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南非的天文学项目必须展示出当地的收益

联合建造全世界最大的射电望远镜提高了南非的科学地位。但是它必须也帮助满足该国的社会需求

对于一个射电天文学记录相对普通的国家,南非可以对被选为建造已规划的平方千米阵(SKA)的国家之一而感到自豪。SKA是全世界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另外两个建造它的国家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不可避免的是,有人曾希望SKA组委会——它在上周宣布了选址的决定——把整个项目都交给南非及其非洲伙伴。

但是南非科学部长Naledi Pandor在宣布决定后几乎没有表现出失望:“我们一直说我们做好了主办SKA的准备,而全世界已经听到了我们。”

然而,这个故事远远没有结束。首先,该项目——预计它在2024年完成之前将耗费20亿美元——面临着在全世界紧缩开支的情况下从国际社会筹措相当大的一部分经费的一个重大挑战

第二,南非还有一个同样令人生畏的任务,那就是确保该国的高技术产业的收益将会向下渗透,从而满足其穷人的需求。有很多怀疑论者怀疑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这需要南非证明他们是错的。

更高的成本

这些财政挑战事实上是巨大的。资金不仅需要涵盖实体的基础设施——包括3000个接收天线——还包括用于分析它们产生的数据的庞大的计算资源。

这些国家都已经规划好了对原型设施——南非的MeerKAT和澳大利亚的SKA探路者——进行大量投资,这些设施如今将被吸收到SKA的开发中。

而且南非特别是已经在训练科研人员和技术员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包括建立了几个大学教席。缺乏有资质的人员最初被视为它申办SKA的一个主要的障碍。

事实上,选择把SKA设在不同的地点的宣称的理由之一是最大限度地使用这些国家已经投入的资金——这是该项目面临总体的财政困难的一个明显的指标。

但是由于决定分开建设的决定结果只会导致总成本增加,这是由于这些地点都需要现金的计算和数据处理设施。

而这些预计的成本意味着来自国际合作伙伴政府的资助将是关键——在发达国家的公共开支已经被拉伸到断裂点的时候,这远远不那么容易。

此外,筹措国际资助的任务因为去年美国天文学家的一项决定而变得更加困难。美国天文学家决定SKA不是他们的优先任务,这就让很大一部分美国资助落空(尽管仍然有望做出一些贡献)。

对非洲科学的促进

因此,不令人吃惊的是,南非的支持者在向欧洲国家——它们被视为重要的外部支持的潜在来源——作报告的时候,他们一直在强调SKA可能的经济与技术收益,而不仅仅是它的科学潜力。

正如南非申办SKA的领导人Bernie Fanaroff经常强调的那样,该项目很可能为该国带来重大的财政收益。对该国信息通信产业的推动作用本身可能就是巨大的。

也有不那么有形但是同样重要的收益。被一位天文学家称为有可能预示着“非洲科学新的黎明”的SKA已经成为了南非成为全球知识经济的一个关键参与者的一个象征符号。

在国内,该项目有望刺激更多的学童学习科学和数学——在种族隔离制度时期,在黑人教育机构有意忽略了学习科学和数学。

但是SKA的影响力应该超越这件事。需要一个重大举措从而确保能看到收益流入整个社会——例如,在社区层次上促进对通信的投资——并且确保这些收益的价值得到广泛赏识。

实在的收益

南非自从1990年结束种族隔离之后的岁月里已经实现了很多成就。它的一个主要成就是它的发展一个世界级科学界的能力,这反映在了它吸引了SKA项目70%的成功里。

与此同时,它没能显著减小贫富差距:仍然存在很深的不平等,这不可避免地激起了政治张力。

如果SKA能够帮助唤起这样的意识,即科学不仅对于探查宇宙的历史具有关键作用,而且对于应对地球上的诸如获取清洁的或者开发可再生能源等重要问题具有关键作用,那么SKA可能帮助弥合这些不平等。

满足这些需求可能不那么迷人,但是它和探索宇宙一样具有挑战性。

而且在这两者之间也有强有力的联系。发达国家今天的许多科学家和工程师承认他们因为观看了电视上的天文学节目而激励他们研究科学,之后他们把热情用到了更实际的目标上。

一旦最初的兴奋感过去之后,如果SKA的沉重开支要持续获得公众支持,特别是如果没能充分解决筹措国际资助的挑战,这种联系需要持续加以强调。

破解宇宙的秘密可能为精神提供食粮。但是对于许多南非人,身体的食粮仍然是最优先事项。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