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全球优先事项、本地环境:一个治理的挑战

一项与亚太地区的科学政策利益相关者的咨询让联系科学治理的研究优先事项之间关系变得紧张。

科学与发展网络推出了一系列有关世界各国里科学传播过程中出现的教训的报告。

这不仅是我们中作为传播专家的那些人的所兴趣的。这一系列报告中的大部分是那些为研究支付和从事研究的人,以及那些使用它的群体所感兴趣的——往往我们看到的是,那些研究理解与围绕着科学治理的基本问题联系起来。

这些报告中的第一个就是与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四国的科技政策利益集团咨询的成果。 [1]

参与者反映了政治方向和专业利益的差异。比如非政府组织等民间社会团体能比公共部门更有代表性,但是各国参与者的样本是那些可能从事或使用研究的人的合理的代表。

这报告令人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当地环境反复呈现的方式,通过国与国之间的优先事项和观点的不同之处。同样引人注目的是,国际可持续发展议程中的关键概念是有争议的。一个团体甚至认为,在国家环境里“发展”一词对于我们在资助援助的国际机构中通常理解有着不同的含义。

全球优先事项先行

这并不是一个不熟悉的场景。最近我参加了一次审查资助“第三国家”研究的《欧盟第七框架项目》(FP7)会议,会议充斥着受援国中一些国家伙伴感到的是周围国家优先事项调动范围的缺乏。

对于具体的相关性,Ben Ponia写的作为关于海洋科学的专题聚焦的一部分的一篇文章,也指出对于可持续发展来说国家的和国际的优先事项之间的割裂,以及它对库克群岛的影响。

关于全球优先事项的争论的辩驳是,我们正在处理无国界的问题——而我们低估了我们共同的危险的后果的规模和性质。作为全球公民,研究和政策组织有义务来合作和交付——这样国家优先事项的主张看起来就无关紧要了。

但是忽视这些优先事项上的差异可能会破坏了超越国界解决方案的可行性。我们在其他领域的经验和研究中能吸取的东西,比如发展中的治理,不仅显示了这种讨论的重要性,也显示出它可以是有建设性的。

国家意志塑造前途

研究这样的逻辑是值得的,它表明一旦我们意识到问题是跨国性的,我们就推动“全球动员”。 现实情况是,人们对一个问题的角度决定了如何理解它。正如作者 Anaïs Nin说的,“我们看到东西不是因为他们是这样,而是因为我们这样。”

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英国发展研究学院的Anna Schmidt进行了一项研究即主流媒体如何报道拯救全球经济的努力,发现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媒体说明了是什么推动了危机。[2]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那些机构有能力和公信力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也有不同的想法。

在科学上,我们可以得出一些关于问题驱动力的真相,但这并不意味着就影响改变的最佳切入点或最佳机构人选达成了共识。举个例子,关于人为温室气体的影响达成的科学共识之后采用了气候正义的国际辩论。

能力的缺乏

还有一个限制,就是训练从事国际的优先事项工作的“当地”科学家——缺乏资源。

来自国际机构的资助覆盖了多个方案的花费,很多发展中国家仅仅是没有足够的研究人员,而且常常被迫使做出乏味的取舍。

牙买加研究人员最近告诉我,公共官员认为让他们的经济和社会系统可持续需要一个广泛且协调的项目来调动这个岛上几乎每个可用的研究资源。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里当前的资助环境下是不可能的。

Ben Ponia的文章讲述了讲类似的忧虑,关于库克群岛的专业的资源管理。贫困会削弱公共部门实践健全、民主决策的能力,正如关于优先事项的国家共识惯常地被推翻一样。

科学的治理与公民权

科学研究的全球治理能从在贫困环境改善民主实践的努力中学习经验,对于那些设计和运作过去40年里的国际发展的治理项目的人来说,这已经成为一个持续不断的关注。

民主支持计划的一个首要教训是,我们不是总简单地通过授予权利作为公民权的一部分获得公共货物,比如健康和教育。这还需要通过社区和机构一致的行动取得经验。

更重要的是,对话问题。曾在几个国家实践过的,在政府中确定优先次序和分配政府资源的协商和参与进程建议举办一个关于更和谐的合作的价值的讨论——甚至是决定优先事项的地方也是有争议的。

这意味着全球研究项目是要实现科学的全球公民权,就像提供关于气候变化或人畜共患病,是指超越授予资助研究人员的机会。

例如,在人畜共患疾病的情况下,以科学为基础的防止流感大流行战略需要融入当地的生计、文化以及地理之中(比如在禽流感的例子中,小规模家禽养殖场作为高风险的环境)。这三个因素中没有哪个能被轻易地被驳斥,因为它们能影响当地社区的发展成果。

很像公民和国家,科学界和其资助者需要了解围绕期望和价值观的对话,这样他们提供研究优先事项——和项目——是在科学上合理的并且是民主上怡人的。

Nick Ishmael Perkins
科学与发展网络主任

References

[1] Romo Ramos, Y. J. South East Asia and the Pacific Focus Group Report [2MB] (SciDev.Net, 2012)

[2] Schmidt, A. From crisis management to institutional reform [701kB]. In Focus Policy Briefing Issue 07, Institute of Development Studies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