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可持续的创新:全球发展的关键

明年的Rio+20会议必须将以科学为基础的创新放到发展议程的核心之上。然而真正的战争将是政治上的。

在一种不祥预兆当中,上周在法国嘎纳召开的全世界主要经济体的20国集团会议主要被欧洲金融动荡的讨论占据了——这掩盖了许多人曾希望进行的一场关于全球发展的未来的辩论。

后一个话题的主要演讲者是微软公司以及比尔与美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创始人比尔•盖茨。他利用这个机会提醒与会者,不论全世界的工业化国家有什么困难,这个星球在总体上面临的最大问题仍然是富人和穷人之间的鸿沟。

盖茨说,解决方案是在食品安全和消灭疾病等领域设计出鼓励更大的技术创新的方法。他说,只有通过刺激穷国自身的创新潜力,穷国才能让它们的人口的大部分摆脱折磨人的贫困以及伴随着贫困的社会不幸。

这是一个需要尽可能多地重复的一个信息。特别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创新的重要性必须放在明年6月的Rio+20会议关于可持续发展的讨论的核心位置上。有效的创新是发展的关键,正如它也是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关键

但是创新不仅仅涉及了科学技术。它是一个社会过程,经济以及(在最根本上)政治因素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Rio+20会议的真正挑战是找到利用这些力量通过可持续的创新实现多产的结果的方法,而不是让它们成为谈判挣扎的一个障碍——正如两年前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上的那种情况。

社会复杂性

值得赞扬的是,盖茨看上去考虑到了这个挑战的复杂性。在盖茨基金会的早期,它把精力的大部分放在了实现关键领域的重大科学技术突破上,包含在了它的“重大挑战”项目中

尽管这些举措在国际发展议程中重建科学的重要性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它们也因为暗示发展可以是一个科学驱动的过程而遭到批评——批评者认为这样一种“神奇子弹”的方法忽略了应用科学解决社会需求的复杂性。

盖茨在嘎纳的演讲中采取了更广的观点,强调了需要解决从专利政策到政府管理的社会过程,而创新就是通过这些诞生的。他正确地指出,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科学对发展的贡献的全部潜力才能实现。

但是这反过来又遇到了这些社会过程运作的政治框架。而且这又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为了实现真正的社会发展,当前的政治框架能够鼓励这类社会包含吗?甚至盖茨也认识到这种社会包含是必需的。

低期待

以气候变化为例。讽刺的是,就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正在意识到全球变暖的影响的时候(例如,对它们未来的食品保障的威胁方面),公共意见调查显示,针对需要迫切采取气候行动的怀疑主义正在发达国家增长,特别是(但不仅限于)美国。

尽管诸如巴西和中国等国正在把适应政策纳入到它们的发展政策中——包括打算让绿色技术成为它们的出口产业的基础——致力于解决这些气候问题的根源的国际谈判自从哥本哈根会议之后就处于政治僵局之中。

其结果是,对即将于本月底在南非德班召开的下一轮谈判出现任何重大突破的期待较低。与此同时,从南亚的大洪水到东非的干旱,发展中国家正在面临气候相关灾害损失的增加。

新的世界秩序?

再进一步,明年的Rio+20会议将是对自从1992年以来同样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地球峰会之后的20年出现——以及没有出现——的进展进行总结的机会。1992年的地球峰会把可持续发展放在了国际政治议程中,并且带来了关于气候变化、持久污染物、生物多样性和沙漠化的条约。

但是这个图景并不是全然令人沮丧的。重大科学进展已经帮助产生了新的技术,从太阳能电池到对自然灾害的太空监测,并且对这个世界面临的问题提供了见解同时提供了解决方案。

如今,主要的障碍并非产生更相关的科学技术,而是建设能力从而善加利用已经产生的科学技术。

自由市场本身明显不能担任起这个任务。但是挑战市场——例如,通过建立与世界贸易组织有同样影响力的世界环境组织——意味着挑战那些从自由市场中受益最多的人的利益。

正如许多人指出的,目前的全球经济危机代表着正面解决这个挑战的一个理想的机遇。至少在原则上,Rio+20会议可能成为完善建立在可持续而具有包括性的创新的世界新秩序的一个机遇。

考虑到它不可避免地需要发达国家做出的牺牲,全世界的主要发达国家是否愿意让它进入议程仍然有待观察。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