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Rio+20必须解决变化的过程而不仅仅是其内容

关于Rio+20议程的讨论网站的启动提出了为了实现成功结果的有效管理的问题。

几周之前,巴西政府与联合国开发署合作,启动了一个互动网站,用于支持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Rio+20)开幕前夕的讨论,此次会议将于几个月后召开。

这个平台的召集人把它视为朝着Rio+20的召开方式以及即将出现的政策建议建设相关性和责任的重要一步。

但是两个问题挑战了这个网站可能对围绕着这场会议的政策对话产生的影响。

第一个担忧是时机。大多数代表不得不在这个网站建立之前就注册参加此次会议。而“零号草案”的结果——关于此次会议的记录可能重点关注哪些方面的文件——已经流传了数个月了。

尽管促进更多的对话的举措是高尚的,很难不感到这种举措太少、太晚了。

这就带来了第二个问题,也就是把这些讨论整合到Rio+20的会议记录中。已经有2000多人在这个网站上注册,这反映了一个可能具有刺激作用的多样性的数量。

但是不清楚这个网站上的讨论是否会成为即将在里约热内卢开会的6万名代表和其他参与者考虑的重点。

正如这类项目经常遇到的情况,技术内容可能会被缺乏如何应用这类内容的清晰度所破坏。

政治的价值

西方八国集团的官方代表团成员——这些国家的经济实力让他们有参加此类活动的特权——已经发现了即便是在此次会议开幕之前的数周,也很难代表他们的政府建立一个可以采取行动的议程(除了表达他们需要节俭的观念)

当然,当进行这类谈判的时候,采取一个相对开放的立场是很好的。但是像法国这样的一个国家向会议派出了350人的代表团而没有关于巩固和立场的博弈方案,这样一个团队的技术代表性看上去变得比设法取得一个成功的结果更加重要。

事实上,实施机制在里约议程上演化得较为缓慢。在首届地球峰会在里约热内卢召开的20年后,仍然需要一批统一的基准,让各国设立目标、方案、预算并监测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框架。

这听上去可能很技术性,但是它需要一个仔细推动的深刻的政治过程。

过去的经验


2009年在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对此提供了一个有用的证明。在那次会议的最后,大多数媒体宣布此次会议失败,因为它没有带来关于减少碳以及向绿色经济投资的有约束力的承诺。

现实更加复杂。此次会议是首个各国如此清晰地宣布了它们的碳减排能力的会议。这是重要的一步,带来了此次会议之后12个月里的几项协议。

在可持续发展的例子里,政治过程仍然重要。这首先是由于一个人对于问题的理解取决于他是如何经历这个问题的。此外,当试图协调大量的资源投资或结构改革的时候,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或制度的视角。

例如,让世界贸易组织参与关于支持里约会议将讨论的对这个程度的可持续性的支持所需的政策改革的讨论是无法在一个概述文档中实现的,不论它在技术上多么可行以及它的前景多好。

时间不够了

这不是说这个Rio+项目被误导了,或者忽视了挑战。但是在这个预备过程期间的相对成功和失败具有指导意义。

在过去两年里,已经召开了将近一打“正式”预备会议。然而,一个高调的专门过程特别引人注目。

联合国全球可持续发展高级别委员会被设计成代表全世界的各大政治支持群体,并且用18个月提交它的报告。

该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更多的是让人感觉良好而非革命性的。但是这是这个过程的重要一步。南非总统祖马是该委员会的两位负责人之一,他最近宣布里约会议需要迫切应对实施的问题,这提示在某些关键领域的意识已经得到了提高。

数年前,加拿大国际发展研究中心委托进行了一项研究,从而确定大型会议的价值。它提示这类活动最好被视为多个会议和网络的一个市场,不同的亚团体通过不同的方法追求不同的议程。通过这个过程,今年的一个边缘的会议可能成为明年的一个基调演讲。

诸如Rio+20等会议的问题是我们的时间不够了。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更多地把重点放在我们的过程管理上。对话是好的,但是它需要更综合——而且更及时。

Nick Perkins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任

本文是我们的Rio+20的科学的报道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