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从西格斯玻色子到人类:为公共利益的发现

巨大的科学发现(如“上帝粒子”)可以有伟大的世俗潜力,这必须让全世界的穷人分享。

来自CERN 的声明说我们如今有了西格斯玻色子存在的令人信服的证据。根据理论,这种基本粒子让其他粒子获得了质量。这被广泛认为是对我们对这个宇宙的理解的一个重大贡献。

但是人们的思考迅速转向了这个重大发现的意义——以及投入公共资金的价值,特别是在一个经济紧缩的年代。

它可能为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质量提供什么?这个所谓的“上帝粒子”能对健康做出贡献或者减少单调乏味的工作从而提供与其名字相称的善行吗?

现实在于我们远远还不知道我们可能实现什么。科学家已经把它比作了走到一个街角,发现了一个从未走进的房间的门。这可能仅仅是让许多代科学家有事情可做的一系列新的见解的开始。

从这个角度看来,质疑“上帝粒子”的减贫资格似乎太小气了。但是晶体管等应用是迅速从量子力学领域得来的,因此这个重要的问题仍然存在:我们如何让这类发现带来的机遇最大化,从而应对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中长期挑战?

相互竞争的科研议程

经验提示来自重要发现的研发议程并不偏爱穷人的优先事项。

通常,只有在市场需要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最终才会参与到创新中来。我们最新一期的专题聚焦探索了这些国家的地方创新者面临的进入国际高技术研发市场的障碍。而且在这些国家的科研院所等更传统的研发系统中工作的创新者也面临一些障碍。

有多种因素破坏了科研的伦理和智力。这包括关于安全的地缘政治议程,因为防务预算控制着许多科研资源;对科研资源的国际竞争,这推动了人才流失;当然,还包括获取利润的动机,这驱动着大部分的资本投资,而这已经产生了大批寻找国家资助的大公司说客。

例如,在发现核裂变之后不久,军事议程就支配着这个领域;甚至那些有利用核能作为清洁能源的基础设施的发展中国家也转而用它实现军事雄心。

慈善和公民联合起来

也有一些希望。例如,多年以来,疟疾是发展中国家成千上万人的灾难;据信,非洲甚至现在每45秒也会有一个儿童死于这种疾病。科研人员和活动人士一直在抱怨缺乏应对该病的持续的承诺。

但是在过去7年中,我们已经看到了疫苗研究资金的显著增加。去年,比尔•盖茨在伦敦的一个非正式会议上说,发展中国家有几种资源不足的疾病可供慈善家选择投资。

盖茨自己的基金会——它曾经把疟疾作为一个早期的优先事项——以及新兴经济体的类似的慈善项目再加上联网(一个小额信贷网站Kiva拥有有趣的潜力)为变革提供了重要的动力。

在过去的10年中,公民慈善在提供国际发展的资金方面已经翻了一番,为国际社会设置关于研究需求的议程提供了新的机遇。它帮助抵御了——至少目前是如此——来自军事和大公司游说导致的对科研资源的吸引。

另一个机遇领域来自振兴公私合营的伙伴关系。例如,许多从事抗疟疾工作的活动人士认识到了利用商业模型促进可持续地提供蚊帐等干预手段的重要性、促进疫苗研究的知识产权以及改善卫生保健的卫生系统研究的重要性。

来自英国的模式

英国国际发展部(DFID)拥有全世界最古老的发展财政机构CDC,它自从2004年以来已经获得了18亿英镑(28亿美元)的利润,这些利润全都重新投资到了该机构。

它是通过向有前景的商业投资以及与地方基金管理者合作让回报最大化从而实现了这一点,它也考虑到了环境与社会影响。该机构已经与一大批部门合作,从药品到信息技术再到不动产,并且常常与复杂的利益攸关方社区合作,例如,那些我们可能与抗疟疾运动人士联系在一起的利益攸关方。

作为一个风险资本机制,CDC提供了让发展议程与资本家的直觉协调一致并且让资助与需求配对的有用经验。无疑,现在是时候思考如何把这种经验应用到研究上了。

而且这就让我们回到了发现西格斯波色子的最早的意义。这是关于道德必要性的一课。这种“上帝粒子”提醒了我们同属人类——提醒我们把研究成果应用到减贫问题上,而且这是我们最不擅长的。

Nick Ishmael Perkins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