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为了发展的开放获取:一场尚未取胜的战斗

开放获取的势头是不可阻挡的。现在全球科学界必须努力改变以确保较为更贫穷的地区不会落在后面。

对于开放获取(OA)的支持者而言,现在是令人兴奋的时候,他们说公共资助的研究的成果应该免费提供给所有人,而不仅仅是提供给那些能够负担得起发表这些成果的科学期刊的订阅费的人们。

今年早些时候,世界银行宣布它将采用适用于它的所有的科研成果和“知识产品”的开放获取政策,它们将进入一个中央仓库,可以通过互联网免费获取。

上个月,英国政府说未来它将要求它资助的英国大学的所有研究开放获取,让作者向出版者支付费用(由科研资金支付)从而让开放获取成为可能——这个立场已经被有影响力的威康信托基金会采纳。

欧洲委员会迅速效仿了这一举动,宣布将对所有欧洲委员会资助的研究应用同样的规则。

英国的国际发展部(DFID)近来也宣布它的所有研究也将免费公开。而诸如生物医学中心等出版商已经在非洲等发展中地区开创了开放获取杂志。

调和变化的步伐

这个趋势是不可阻挡的。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至少作为读者已经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在发展中国家,杂志的订阅费常常无法让人负担得起。

免费获取全世界最新的研究成果正在帮助他们变为全球科研界的更有效的成员——并且帮助全球研究找到地方应用。

但是,不论开放获取的概念多么具有吸引力,我们应该小心谨慎,在成果和影响方面不要期待太多太快。必须把乐观主义和对实际能实现的东西以及确保开放获取的热潮不会产生不想要的副作用所需的变革步伐的意识加以调和。

例如,重要的是,把重点只放在确保对开放获取的“作者付费”模式——常常被称作“金色OA”——的承诺上,不应该破坏建立许多开放获取界的人士认为的关键中间步骤的举措,也就是建立开放仓库(“绿色OA”路线)。

有免费访问的研究论文集合,建立它们是为了容纳来自特定机构的科研人员的所有出版物(包括最终在付费订阅的科学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手稿的定稿)。

发展中国家已经有将近1000个兴旺的开放获取仓库建立起来(欲了解详情,参见ROAR Eprints)。许多这样的仓库提供了在一个机构内部正在进行的研究和可能使用这种研究用于实践目的的地方社区之间的一个重要联系

保护地方需求

如果要让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收益,重要的是确保开放获取杂志要求的作者费用不会变成一种障碍。在一项研究资助中找到额外的1500英镑(2373美元)——这个数字被广泛地作为标准的作者费用的报价——对于一个发达国家的资助丰厚的科研人员可能不算多少。但是在科研资助已经很稀缺的发展中国家它就是很大一笔钱。

短期步骤——诸如出版商免除这笔费用,可能缓解这种差异。在更长的时期,解决方案必须在于让出版成本成为任何研究资助的关键组成部分(可以与购买物资和科学仪器相提并论)。但是我们距离这一目标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此外,尽管更有钱的杂志可能有能力免除这类费用,对于常常过着仅能糊口的日子、依靠订阅费(因此也就限制了访问)补偿基本的编辑出版费用的发展中国家科研杂志,这也许是不可行的。

在这样一种局面中——正如非洲杂志在线的Susan Murray在今年6月国际科学出版物获取网络主办的一次会议上所说,存在一种危险,即发展中国家的科研人员可能抛弃没有能力在免除作者费用的同时走向开放获取的地方杂志。

Murray认为,这会破坏这类杂志在促进建立在需求基础上的地方资助的研究以及由发展中国家而非发达国家的科学界决定的优先事项方面能够起到的关键作用。

前方的挑战

帮助强化地方科研能力一直是科学与发展网络自2001年建立以来的一个优先事项,当时我们承诺网站上的所有材料都可以免费获取。

这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规划长期商业方案的问题。批评我们的人问,补偿运营这样一个组织的巨大成本的大笔收入从何而来?

我们幸运地拥有资助者,特别是援助机构,有一种先见之明,即意识到在发展中国家不仅科学研究、而且还包括获取这些研究只能通过公共补贴而持续下去,至少目前是这样。

即便是《自然》和《科学》这样的付费订阅的杂志也同意把与发展中国家有关的科研论文免费提供给科学与发展网络的读者。

对于我们,这种开放获取运动代表的免费访问获取科学信息的类型是自下而上建设发展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美国国际开发署的署长Rajiv Shah近来把这种方法归类为“开源发展”)。

在我准备离开已经任职11年的主编职位的时候,我很高兴观察到我们的工作已经成为了一个走在正确方向的运动的一部分——潮流已经转变了,对开放获取科学的需求越来越被科研机构和它们的资助机构所接受。

然而,科学信息的自由流动仍然有许多障碍——从贪婪的出版商到限制性的知识产权法律以及冷漠的科研机构。

这些限制不仅影响了科学家,还影响了科学记者。对于记者,开放获取科学必须伴随着开放获取科学家。

让作为发展领域的关键角色的科学记者和科学传播者得到接纳以及促进自由获取科学信息的战斗还远未结束。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