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将全球从卫生运动中引领出来

根除脊髓灰质炎的最后阶段建议建立卫生运动的一种新模式,以更好地响应全球变化和本地环境。

对于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运动(GPEI)来说,这几个月特别的繁忙。巴基斯坦发生的对疫苗接种人员致命袭击时间让全球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到这个运动上,而随后比尔•盖茨在公众面前亮相并表示消灭脊髓灰质炎的个人承诺。 [1] GPEI已经用所谓的“最后阶段”的战略加以回应。

某些方面,在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些了。根除脊髓灰质炎团队层承诺2000年前消灭脊髓灰质炎,后来又改成了2005年。过去的成功是令人鼓舞的——人类已经消灭了天花、以及最近的牛瘟(一种对牛有致命影响的病毒)。但在GPEI运作的环境表明,我们从过去的成功中学到的东西毕竟有限。

天花模式

天花模式是常常被根除脊髓灰质炎运动引用为学习的模式。事实上,两个运动间的相似性是惊人的。

快速阅读

  • 比尔•盖茨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呼吁成为“最后阶段”战役的宣告
  • 根除天花作为一种模式常常被引用,但仍存在差异
  • 特别是需要考虑本地的疫苗交付


两者的努力都遇到了接种疫苗的持久性以及当地的不信任。举个例子,在印度,抵制和其他形式的阻力已经横跨了两个世纪。

两者也都陷入了当时的地缘政治。天花运动与冷战的战略牵连在一起,当时美国和苏联是疫苗的主要提供者,而911事件后,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不得不与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政治上的阻力协商。

最后,运动的最后阶段被公认为在几个地区存在挑战——在天花的例子中是不稳定的、遭受干旱的非洲之角,而对脊髓灰质炎来说是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这些地区病毒还在肆虐

但我们不应该夸大这两个运动之间的相似性。世界卫生组织一份1988年记录了根除天花的报告揭示了两个运动之间显著的差异。 [3]

报告为未来的根除运动提供了经验教训,指出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努力将取决于西方疫苗接种的成功(其在1988年处于起步阶段)。

但现在看来,复制曾在欧洲和北美起作用的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太幼稚了。GPEI已经吸取了这个教训,不管怎样,在其最后阶段的战略中显示,全国免疫日后的科学和战略就是从不同国家的经验演进出来的。

这种从在全球复制西方的卫生运动的转变看起来将继续下去。

不断发展的科学

世卫组织的报告承认,天花和脊髓灰质炎在免疫学和疫苗的有效性方面有着显著的差异。脊髓灰质炎的监测也比较复杂,因为感染了病毒的人并不是总能表现出症状。

而在发达国家行得通的疫苗接种工作指引需要针对新情况加以修正。例如,到2006年,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着已经停止了给儿童接种两次每次两滴,因为他们不能完全肯定拥挤的、没消毒的贫民窟到底需要多少滴以及什么样的频率。

这些知识上的差距以及科学不断变化的性质让交付变得复杂,尤其是因为与不积极的社区建立信任变得困难,而疫苗的协议是不断变化的。

毫无疑问,科学知识方面的差距会对挫败任何全球性的健康威胁的努力造成影响。另外,假设基于过去的模式如何控制疾病并没有为我们服务好——威胁正在不断变化,而我们掌握的工具也在变化。干细胞研究及基因疗法方面的进展表明了定制疫苗的新纪元。

复杂的网络

关于天花的报告指出,世界卫生组织是唯一具备合法性、覆盖范围和专业知识来协调一场根除运动的机构。那时候很多的努力都是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政府之间双边的。现在已经不再是那样一回事了:脊髓灰质炎运动通过由各个组织、公共运动者和民间社会组成的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来交付。

例如,澳大利亚科学家Frank Fenner被公认为根除天花的英雄,而脊髓灰质炎没有这样清晰的领军人物。这能是比尔•盖茨或者像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Ellyn Ogden的常胜将军么?

我们现在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开展工作,而影响力、支持或反对可能来自更多的地方。全球运动可以不再依赖于集中的权力结构。举个例子,类似巴基斯坦等国家把公共卫生管理交给行政区级别来管理。

正是这种复杂的议程和声音导致了尼日利亚的因涉嫌煽动谋杀的疫苗接种者而逮捕记者的事件。疫苗接种者需要思考如何与社区展开对话以激发接种的需求,而不是仅仅依赖立法和关注保障疫苗的冷链。

困难的交付

搞清楚的基础科学以及如何应用它只是根除挑战中的一部分。交货是最后的障碍,而成功的交付依赖于当地的执政能力建设——呈现出全球运动的窘境。

一方面,全球运动渴望融入当地的卫生机构,国家所有制的缺乏是一种妨碍。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的卫生系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围绕提供平等的医疗保健获取,以及对治疗的依赖而不是预防。提供一个全球性的运动还存在一定的效率的问题。

解决这一困境是有可能的——但很明显未来将需要与当地卫生机构具备比我们看到的更老练的的管理。贯串消灭脊髓灰质炎战略的一个词就是“微观规划”。

从已经用于脊髓灰质炎的几百亿美元中获得回报的唯一办法是,通过在未来五年内关注最偏远的社区的最边缘化的家庭来实现。而这就是真正地关注地方一级的系统。

Nick Ishmael Perkins
科学与发展网络主任
@nick_ishmael

 

References

[1] 2013 Annual Letter from Bill Gates (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2013)
[2] Polio Eradication and Endgame Strategic Plan (The Global Polio Eradication Initiative, 2013)
[3] Smallpox and its Eradication (WHO, 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