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访谈:第三世界科学院长寄望南南协作

第三世界科学院院长Jacob Palis探讨了有关领导能力、共同承担南南科研合作的责任并一起分享美好未来。

巴西数学家Jacob Palis耗费了他大半职业生涯来试图说服南方国家合作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Palis是十个国家的科学院的外籍院士,同时还是第三世界科学院的院长。作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长,他把他在南南合作上的想法通过一些科学院之间的合作项目付诸实现。

Palis对Carla Almeida谈论了南南合作、以及成功合作的基本要素和所面临的挑战。

您会如何描绘当前对于南南科研合作的国际支持?

比以前来说,现在的支持更多了些,期望和成果比10年前要更加具体。

特别重要的是,更多的发展中国家中那些较为发达的国家已决定分担责任,支持所有参与合作的国家的科技可持续发展。

例如,在巴西,“南南”合作现在已成为政府政策的一部分。中国与印度也有实施。墨西哥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局面正在改观。现在[支持发展中国家科研的]责任更好地在“南北之间”进行了分配。

我认为这是很有标志性意义的,对其他国家来说也是一个激励。这就是说“如果他们成功了,我们也能成功。”当你仅仅把自己与那些更发达的国家相比,就很难有这种感觉了。

在这种框架中您将把第三世界科学院的努力落实在哪里?
第三世界科学院通过一些项目来支持南部的科研。

其中之一是在巴西、中国、印度和墨西哥为来自那些最不发展中国家的科研人员提供硕士研究生培养机会。每年会有200——250名左右的奖学金机会。

与在其他情况下相比,南南合作中某些情况会有更多的意义吗?

在各种类型的成功合作背后,总是有科学的领导存在。比如,像智利这样的国家,在生物技术方面相当擅长。因此,在该区域中巴西与智利之间就很容易取得沟通交流。

另一方面,还要继续加快新的合作脚步。来自较先进的发展中国家的优秀科研人员应该去最不发达国家授课并提供其它类型的培训。

如果这些项目中有一批科研人员进入同一个科研机构,这是最好不过了,这是因为这能创造一种不可思议的智力刺激环境。创造刺激环境是可持续科学的关键所在。

对于成功的合作来说,什么是重要的?

研究机构要打开他们的大门,就必须要有慷慨的态度,在合作初期还要有相当的耐心。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如果有一个好的开端——热情有礼的态度——这就是合作顺利的标志。另一方面,如果科研人员到了那里却感受不到融入其中,那么合作就不可能进行顺利。

克服第一个障碍是很重要的:文化、气候以及语言的差异。只要克服了这些,评价这些科研人员在合作中的成就也就很重要了。

最后,质量要求也是很必不可少的。一国不能假装培训符合条件的年轻研究人员,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发展中国家科学发展中的一个问题就是人才流失,合作会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吗?

这很难解决。首先,我们需要形式上让科研人员在合作结束后回到本国的义务。

然而现在还没有解决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当地的条件——科研人员面临着很大的困难在回国获取一份体面工作和良好的科研设施。

应该有一种让科研人员能够从合作项目中带回他们设备的机制,通过这种机制让他们可以继续研究。第三世界科学院正打算在这一方向做一些努力。

在资助南南合作初始,是什么样的好项目使得该合作能持续并发展壮大,可持续的关键点是什么?

阿根廷与巴西的合作已良好运行了快30年。我们[巴西]提供的多,反之也亦然,这是相互平衡的。

合作国家之间的认同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阿根廷与巴西]在足球上挣来争去,然而事实上这两个国家都认可合作的重要性。

可持续发展与利用合作研究产生优秀成果关系紧密。这就[在科研人员之间]结成了纽带并会使之持续下去。

发展中国家怎样能最有效的利用南南科研合作?

如果政府看不到科学技术的价值,科研合作的作用就会很有限。在得到更多实惠的发展中国家,对于这种价值的认识是与时俱进的,然而需要把这种认识也传递给其他发展中国家。

参与合作的所有国家的科学研究达到一个满意的基本水平就是个很大的挑战。在达到这一水平之前,我们不应该有任何满足。

您觉得未来十年对于“南南科研合作”将如何把握?

今天,8+5国组织——其中包括巴西、中国、印度、墨西哥和南非——不但放开讨论,而且还积极寻求促使所有国家能参与到重要讨论中来。8+5国组织咨询他们的科学院对最不发达国家的气候变化、森林采伐、以及可持续发展等相关主题发表看法。

在我看来,南南合作每天都在变得强大。我认为科学技术会成为全球外交的一种有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