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根除脊髓灰质炎:挫折中吸取教训并不断前行

世界已经很接近消灭脊髓灰质炎了,然而各国——包括知情的媒体报道——需要保持警惕来实现这一目标。
 
在本周的世界脊髓灰质炎日(10月24日)到来之前,上个月由监督全球脊髓灰质炎根除项目(GPEI)的一个独立委员会发布的最新报告证实了一些担心,即这个项目在2012年底不太可能实现它的结束脊髓灰质炎传播的目标。
 
除了安哥拉和印度,脊髓灰质炎野病毒持续传播的其他5个国家在2011年发现的病例数量比去年同期更多。阿富汗、乍得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病例数量已经超过2010年的总数。
 
该报告还警告说,“突然暴发”将持续破坏这个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项目的信心。例如,没有脊髓灰质炎达10年的中国在去年报告了该国西北部地区的新病例。造成这些病例的毒株在遗传上类似于在巴基斯坦流行的毒株。
 
该报告说,在肯尼亚发现一个病例特别令人警觉,因为“它意味着没能解决从2009年以来在肯尼亚和乌干达之间长期存在的传播”。它还预示着更多病例出现的可能性,指出了由于饥荒和政治动荡,非洲之角进一步暴发脊髓灰质炎的风险特别高。
 
政治与社会因素
 
发展中国家的脊髓灰质炎控制获得了大量的国际支持与资助,包括免费提供疫苗。例如,在印度,公共卫生分析人士说,脊髓灰质炎控制已经变成了和本国自己的卫生体系平行运行并且独立于后者一个重大卫生干预措施。
 
然而,这种病毒仍然在传播。很明显,还有一些资金之外的问题。GPEI报告提出了下列问题对于面临控制问题的国家很常见:政治承诺不足;有害的父母信仰和态度;薄弱的“微规划”、地方团队领导缺乏技能、地理隔绝和社会隔绝,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较差。
 
家长拒绝给子女接种疫苗已经变成了一个特别敏感的问题。例如,在尼日利亚,直到2年前,某些社区的宗教和政治领导人坚持认为脊髓灰质炎接种运动是美国领导的一个阴谋,要给社区“绝育”并传播艾滋病。类似地,印度的某些穆斯林社区担心脊髓灰质炎疫苗导致不育。
 
这些国家的政府都与学术人士、神职人员以及非正式的社会团体合作,减轻这些担忧。尼日利亚致力于根除脊髓灰质炎以及免疫接种已经导致了病例数量下降95%,从2009年的388例下降到了2010年21例。但是今年对脊髓灰质炎的关注逐渐减少了,导致了病例重新出现,这凸显了需要持续的宣传和政治承诺。
 
印度:优于其他国家?
 
与此同时,印度正在保持警惕并且希望达到最优状态。自从今年1月以来,没有报告病例——这是该国最长的无脊髓灰质炎时期。但是考虑到专家警告说残留的或者输入的脊髓灰质炎野病毒在7月到11月之间出现的风险较高,印度仍然需要警惕。
 
控制措施一直是积极的。例如,流动人口的子女已经接受了在火车站、汽车站、运行的列车、市场、砖窑甚至宗教集会上工作的流动和运输接种小组的免疫接种。
 
印度的根除脊髓灰质炎专家顾问组也在2011年发起了一个新的宣传运动,包括了一组个人化的宣传信息,从“每个孩子每一次”(都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到“你的孩子每一次”和“我的孩子每一次”。
 
但是GPEI的监管委员会指出,其他国家正在落在后面。例如,它说巴基斯坦——如今巴基斯坦报告的病例数量比阿富汗、印度、尼日利亚加起来还多——在过去的18个月几乎没有取得进展,而且需要“一个根本的策略评议”。
 
据报道,一个障碍是巴基斯坦北部塔利班民兵宣传说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是美国领导的一个阴谋,用于减少生育率,这类似于在尼日利亚和印度浮出水面的说法。
 
巴基斯坦政府在过去的几周中显示了更强的决心。例如,毗邻阿富汗的巴基斯坦Khyber Pakhtunkhwa省当局已经警告了父母不要接受塔利班的立场,并且宣布他们将要采取措施应对那些试图制止脊髓灰质炎免疫接种的人。
 
阿富汗政府的举措得到了这个监管委员会的赞扬,委员会把该国的项目描述为“得到了强有力的管理并且是创新性质的”。但是它也指出“仍然无法覆盖13个高风险地区的1/3的儿童”。
 
新闻业与警惕
 
在人们越来越担心此前已经没有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地区该病毒重新出现,并且担心一些国家在控制该病方面正在出现倒退的情况下,持续的决心特别重要。
 
卫生官员——以及记者——需要理解为什么一场运动在某些地区停滞不前,并且根据原因调整他们的行动和信息。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能采取摆脱这种致残疾病的最终步骤。
 
脊髓灰质炎为所有的关心这件事情的人提供了一个事例,证明了控制疾病的举措常常无法与社会、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和宗教因素很好地分离开。
 
记者需要把关于一场暴发的信息(例如,毒株类型和病例数量)与其背后的问题的更深层次的理解和敏感性结合起来。
 
他们需要传播关于脊髓灰质炎免疫接种的积极信息,考虑到社区的敏感性如何影响拓展工作
 
脊髓灰质炎的重新出现也提供了自满之危险的教训。只要传播没有被完全控制住,一年没有脊髓灰质炎病例(或者像中国那样十年没有病例)只是朝着这个最终目标取得的进展的迹象而已。
 
今年,尼日利亚已经学到了在这种疾病被根除之前需要持续保持警惕。印度、巴基斯坦和其他国家应该吸取教训。在那之前,专门适应地方情况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和信息应该持续推行下去。
 
T. V. Padma
科学与发展网络南亚区域协调员
 
链接到全球脊髓灰质炎根除项目独立监管委员会2011年10月的报告 [275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