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可以为可持续发展做更多

来自Rio+20峰会的消息是让实践行动实现现有目标。科学家们必须发现并且克服变革的障碍。

Rio+20会议的秘书长沙祖康在6月13日于里约热内卢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这预示着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的最终阶段谈判的启动。他强调说,此次会议与第一届地球峰会有根本上的不同。

20年前的那场会议产生了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包括关于生物多样性沙漠化以及在根本上关于气候变化的公约。沙祖康说,将于下周谈判的Rio+20成果协议没有法律基础,它是自愿的、政治意义上的,而且它的目标是实践行动。

This article is part of our coverage of preparations for Rio+20 — the UN Conference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which takes place on 20-22 June 2012. For other articles, go to Science at Rio+20

事实上,这份协议将寻求实现此前1992年通过的目标的承诺——这是一份在很大程度上没有达到的目标的长长的清单。

正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上周发布的GEO-5报告所展示的,这是一场在失望中诞生的会议,很少有目标实现[1]。问题在于,科学、技术与创新(ST&I))界能够提供更多的东西去促进可持续发展的事业并避免它们预测的某些环境危机吗?

科学有自身的障碍

在某种意义上,很难看出他们还能提供其他什么东西,因为科学技术与创新看上去本身有几个相互影响的问题。

担忧全球变化的科学家不断抱怨说,他们的学界的一个问题是“孤岛心态”。这种行为被认为破坏了科学提供解决方案的潜力,这就是CGIAR重新修订农业研究计划以及“未来地球”项目这个庞大工程在本周正式启动的原因。

无疑,这里面有很多事实。但是同样真实的是许多科学家是被他们的科研领域的深刻的理解驱动的。迫使他们以另外的方式行事——例如对沙祖康的采取实践解决方案的呼吁做出贡献而非探索事物发生的原因——与那种驱动力相悖。

科学技术与创新界对可持续发展做出进一步贡献的另一个障碍是他们的发现和创新的实施常常超越了他们的专家技能。

在不考虑更广泛的背景的情况下实施一些观念就遇到了生命是相互连接而复杂的问题,正如在《人与行星》或《欧洲发展评论》等报告中越来越多地这样告诉我们。把种植粮食作物的农田转换成生物燃料种植园等干预措施已经对水资源食品保障产生了影响,这种影响可能远远超越改善能源供应的最初尝试。

最后,科学家能够与决策者以及利益群体就地球状态进行沟通的程度似乎有限。

在过去一年里,科学家确实起到了让人们持续担忧Rio+20会议上不作为的后果的贡献。但是当他们不得不为意识形态、国际关系、国家态度以及追求单一(尽管有些时候这样做是值得的)事业的说客争夺注意力的时候,这些事实能够激励实践行动的程度有限。

Rio+20会议注册的民间团体成员有2万个。科学家无法在不破坏这些团体的核心卖点的同时充分利用这些团体的同样的公关技巧。

实践行动的议程

但是这些障碍旁边有一些道路。

追求多学科的、合作的、全球科研议程的科研资助者必须认识到他们需要找到一种新型的科学家去执行它——这种科学家就是具有适合基于问题的研究的科学新秩序的心态和训练的科学家。

此外,自然科学家正在与社会科学家追求的建立新型科研项目的联系应该被推向一个更激进的结论。应该让社会科学家负责科研项目,而不仅仅是被邀请担任合作者。

为了解决在一个混乱的世界应用简洁的解决方案的问题,那些研究科学技术与创新的人士需要试图顺应人性而非反其道而行之。不要发出改变价值或行为的幼稚的呼吁——某些科学家在面临压力的行星会议上以及之前就是这样做的——他们需要顺道其而行之。

这就是草根创新有如此之多的潜力的原因——因为它在资源有限的时候利用了人类的创造力。类似地,需要利用对拥有移动电话等装置的渴望——如今全世界已经有了60亿正在使用中的移动电话。需要解决宽带鸿沟,从而发展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创新。

最后,尽管科学家在通过展现数据的方式试图激励行动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局限性,在沟通方面仍然有很多东西有待去做。

应该评估多学科会议从而发现它们带来什么收益、应该如何评估它们,以及如何改进它们——尽管这种评估可能很难。面临压力的行星会议是这样一场会议上的勇敢的尝试,但是一些代表说它的结构遏制了各学科之间的互动以及激烈的讨论。

也需要在地方层面上追求改善沟通的事业。在印度尼西亚,科学家与ELRHA(改善学习与研究促进人道主义援助组织)的合作已经成功地与地方领导人取得了联系,得到了一批数据,已经帮助他们开发了海啸预警系统。这类方法需要加以复制。

科学技术与创新科研人员可以对实现沙祖康的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实践议程做更多贡献。但是他们需要认识到科学能够改变什么——并且让它们改变——以及科学不能改变什么。他们需要把后者留给具有专家技能的其他人去处理。

Aisling Irwi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顾问新闻编辑

本文是我们的Rio+20的科学报道的一部分。

References

[1] UN Environment Programme. Global Environment Outlook (GEO-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