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新闻稿可能是诱人的,但它们忽略了更广阔的图画

依赖新闻稿中提供的新闻意味着更复杂的——但关键——的故事仍不为人所知。

当我坐下来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收件箱里有超过100篇新闻稿,来自科学期刊、大学、研究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等——它们中大部分总部设在发达国家。

所有新闻稿在争取编辑的关注,寻求被更广泛地报道以提高其组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快速阅读

  • 新闻稿能为繁忙的科学编辑和记者提供容易的新闻选题
  • 但依赖它们意味着不为人知的声音和更复杂的故事将被忽略
  • 在可能的情况下,原创的深入报道应当成为记者的工作的核心


尽管这是科学记者和编辑面对的现实已经一段时间了,针对新闻稿是否是有益的争论最近再次引人们的注意,而且将在未来几个月内继续下去。

即将在芬兰举行的2013年世界科学记者大会计划有几个议题来讨论这一问题。另外,英国国际发展部最近宣布启动一个项目来支持决策者和媒体评估研究成果的能力。

新闻稿因其是用媒体的角度来写的所以方便:如果一个记者想基于新闻稿发表新闻,通常只要重新组织一下即可。

此外,许多新闻稿包含的新闻故事都是发布受限制的,在它们登上头条前编辑只有几天甚至几小时时间——很宝贵的提交时间。

总之,新闻稿让我们的生活更轻松。但这可能也成为导致其灭亡——这是科学记者间的一个重要症结。

简单的选择

批评者认为,因为新闻稿“等待发布”的特质,许多科学记者都懒得去寻找表面之下的原始的故事了。或者因为他们太忙于重写新闻稿,而忽略了重要的调查工作。

这样的报道可能会探索故事的不当行为;影响政策的事项;不能研究问题对弱势群体的重要性;研究不能被出版——举个例子,前景良好的药物结果是失败的;还有科学家之间的分歧。这些问题很少在新闻稿中体现。

每一天,科学编辑和记者们要判断什么样的新闻稿消息能覆盖他们的故事;而那些不能,给了他们错误的选择判断。事实上,他们的选择是受到决定发表什么样的新闻稿的组织来约束和指导的。

正如科学与发展网络的前任新闻编辑Aisling Irwin在一篇为英国科学作家协会(ABSW)写的文章中提到:“在我们这种新闻稿充斥的生活中,我们坐在镀金的笼子里等待着喂食,而我们真正的工作应该是去挖虫子。”

“这些虫子:那些不用为传播者付费推广的故事;没人愿意公开的故事;那些没有发出声音的人的故事。”[1]

但要得到这些故事,发展中世界的科学家们“需要被找到、确认并被采访,某些时候需要违背他们的意愿,” Irwin表示。可能涉及到从科学家们的领域还有会议上拜访他们,揭开不为人知的故事。

“信息过量”

上月,英国科学作家协会的主席和伦敦城市大学科学新闻报道MA主任Connie St Louis掀起了一场辩论。[2]

她讨论了“新闻稿雪崩”引发的“信息过量”,她还认为记者是太忙于“去芜存菁”,这样科学相关的出版物增长的时候,独立的科学新闻正在降低。

St Louis表示,许多科学报道都是新闻稿伪装成的报道。而且这种报答的大部分是由研究人员的研究结果转换为简单的语言,并哗众取宠而不揭露潜在的含糊、焦虑和政治问题。

调查当地的故事并发现主流科学领域没有被表达的声音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而所谓的主流科学仍是很大程度上源于西方国家的机构。

这就是致力于重要的科学新闻的独立的媒体机构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的地方。他们超越那些大企业和机构参与者想讲述的故事之上,他们挖掘更深层次的富含观点和本地声音的故事,比如那些来自发展中国家的。

发达世界的偏见

当记者们从西方大的科学机构中获得的信息多于所需时,这种潜在的新闻是通常在发展中国家往往很难得到的——或无法存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英国全国委员会去年发表的一份报告确认了非洲对科学新闻服务的需求,其中一个内容将挖掘并促进对本地和全球媒体重要的非洲研究。

人们可以很容易地设想一份新闻稿服务标记为一个大区域科技期刊数据库,正如“非洲期刊在线”, 它能将媒体的注意集中在发展中世界正在完成的科学。

但我们为发展中国家把更多本地相关性和生产的科学展现出来的努力中,我们必须不只做最简单的故事。

新闻稿不应该代替深度报道和挑战已被接受的科学的地位现状的努力,同时它们不应该导致记者忽略难以解决的问题。

在它们寻求覆盖发展中世界的更多的本地生产的科学、科学记者的过程中——它们似乎是一枝独秀的——应当避免新闻稿已经呈现给发达国家同僚的陷阱。

正如Irwin写道:“被填鸭式灌输已经改变了我们。我们已经变得懒惰。挖出虫子看起来是太艰苦的工作了。”

编辑和记者们应当停止急于与其他人报道同样的故事,而应当开始花费更多时间在开发原创的故事想法,包括哪些各个利益集团不愿意讲出来的内容。新闻稿应当是我们更丰盛的真正带给我们健康的大餐之间的甜点,而不是我们的面包和奶油。

Mićo Tatalović
科学与发展网络新闻编辑

 

References

[1] Irwin, A. Do science journalists now rely too much on press releases to do their jobs? (Association of British Science Writers, 4 May 2009)

[2] St Louis, C. Don't let the PR industry annex science journalism (Research Fortnight, 16 January 2013)         

[3] Clayton, J. and Jouber, M. The Need for an African Science News Service (UK National Commission for UNESCO, Ma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