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世界为科学外交准备好了么?

关注建设科研能力的进步科学外交是每个人的政治利益,但重大挑战依然存在。

等待美国国会众议院审议的两份议案可能显著影响美国参与和支持发展中国家科研的方式。在根本上,它们的目的是帮助科学合作支持美国的外交政策目标。

其中一份议案提出建立一个协调机构,通过国际科研合作推进美国的优先事项,同时其他机构把重点放在对全世界发展中国家和穆斯林占大多数的国家的科学支持上。

类似的议案将极大地改善美国在致力于发展方面的地位。全球发展中心说,美国在使用研究创新支持发展方面排在富裕国家的第10位。[1]

这些议案的有趣之处在于它们明确寻求把3个重大政策结合到一起,它们是:外交政策、全球发展和科研投资。

使用科学建设善意并且作为和平建设的道路的前景,这在许多方面都是高尚而明智的。例如,在解决不平等问题的后果以及增加全世界繁荣的机遇方面,科学可能缓和意识形态差异驱动的某些国际紧张关系。

然而,这就带来了关于政府应该向哪些类型的研究投资的问题,以及在此过程中暴露出来的对这种做法的可能过于自负的雄心

如果合作的目的是服务国家的外交政策,那么研究议程的选择将特别让人关注。哪些科研项目有可能在赢得人心方面取得最大的成功?问题的选择会导致某种可能破坏整个和平建设的行动的审查吗?

但是把太多的重点放在研究上可能会有误导性。

验证这个议程

这个问题和研究什么问题的关系不大,但是和如何建设研究能力的关系重大。为了积极影响诸如卫生和教育等领域的发展结果,最好是向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和科学过程投资。这部分是由于,如果研究资助界要培育科学家的世界公民身份,越来越重要的是把全球危机与地方优先事项协调起来。

此外,地理和政治背景的差异意味着地方科学家和机构的让科学适应地方环境的能力是关键——在为一个大陆选择正确的研究课题的时候更是如此。例如,诸如未来农业联合体(Future Agricultures Consortium)等大规模科研项目的工作更加强调了地方适当性而不是规模。

能力比内容更重要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它增加了与科学外交有关的善意的持续性。

人们越来越感到,科学两难境地的许多全球解决方案过于面向欧洲和北美,这反映在了2012年6月Rio+20会议之前南亚的一些科研网络的焦虑中

这部分是由于缺乏发展中国家机构领导的研究。以关于生物多样性或气候公平性的辩论为例。悲哀的是,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在国际认可的引文索引中未被充分代表。

这些国家并非缺乏人才,而是缺乏成功的结构和道路,这意味着有才华的发展中国家科学家常常走向欧洲和美国。解决这个问题将需要重大投资,更不要说对研究的具体问题的担忧。鼓舞人心的是,在这件事上,其中一个美国议案——《促进安全、竞争力和外交的全球科学项目法案》(H.R. 6303)——提出了建设一个网上开放获取图书馆,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科学家提供更大而更廉价的获取研究的方式。

政治回报

如果美国打算在建设科研与科学能力方面投资,发展中国家也可以向它们的社会展示对科学创新的真正的所有权,并且对全球知识库做出持续的真实贡献,这将符合所有人的政治利益——而不仅仅是美国的政治利益。

然而,简而言之,一个进步类型的科学外交面临着两大挑战。

科学是一个企图非常政治化的领域,许多国家的政府——既包括富国也包括穷国——紧紧地控制着他们的科学家。因此,美国向建设科研和科学能力大量投资的概念可能不会总是被当作纯粹的利他主义而受到欢迎,而且围绕着利用研究的国家利益可能带来国家和部门之间的表面的紧张关系。这个问题的一个典型例子包括药物专利或者可再生能源的开发。

其中一份美国议案的条款特别提到了增加竞争力,这提示国与国之间的国家商业利益与对善意的雄心并不容易协调。事实上,根据全球发展中心的数据,美国对发展的承诺经常被“把创新流限制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内”所破坏。这对于某些欧盟成员国也是一种常见做法。

百分之三

其结果是,我们进行这场讨论的时间可能比一些人想要的更多:一个追踪美国国会审议的网站GovTrack认为这些法案会通过的可能性小于3%,这是由于美国政治情况的动态。

这就带来了第二个挑战:一个全世界节俭和经济保守主义的时代并没有带给富国的决策者许多机遇去对科学外交进行重大投资。这个经济时机基本上不对。

我们应该小心谨慎地说这是一个时机尚未成熟的观念。在英国,有一个英国发展科学合作机构,这是一个寻求提升英国的科研理事会的多科学发展研究的影响力并且带来更多的有科学素养的政府部门的协调机构。它所关心的是科学,但是它的行动嵌入到了外交政治中。而且它刚刚获得了它的成员科研理事会对其最初5年运作的一个优秀的评议。

它可能不会带来世界和平和终结贫穷,但是它在各学科之间正在形成的一致意见为我们的共同未来带来了一个好的预兆。

Nick Ishmael Perkins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

References

[1] 2011 Commitment to Development Index (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