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埃及:从革命精神到科学发展

埃及革命的一年后,科学的热情高涨、前景看好——然而仍然需要向一个职能健全系统的转变。

鉴于对当前关于埃及科学辩论的乐观和活力,很难相信不到两年前一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将阿拉伯世界的科学描述为处于一种“植物状态”。 [1]

本周埃及庆祝塔利尔广场和其他地方推翻Hosni Mubarak总统的专制政权的一系列重要历史事件的首个周年纪念。这些事件表明在实现经济繁荣和社会发展过程中的承诺和挑战。

承诺在于对民主控制的热情仍将继续风靡该国,再加上对科学不断增长的热情。他们指出了在直接解决人们需求的道路上现代化埃及的社会和经济机构的普遍愿望。

但是将热情转换为可实现的政治性计划——一个能确保去年革命的成果永远有效的计划——仍是一个重大挑战。体制改革需要真正转变的该国的科技基础设施,新当选的埃及人民议会也需要更广泛的转变。

流行和政府的支持

当然,任何方面都不乏公众改革的支持。事实上,公众对科学的热情在过去一年中的显着增加已经非常重要了,如果说该国文化转型的元素变化不大的话。

宣传政府优先选择科学的原因,以及如泽维尔科技城等大型科学相关的项目的启动一样,已经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于发展埃及的科学和技术的需求公众讨论。关于这些话题的热烈讨论已经在Facebook上发生过了。

诸如科学时代协会[2]等组织主办的讲座等公众活动已经引起了很高的关注。而且讨论的一部分围绕着个人如何支持科学发展,比如可以通过成为科学家和工程师等。甚至合格毕业生的就业机会缺乏的挫折是革命本身本后的一个主要因素。

媒体反映出这种对科学研究认可的增加。许多报纸,包括新的和旧的,都为科学贡献出一个特别板块——这在革命前是很难想象的。

在过去一年里政府对学研究和技术创新部门的支持已经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研究经费增长35%的科研预算已经被批准了。同时进一步投入的承诺看起来也将结束埃及科学资金不足的窘境。

相比此前,科学家和学者现在正在享受更高的薪金和更多的自由。对于建设一个同时满足他们自己的和国家的需求的科学研究体系,他们表示更加乐观了。

精英与战略

另外一个问题是距离击溃腐败、独裁的政权还有多远,这为新的精英制度创造了条件。

科学和社会经济发展中取得的进步将 取决于个人因自身的才能和贡献而得到的认知,而非政治或者家庭关系。关于阿拉伯科学面临的挑战的评论家中最清晰的一位,约旦公主Sumaya bint El Hassan,在一次接受科学与发展网络采访中指出,知识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它让好的想法盛行起来而不用在乎其来源是什么。

在该国科学文化中取得如此的转变,是前方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

一项研究的战略必须同意确保承诺增加的预算被恰当的使用。革命一年后,除了所有复苏的讲话,这样的战略还尚未公布。

比如通过创建研究中心的最高理事会等支持科学研究的新途径,仍处于早期阶段,而且将需要大量时间、努力和支持。

没有自满的余地

直到一个十分健全的科学系统应运而生,埃及最好、最聪明的头脑仍将继续被其他地方更高的报酬和更好的工作环境所吸引,不仅仅是美国和欧洲等西方国家,也包括阿拉伯世界的其他国家。

尽管研究环境得到改善,2011年仍有400名研究人员离开了埃及国家研究中心,去往卡塔尔、沙特等国进行工作——这些人才埃及是失去不起的。

另外,私营部门的创新仍然处于低水平,这反映出该国经济的走向仍继续充满不确定性。因此,这里没有自满的理由。

革命的一年后,环绕着埃及的科学事业的乐观和支持的精神,仍然需要转变为真实发展所需的具体行动。被埃及议会今年晚些时候考虑的一项关于科学和技术的法律,是一个切实可行的引领该国走上正轨的举措。

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那将会是一场悲剧,该国的科学将恢复此前相对惰性且生产率低下的旧习。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编辑

Bothina Osama
科学与发展网络中东和北非区域协调员

 

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