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学科必须联系起来从而服务发展

对多学科研究与解决当地问题一个更大的承诺对于实现未来发展目标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上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宣布了一个委员会的成员,这个委员会担负着定义千年发展目标在2015年到期之后的全球发展议程的挑战。

这个委员会的首次会议定于今年9月举行,它将标志着与定义可能接替千年发展目标(MDGs)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目标、靶标和指标的过程同时进行但是各自独立的一个过程的开始。

建立一组新的发展目标的过程预计将以向明年9月第68届联合国大会提交的一份提案达到顶峰。[2]

这两个过程能够多好地加以协调,这仍然有待观察。但是在这两个案例中,目标和建议很可能被可持续发展的三个方面影响,这就是经济、社会和环境。

.把这三个方面转化成进展的有意义的指标必须既有坚实的证据基础,又把重点放在贫穷社区的需求上。它还需要科学家有效地在各个学科工作,让记者在他们的报道中反映出来这些。

没有哪个领域有全部答案

应对全世界成千上万人的生计的挑战的整体方法可能是学科间的、多学科的、跨学科的,或者横断学科的。

这些概念背后的原则是,没有一个单独的学科或科学分支在处理复杂的社会环境问题的时候拥有全部答案。

这种方法的价值和需求反映在了 Rio+20的SDGs提案的理由中,而且几乎没有人反对。

技术不能独自解决诸如由燃烧化石燃料造成的问题或者自然灾害管理等挑战;也需要行为或制度的变革。

需要跨学科方法的一个好的例子就是近来伦敦卫生学与热带医学院的Samantha Watson及其同事的一个提议,他们提议整合物理、生命和社会科学的知识从而改善卫生系统应对和响应自然灾害的能力。[3]

这组作者提出,这样一种方法将会带来已经用于防范和响应的技术工具,诸如遥感技术,通过更好的协调和整合到规划中从而具有更大的影响力。

可以从经验中学到很多东西。疫苗等医学工具在没有卫生体系把它们提供给需要的人的情况下是几乎没有作用的。太阳能板等新技术在没有对社会期待的理解的情况下几乎不会带来收益。一种新的作物品种可以帮助提高农业生产力,但是只有在理解了小农的实践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

合作的障碍

科学家、资助者和决策者越来越认识到需要一个整体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认识到了单个学科单兵作战的局限性,这种认识是十年或二十年前的目标设定和今天科学界的想法之间的一个差异。

但是把这种新的意识放在更广泛的实践中是另一个问题

找到资源从而组织起跨学科团队、让他们理解各自学科的科学语言,并且越过各自提出的贡献和局限性,这是实际考虑的问题。

然后,可以理解的是,也有受到偏爱的学科、个人和机构用成熟的方法合作。这些方法已经被证明是可靠的,而不是冒险进入未知的领域。

当目标是让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走到一起的时候,这些挑战更加明显。正如今年6月走向Rio+20峰会的时候,社会科学家呼吁在应对全球环境变化的研究中担任更大、更可见的角色。定义可接受的证据和就联合研究方法达成一致意见同样是基本的障碍。

如今的问题是科学界和决策者如何能够为了发展的利益而在整合经济、社会与环境科学的问题上取得坚实的进步。

全球和地方的必要事项

理解不同科学领域可以贡献的假设、方法和知识对于把它们整合起来具有关键作用。清晰度对它们对联合目标的贡献程度也具有关键作用

在此之外,重要的是确保让几个学科参与的科学研究与地方问题联系起来,甚至植根于地方问题。用一种把研究活动导向实践目标和有形影响力的方法把科学学科整合起来,通过对这样一种机制达成一致意见,SDG框架可以做好准备。

这样一种机制如果不仅仅受限于目标和指标,它将产生更大的影响力。整体的方法还应该包括促进联系实际的激励手段——例如,让多学科团队研究实践问题成为申请资助的要求。

实践问题并不必然在研究或发展议程设立之前就已经被人们知道。以脊髓灰质炎为例,对免疫接种的态度造成的影响在相对晚近的时候才出现,而且仍然是实现根除脊髓灰质炎的一个障碍。[4]

这个例子表明了发展中国家的科研人员必须能够在了解需求和社会文化背景的情况下在基层和全球层次上决定研究议程。

记者也可以起到作用,通过凸显不同的科学领域如何能够对发展问题产生影响,从而帮助提高项目经理和决策者的意识。

围绕着发展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方面的研究将会继续下去,而不论全球目标是什么。但是全球目标是让它的影响力最大化的一个机遇。

2015年之后的战略必须明确指出如何让不同的科学领域走到一起,不仅在全球层次上,还要在地方层次上提供基于证据的政策。这就是人们将会——也应该会——最强烈地感受到影响力的地方。

Anita Makri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约稿编辑

References

[1] Ban names high-level panel to map out 'bold' vision for future global development efforts. (UN News, 2012)

 
[3] Watson, S. et al. Trans-disciplinary research to improve health systems' disaster readiness and response.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90, 558–558A (2012)
 
[4] Mohammadi, D. The final push for polio eradication?  The Lancet 380, 460–462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