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消灭疾病:一个雄心勃勃但充满活力的目标

把重点放在消灭而非仅仅控制疟疾需要采取的措施上,能够扩大并激励对卫生研究议程的支持。
 
下周在美国西雅图举行的由比尔和美琳达·盖茨基金会组织的最新的疟疾论坛将把重点放在应对这种疾病的战略上,特别是非洲的战略。它包括了关于消灭和根除疟疾的三个会程,它的名称——“关于乐观和紧迫性的疟疾论坛”——表达了目前关于这个问题的思想的大部分。
 
此次会议之前,上周在伦敦举行的一场会议上,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创立的卡特中心报告说它已经帮助把非洲和亚洲的麦地那龙线虫病患者数量从20世纪80年代的350万人降低到了今天的不到2000人。它的到2015年消灭这种疾病的计划正在进行中。
 
在应对疟疾[1, 2]和麦地那龙线虫病方面的成功已经激励了那些应对其他传染病的人们探索如何从治疗和控制走向在全世界大片区域消灭它们(即便不是完全根除它们)。
 
有人对提出的这种范式转移感到怀疑。一些人指出了巨大的后勤挑战,特别是对于那些难以诊断的疾病,或者是那些不太清楚流行状况的疾病。
 
其他一些人指出,如果广泛宣传的目标没有实现,就存在失去公众信任的负面影响。还有人担心这种运动可能占用了本可以更好地用在其他控制措施上的资源
 
但是把目标放在消灭或根除疾病上可能凸显产生更大的影响力所需的财政承诺——治疗和预防战略已经在较小或地区的尺度上取得了相对成功,诸如疟疾领域。而且它还能刺激同样必要的额外的科学举措。
 
根除疾病的障碍
 
当盖茨基金会2007年在西雅图召开的疟疾论坛上首次提出根除疟疾的概念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个合理的目标。“有一种潜在的意识,认为这严重脱离了实际,”上周参加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第7届欧洲热带疾病与国际卫生大会的一场辩论的一位与会者说。
 
一些人想到了以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根除这种疾病的举措,这主要是通过广泛使用DDT和用氯喹等药物治疗。尽管在一些地方取得了成功,这种疾病在病媒蚊子出现了对DDT的耐药性之后的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重新变成了重大的卫生威胁。
 
根除疾病的障碍不总是科学障碍。例如,世界卫生组织根除另一种疾病——脊髓灰质炎——的努力就受到了尼日利亚北方地区对使用发达国家制造的疫苗的怀疑的妨碍。这种疾病如今再次在几个非洲西部国家传播。
 
这些挫折都导致了一种批评,即根除疾病的运动可能在政治上有动机但是在科学上没有依据。
 
科学推动成功
 
还存在一种危险,即这些运动的成功可能被它们的失败掩盖。例如,有时候人们忘记了基于DDT的疟疾运动导致了疟疾在许多国家被消灭,特别是在东亚。
 
类似地,世界卫生组织的脊髓灰质炎运动可能还没有实现它的消灭脊髓灰质炎的目标。但是已经实现了99%。印度是最难取得进展的国家之一,在过去9个月里,没有报告新的病例。正如巴塞罗那会议的另一位与会者所说:“如果印度能做到,非洲为何不能?”
 
当然,还有根除天花项目的成功,报告的最后一个已知病例来自1977年的索马里。
 
所有这些提示,消灭和根除特定疾病可能很有效——无论多么雄心勃勃,不论是否存在可能的挫折。挑战在于确保任何这类策略是建立在可靠的科学证据的基础上的,而且可以获得所需的技术工具(诸如疫苗)或者这些工具能容易地开发出来。
 
施加政治压力
 
对疟疾的研究提示,把重点放在消灭一种疾病而不是仅仅控制疾病所需的科学技术上能够获得回报——而且这类方法可以用于其它疾病。例如,可以把重点更多地放在传播路径的研究上,而不仅仅是放在治疗病人。
 
这样一个目标还能增加压力,从而促进对流行病学数据的获取,从而证明消灭疾病的运动的有效性,并比较控制策略。例如,决策者然后就可以选择,在一种疾病最流行或最不流行的地区启动消灭疾病的项目。
 
在疟疾问题上,如今我们已经明显地看出,科学界在过去10年中开发的工具——诸如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和基于青蒿素的药物——已经让全球根除疟疾成为可能
 
仍然存在两个挑战。第一个挑战是使用关于可行性的科学证据去影响实现这个目标所需的大规模的财政资源——以及它们背后的政治承诺。这不是一个能够或者应该留给盖茨基金会独立完成的任务。
 
第二个挑战是使用在疟疾问题上实现的进展去产生对消灭其他具有挑战性的疾病所需的一批工具的研究的需求。
 
并不是所有的根除疾病的运动都会取得成功。但是这并不会破坏让我们在控制一种疾病方面可能更进一步的举措的价值。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

References

[1] Campbell, C. and Steketee, R. Malaria in Africa can be eliminated American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giene 85, 584–585 (2011)
[2] Rollback Malaria Partnership A decade of partnership and results Progress and Impact Series 7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