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必须引导我们一个更可持续的未来

下周在伦敦举行的一场会议将表明科学是否不仅可以诊断我们的环境危机,而且还能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科学实现的最重大的成就之一是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人类的活动已经对我们的星球的几乎所有方面产生了不断增长且可能不可持续的影响。

科学界如今需要帮助社会发现一条走出这种境地的道路,并走上社会经济发展的可持续道路,与这颗星球的自然系统和有限资源相适应。

下周将在英国出现一个展示如何实现这个目标的机会。这就是将于3月26-29日在伦敦举行的大型国际会议——面临压力的行星(PUP)大会。

此次会议的召开正值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Rio+20)即将于2012年6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这是在巴西召开的一场签署了关于气候生物多样性和沙漠化的条约的20年之后的又一场大会。

此次伦敦会议的组织者如果要产生任何持久的影响——不仅仅是在Rio+20会议上,还包括之后——他们就面临着确保其建议既坚实又可行的挑战。

这场会议不应该仅仅发出对即将到来的大灾难的喋喋不休的警告、口头抱怨在实现之前条约的目标方面缺乏进展,或者在没有明确指出如何使用研究成果的情况下提出新的研究项目。

政界人士需要证据

当然,对大灾难的警告仍然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在西方大多数政界人士及其选民把重点放在了更迫切关系的财政问题上的时候。

随着这些国家的经济学家拼命应对庞大的赤字,需要提醒他们,来得容易的信贷——它部分导致了这场债务危机——为一种贪婪的消费主义火上浇油,而后者让环境危机恶化。

把经济解决方案——以及它们所需的政治行动——仅仅建立在财政论据上是不够的。

同样关键的是考虑到自然系统的生活能力。所有社会活动都依赖于自然系统,作为走出这场财政危机的道路的必需部分。

科学家能够收集到的支持这一点的证据越多,他们就能更好地勾勒出不改变当前的趋势可能造成的后果,政治家采纳在经济和环境上可持续的政策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直接参与

但是证明这个问题的规模和迫切性还不够。同样重要的是确保科学家直接参与到在社会的所有层面上规划并实施解决方案。

例如,这就意味着科学界需要重新组织自我,从而让它能够更直接且更有效地与决策者互动,而不是从远处对他们演说。

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之一是通过确保研究优先事项是由社会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决定的,而不是由科学家认为在智力上具有刺激性的问题决定的。增加解决目前面临的复杂问题所需的跨学科工作的数量是另一个选项。

更好的参与也意味着加强科学顾问机制和地方治理。这将确保决策者对他们的决定——例如关于缓解气候变化的举措——的影响有足够的认识,并且确保这些决定是由科学证据指导的。这已经上了Rio+20的议程。

最后,这意味着科学家必须把他们解决问题与让解决方案生效的实践机制联系起来——例如,通过建立有效的技术转移机制从而让新的解决方案进入市场,在市场中加以传播,以及通过采取措施从而填补市场失败的空白。

造福社会的科学

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组织者在规划下周的面临压力的行星会议的时候已经承认了需要进一步让满足社会需求和优先事项的科学家参与进来。事实上他们已经以这种想法设计了这次会议,其中一些组织者将其称为独一无二的会议。

例如,它将空前地让各学科结合起来辩论诸如建立可持续发展目标等问题,以及在应对可持续性问题的时候把“行星边界”作为关键概念的可行性。

此外,许多场会议将把重点直接放在如何最好地让科学进入政策。

这场会议的这些特点已经引起了参与会议的科学家的高层次的兴奋,因为这样一场会议在其跨学科以及它致力于让科学担任行星问题的解决方案的建议者和评估者方面是独一无二的。

这种热情看上去很可能会反映在强调科学如何能够在人类面临未来危机的情况下更有效地服务社会的一份最终宣言上。

但是实践才能出真知:讨论、详细的分析和大胆的意图宣言是不够的。它们需要承诺和坚持到底。

需要采取迫切的行动从而让这颗星球走向更持续的未来。科学家可以画出走向何方的地图,并提出社会因此要做什么的清单。

但是他们也需要用注重实际的方法直接提供帮助,从而确保目标实现。这太重要了,容不得失败。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

链接到会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