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向决策者展现科学的价值

科学与发展网络的一项调查揭示出了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政策与实践中的挑战,并强调了证据的不足。

几周之前,我在伦敦举行的Open Up!国际发展大会上与来自一个大型慈善机构的资助者交谈。我们承认慈善家应该承担更多的风险,诸如资助以意外的方式提供发展成果的创造性的项目,因为与政府援助机构不同,它们不对一个国家的纳税人负责。

但是这位同事说,一个私人资助者真正希望的是一个平衡的组合:某些项目可以稍微有点风险,但是不应该所有的都有风险。而且他说即便非传统的项目也需要提供关于它们的潜在价值的令人信服的证据。

这个交流不过是证明了在做出战略决定之前进行研究的价值——它帮助管理了风险。但是由科学与发展网络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清楚地发现了从研究到决策的步骤远远不是直接的:它们可能充满着关于究竟是什么让科研与政策和发展成果有关的误解。

科学-政策的分歧

这项研究也为关于未来5年科学与发展网络工作以及如何投资我们宝贵的资源的决定的战略评议提供了信息。我们与全世界3500多名科学家、科学资助者、科学的使用者以及科学记者交谈,从而探索把科学应用到促进减贫、平等和可持续的发展的政策和实践方面的挑战。

实现高效率涉及到理解如何更好地做事;实现效果就是了解首先应该做的事情。这项支撑了我们的战略评议的研究把重点放在后者:理解科学与全球发展之间的关系,而不是调整我们内部所做的事情。

在今天发布的这些发现带来的见解中,有几个见解对于科学与发展网络这样的关心用科学能力促进穷人生活的组织特别重要。

其中一个见解是,科学对于一大批问题的公共政策都有意义——无论何时,一个千年发展目标都不太可能不会从某种技术创新或科学见解中获益。

然后,很有趣的是,我们发现我们访谈的发展机构的70%以上说它们几乎不阅读科学或技术的进展。这是因为它们认为科学是科学家这个远离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同行的专业团体阅读的东西吗?

科学技术通常在全球许多政府都归为高等教育的内阁简报。这在规划促进更好的科学能力的背景下是有意义的,但是也可能解释了这种专业的隔离。

传播的分解

事实上,在最大型的国际发展会议上,科学方法的语言随处可见——人们谈论证据、试验和结果。但是你很难发现科学家本身在这类场合谈论研究或技术创新。

我们的发现提示了这种情况的原因。

我们在全世界的许多读者抱怨说,缺乏信息和讨论的来源。此外,科学界的阻力和审查是重大的全球问题:将近60%的被调查者感到科研界“不愿意分享详细信息或者根据科研结果提供结论和建议”。

特别是,媒体部门将近一半的被调查者对把科学家或学者作为信息源、或者对于从政府机构获取科学相关问题的信息没有积极的感觉。

在科学信息可能进入媒体的地方,记者和他们的读者并不总是对于这种信息处理的方式感到信任。良好的新闻学需要一组特定的技能,而且在我们的媒体被调查者中间,对培训的需求在某些地区高达70%。

不那么让人惊讶的是,超过一半的媒体被调查者抱怨说,他们很难找到说话方式能让普通读者听懂的科学家和技术专家。

发展的语言

这个传播的挑战不像它首先出现的那样直接。我们假定让读者能理解就是少用术语。但是关键在于使用了谁的术语。

为了做到有效果,我们需要确保关于科学技术的新闻明显与那些应该把它们应用到工作中的人们的担忧和语言产生共鸣。这不仅仅是关于理解定义了科学“下游”专业的成见,它还是关于认识到影响了任何政策圈的关键关系的价值。

我们的研究表明在政策和实践中应用科研见解的最大挑战是缺乏社会经济分析和对其意义的解释。此外,被调查者感到经济利益倾向于支配着大多数公共决策过程——而这并没有一般地反映在科学证据的传播上。

事实上,大多数被调查者认识到了决策是一个非正式的过程,被愿望和信仰体系驱动,而常常在决定做出之后才寻找证据。如果我们想改善决策的质量,就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而这就让科学与发展网络的角色变得清晰。我们将重新致力于向决策者展示科学的价值——不仅仅是把重点放在我们的知识培养皿上,还要通过考虑与它有关的发展问题。而且我们将会以最优秀的科学家的方式去尽力倾听这些问题,也就是带着创造性、好奇以及对建设一个更美好世界的承诺。

Nick Ishmael Perkins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

请在Twitter上关注Nick: @nick_ishmael

阅读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的2012全球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