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技术创新需要基层的培养

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努力必须利用本地开发的、由社区需求和优先考虑所推动的技术。

现代科学和技术(S&T)的产品,从化学农药到燃烧发动机的碳排放,常常被用一些不可持续利用地球资源的理由来诟病。

与此同时,科技科技为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各种工具——从病虫害防治而不损害自然生态系统的工作形式,到生产可再生能源的具有成本效益的设备等。

这就造成了一种两难境地。我们在寻求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时不能拒绝技术工具。但同样地,如果没有一次关于社会如何定义和使用科技的激烈变革,当前的增长模式以及对资源的使用就不可能改变。在发展中国家里为基层创新提供更强大的支持可能是这种变革重要的一部分:它鼓励从底层开始的技术发展,并培育社区的创新性、技术性的技能。

成功的可持续发展需要发掘基层创新全部的潜力来应对本地定义的需求和优先考虑,在当地社区的控制下、以一种可持续方式来应用技术解决方案。但实现这些并非没有它的挑战。

与基层对话

本周我们将发表一系列文章来详细阐述这一问题,强调基层创新对于可持续发展的潜在贡献、其前方道路上存在的障碍以及如何克服它们。

由英国瑟赛克斯大学Adrian Smith及其同事撰写一篇的介绍性的文章概括了基层创新全貌——它们的基本特征、多样性以及某些时候的看待这种替代性的创新的相互矛盾的方式等。

文章列举了发展中世界范围内正在增长的支持本地创新的项目和网络数目,并强调了一些对他们促进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方面的限制。

三篇评论文章则突出了当前正在发生的辩论的重点方面。

 '实践行动组织'的一名津巴布韦代表Lawrence Gudza认为,太多的技术援助项目的失败是因为他们不尊重他们既定惠及的社区的需求和优先考虑。而Gudza认为,成功的创新需要一个对话和参与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本地的声音能够被听到并得到尊重。

UNESC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程项目原负责人、创新专家Tony Marjoram则认为,基层技术必须在国际发展的议程里被给予更大的重视

Marjoram还表示,从更多广告到更好的企业咨询到小额信贷等,鼓励基层知识与创新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而印度蜜蜂网络的创始人Anil Gupta提出了新的方式来保护基层革新者的权利

这一点可以通过所谓的"平技术共享"协议来实现——松散地基于'创新共享'概念,覆盖在互联网上发布内容的版权——或者建立一个全球的创新池可以以最低的成本授权给发展中国家。

最后,来自发展中世界的科学与发展网络的记者报道了一个当前正在进行的基层创新项目的文集

并非如此简单

这组文章勾勒出的一幅充满了希望和挑战的图画——尽管其不可避免地只能对大范围的活动做到管中窥豹。

从积极的一面看,它反映了一次辩论的复兴,其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早期首次被听到,是关于实现技术的发展的替代道路。

同时,基层技术的辩论在过去40年间已经大大成熟。当"小的就是美的",世界环境问题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一个的简单答案的日子已经逝去。

今天, 对根据在国家和本地两个层面的创新系统来思考必要性,以及同时引入高、低技术的认识,提供了关于可持续发展所需的变化的一种更现实的看法。

但与这一新角度随之而来的是它自己的挑战。创新体系不是社会上或经济上中立的。它们反映政治体制中的价值和利益,并且嵌入其中。

基层项目在哪里想要促进一个挑战传统的自上而下方法的以社区为基础的创新系统时,他们可能会迅速地用尽那些来自兴趣被后者满足的人的支持。

授权改变

这里没有简单的方法来解决它。但一个组成部分必须基于增加地方的权利,例如,开放与机构(如大学实验室)的互动能在学术领域支撑这种权利。

政府应当制定政策允许基层创新蓬勃发展,例如通过补贴方案或面向社区的知识产权保护形式。

通信技术可以通过让人们互相联系、互相学习的方式发挥重要的作用。事实上,建立科学与发展网络一个主要初衷就是利用互联网提供科学发现的直接获取来支持基层的行动。

比如通过手机来促进科学家之间的知识共享,技术手段的力量愈发明显。

比如促进可再生能源的政府项目等可持续发展的主流项目,在他们未能发掘出网络的潜力和地面上的创新时则正在失去机会。

他们需要跟上基层行动并以一种系统的方式利用当地创新来促进更大范围的转变,同时尊重准许这种创新首次出现地方的条件。

这些问题需要被提到2012年6月份在巴西召开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会议(Rio+20)的日程上来。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是一个关键的主题来确定选择什么样的目标来接替千年发展目标。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主编

本文是支持基层创新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