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Rio+20峰会之后,发展中国家必须起到带头作用

上周的峰会已经确认,可持续发展将只能通过发展中国家的政治领导来实现。

两年半之前,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COP15)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需要做什么从而阻止进一步全球变暖上的怨恨以及高度公开的不一致中结束了。

会议的结果为主办国丹麦带来了深深的困窘。

从上周于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Rio+20)的谈判一开始,媒体就广泛报道了巴西政府拼命想避免与哥本哈根会议相同的命运。

This article is part of our coverage of Rio+20 — the UN Conference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which took place on 20-22 June 2012. For other articles, go to Science at Rio+20

尽管巴西的决心只是贡献因素之一,会议的结果就是全部188个与会国家就一份成果文件达成了协议。该文件充满了关于需要全世界走向一个更可持续的经济社会发展道路的渴望与敦促,但是缺乏采取实现该目标的更痛苦的步骤的任何坚实的承诺。

不可避免的是,这种结果事实上让参与这个过程的人都不满意(除了主办国)。

但是它提供的对哥本哈根会议因此而失败的政治现实——Rio+20避开了它——的关注的增加本身就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带头作用

在里约热内卢会议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变得更加明显的是,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并不在于来自发达国家的支持者——包括它的科学界——的合乎逻辑论据,不论这种论据是多么充满热情地提供的。

相反,如今它取决于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力量和充满想象力的思考的组合,特别是巴西、中国和印度等所谓的“新兴经济体”。

在里约热内卢,这些国家坚持认为,只有在包括了从发达国家到发展中国家的重大财政和技术转移的情况下,对实现向“绿色经济”转变的全球承诺才是正当的。这种想法很合理。

它们的论点是,这样一种转移将对一个事实形成补偿,这个事实就是这种转变由于发达国家的消费模式而是必须的。

此外,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正在开始意识到可持续发展符合它们自身的利益。

它们自己的国内环境问题——从空气污染到与气候变化有关的洪水的增加——作为经济增长的不可接受的副产品,需要迫切加以解决。

与此同时,技术独创性和低劳动成本的组合让它们很适合成为全世界其他地区的可持续技术的主要生产者——例如,中国已经在向非洲出口太阳能技术方面表明了这一点。

激励基层

Rio+20的组织者热衷于强调即便正式的会议公报结果让人失望,这也因为会议为可持续发展利益攸关方提供的无数结成网络的机遇而得到部分补偿

特别是,到会议闭幕之时,已经注册了700多个承诺——价值超过5000亿美元——用于通过单个制度承诺或伙伴关系协议而实现的具体的行动。

这些承诺都需要在固定的时间框架内交付可量化的成果。它们合起来表明了对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庞大的全球承诺已经存在了,即便没有来自政治领导人的资源转移的承诺。

事实上,这种结果看上去证实了许多人一直说的一件事:真正可持续的经济只能建立在基层的基础上,而且需要全面纳入社区群体和其他利益攸关方。

大公司权力的统治

但是即便基层或志愿项目是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它们并不足够。

特别是它忽视了经济增长的关键方向和组成部分——诸如通过大量补贴而持续依赖于不可再生能源——的不可避免地置于政治金字塔的顶端而非底部的程度。

此外,如果没有一个全面接纳的政治框架从而确保单独的行动之间的相关性,每一个利益攸关方仍然——这同样是不可避免地——主要是由于它们的自身利益所激励的(或者是由它们的利益攸关方或股东的利益激励的),而不是由对公共利益的承诺而激励的。

例如,在里约热内卢注册的700多个承诺中的许多涉及到了来自热衷于被人们视为“走向绿色”的大公司的承诺。

然而,讽刺的是,挪威前首相、首先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了“可持续发展”一词的布伦特兰委员会的主任Gro Harlem指控大公司的说客要对正式谈判的令人失望的结果承担一部分责任。[1]

为未来铺路

在Rio+20筹备期间召开的科学会议——包括4月在伦敦召开的面临压力的行星会议 以及两周前同样是在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国际科联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科学技术创新促进可持续发展会议——都强调了在许多方面采取行动的迫切性。

Rio+20为其中一些方面的行动打开了门,诸如保护海洋环境或山地生态系统。它还认可了科学界和决策者之间的更密切的相互作用——这是未来的所有战略的另一个关键成分。

但是此次会议还凸显了改变一个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化石燃料和不可持续的消费模式的全球经济道路的政治挑战。

它还表明了发达国家缺乏做出必要的变革并且接受这个痛苦的过程的承诺,就像一个熟悉的格言所说:“火鸡不会为圣诞节投赞成票”

如今取决于发展中世界及其新兴经济体表明它们可以做得更好——例如,通过在定义未来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起到一个关键作用——并且提供政治力量从而实现它。

关于可能的失败的困窘的担忧可能阻止它们冒必要的政治风险。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

本文是我们关于Rio+20上的科学的报道的一部分。请阅读我们的博客。

References

[1] Rio summit ends with warning on corporate power (BBC News,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