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监控新发展目标的计划也并不算太早了

下一系列的发展目标应当以衡量进展和成果的计划为基础——并促进数据基础设施。


后千年发展目标(MDGs)议程的倒计时是辩论2015年后发展组织和世界各国如何展开合作来改善福祉、可持续发展和社会正义的时候。

展望关于优先事项的建议和较量,想象一下一个新的适当的发展框架和快速进步的二十年:我们能回答多少关于对于什么起作用了什么没起作用的问题呢?

快速阅读

  • 数据的缺乏让评估“千年发展目标”变得困难
  • 关于2015年之后目标的争论应当也研究如何衡量进展情况
  • 发展中国家需要搜集和分析必要数据的支持



当我们反思在过去十年间取得的进步时,监测和评价(M&E)的价值是明确:事后看来,回答有关千年发展目标作用远非直接的问题。

下一系列的目标所面临的挑战一定会更大,按照目前的设想,相对千年发展目标的人类发展重点,这些目标将利用更广泛的一系列发展目标。

尽管科学家和政治领导人们在找到那些需要首先被实现的方面是正确的,考虑进展如何被衡量也并不算太早了。科学的方法可以用来当做利益相关者把新的目标打造为良好的开端的指导和建议。

关于目标的讨论

最近几周,有关未来全球发展进程的讨论愈来愈受到瞩目,为首的是关于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联合国高级别小组,以及运行一个单独的进程来发展去年六月在 Rio+20峰会上启动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

一个不断发展的提出目标列表包括了许多问题——从气候变化到建设和平的教育——这是世界各国政府和组织所倡导的。[1]

围绕衡量进展和成果的问题并没有被忽略:这个列表包括关于如何制定目标和指标的几个建议,它们中的许多是侧重不平等性及指标的。此外,“2015年后联合国发展议程”联合国系统工作小组的2012年的一份报告勾勒了发展这些解决不平等问题目标和指标的方法。 [2]

这份报告还强调了在分类数据的收集和分析以及开发方法方面的需求——使用新的技术和社交媒体——通过社区一级的监测来补充家庭调查。

但在现有方法的基础上,同时考虑到目标和指标,这对于在各国监控进展和成果的能力的根本上克服障碍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收集、分析和利用用来决策的数据的基础设施。

关注数据

“千年发展目标”的批评者认为,数据的缺乏,获取有效测量的困难,以及掩盖了国家及人口之间的不平等的全国平均水平的使用,让确定到底取得了多大的成绩变得困难——特别是世界上更为贫困的地区。“千年发展目标”顾问Jeffrey Sachs也认识到了这些问题。[3]

举个例子,据世界银行常务董事Caroline Anstey称,近一半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已经十年没有进行任何家庭调查了。[4]

而上个月,卫生专家在伦敦举行的“2010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的启动仪式上称,发展中世界的信息基础设施的缺乏意味着很少有人知道甚至譬如儿童死亡原因这种最基本的测量。

与卫生有关的“千年发展目标”案例显示,即使实证分析的有力的传统,评估成果仍然是困难的。公共卫生政策和干预措施往往把重点放在疾病的物理与生物方面的原因,尽管越来越多的环境和社会等方面因素被考虑进来,把卫生和更广阔的发展关注联系到一起仍面临考验。

这凸显了两个显示问题。第一个是,如果衡量进展是“千年发展目标”的一个短板,潜在的更广泛关注的“千年发展目标”中监测进展将成为更大的挑战。

第二点是,如果新的全球目标是解决贫困的深层次问题,并且包括福祉的环境和社会方面的度量,对它们进步的衡量将需要去获得包括治理等那些难以量化因素的数据。

确保可测量性

尽管更广阔的发展方针是正确的方向前进的一步,应当沿着一个能实践的M&E战略来实现,包括在需要的地方进行数据基础设施的投入。

英国议会国际发展委员会本周公布的一份报告呼吁,在维持“千年发展目标”的“简单性和可测性”的同时,在如何衡量进展领域加以发展。[5] 国际林业研究中心总干事Peter Holmgren还认为,保持目标简单、能承受得起。[6]

呼吁简单化可能不会得到那些主张更广泛的发展方式人的支持。但无论多复杂都是以用自己的方式融入过程中为结束,M&E应当作为目标设置的一个重要特征。

对证据的重视并不意味着技术官僚的方案。但它可以鼓励问责制,提供指导,并确保证据为基础的决策,在需要提出的大画面问题和它们如何、是否被回答的现实之间的鸿沟上架设桥梁。

科学的方法在这里能成为指导——在明确什么样的发展目标需要被衡量,以及紧接着如何测量进展和成果,做到这一点需要信息,而得出结论还需要分析。这个过程也应作出规定来跟踪发展成果,这些是很难用数据来捕获或者对应的数据不容易获得。

如果在下一代的发展目标来中解决这些问题的建议能够被不只针对他们的意义还关注解决它们的方法、工具以及资源等方面来进行讨论,那么这个任务可能会更容易些。

Anita Makri
科学与发展网络评论及特写栏目编辑

 

References

[1] Bergh, G. Tracking proposals on future development goals (Post2015.org, 2013).

[2] UN System Task Team on the Post-2015 UN Development Agenda Addressing inequalities: The heart of the post-2015 agenda and the future we want for all (UN System Task Team on the Post-2015 UN Development Agenda, 2012).

[5]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mmitte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mmittee — Eighth Report 
Post-2015 Development Goal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mmittee, 2013).

[6] Holmgren, P. Measuring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must be made simple and affordabl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Forestry Research,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