因。全世界解决传染病问题的举措是有效的,但是也有不利的另一面——人们的寿命更长。在2005年,发展中国家65岁及以上人群的比例是5.5%。这个数字到2030年将达到9.8%,到2050年将达到15%(见下图)。

人口老龄化速度

(来源:美国人口咨询局 2006)

简而言之,人们的寿命增长到了不断增加的风险因素导致慢性病的程度。

具有成本效益的手段

任何卫生保健项目必须和许多其它优先资助事项进行竞争,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成本效益常常决定了一个项目是否可以进行下去。

有几种降低慢性病风险的低成本方法。在发展中国家,降低人们15%的食盐摄入和实施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关键方针(诸如提高烟草税)可能只需要付出每人每年0.14美元的成本。

利用联合使用降胆固醇药物、阿司匹林和两种降血压药物的方案从而应对心血管疾病,在低收入国家每人每年的成本是0.43­—0.90美元,在中等收入国家的成本是每人每年0.54–2.93美元。这可能在未来的10年中挽救1790万人的生命。

下一步是研究如何扩展这些措施,并提高发展中国家公众对这些问题的认识,从而让人们愿意参与这样的策略。

文字框:关于慢性病的五个最大的误解

误解1:我们必须先应对艾滋病/结核病/疟疾
慢性病正在开始和传染病一起增长,而许多人正在同时因为这两类疾病而死亡。因此卫生保健系统需要同时应对这两类疾病,特别是由于传染病可能成为慢性的。

误解2:经济增长将会自动地改善所有卫生状况
发展可以促进卫生,但是经济增长也可以刺激“生活方式”造成的疾病的增长,诸如糖尿病。

误解3:选择不良的生活方式导致了慢性病,因此这是个体的责任
社会和文化环境影响着个体的个人选择。因此,政府、产业和其他方面也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

误解4:慢性病是富人和老人的疾病
社会经济地位较低会增加接触风险因素并减少对高质量的医疗服务的获取。发展中国家面临高风险的个体比发达国家相应个体的年龄低得多。

误解5:治疗慢性病对于穷国太昂贵
研究表明,诸如减少食盐摄入等策略每人每年只需要数美分的成本。

根据牛津卫生联盟的《关于慢性病的神话》改写,一些信息亦来自2007年12月的《柳叶刀》慢性病增刊。

References

Abdesslam, B.& Boutayeb, S. The burden of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quity in Health (2005).

Anderson, G. F. & Chu, E. Expanding priorities: confronting chronic disease in countries with low incom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56, 209–211 (2007).

Asaria, P., Chisholm, D., Mathers C., Ezzati M., Beaglehole R. Chronic disease prevention: health effects and financial costs of strategies to reduce salt intake and control tobacco use. The Lancet 370, 2044–53 (2007).

Bustelo, P. The economic rise of China and India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Spain. Real Instituto Eleano (2007).

Daar, A., Singer, P. A., Persad, D. L., et al. Grand challenges in chronic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Nature 450, 494–496 (2007).

Lingwood, R. J., Boyle, P., Milburn, A., Ngoma, T., Arbuthnott, J., McCaffrey, R., Kerr, S. H. & Kerr, D. J. The challenge of cancer control in Africa. Nature Reviews Cancer 8, 398–403 (2008).

Lim, S. L., Gaziano, T. A., Gakidou, E., Reddy, K. S., Farzadfar, F., Lozano, R. & Rodgers, A. Prevention of chronic disease in high-risk individuals in low-income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health effects and costs. The Lancet 370, 2054–62 (2007).

Miranda, J. J. & Patel, V. Achieving the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does mental health play a role. PLoS Medicine 2, 0962–0965 (2005).

Parvez, H., Kawar, B. & El Nahas, M. Obesity and diabetes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a growing challeng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56, 213–215 (2007).

Population Division of the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of the United Nations Secretariat.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06 revision and World Urbanization Prospects: the 2005 revision.

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 Graphics Bank.

Yach, D., Hawkes C., Gould, C. L. & Hofman, K. J. The global burden of chronic diseases: overcoming impediments to prevention and contro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291, 2616–22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