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核电:在跃进之前仔细调研

福岛核事故带来了发展中国家在考虑核能之前必须解决的问题。

日本福岛核电站在今年3月的事故为近几年来正在获得力量的核能复兴送去了一个冲击波。这种复兴部分是由于石油价格攀升刺激的,部分是由于更安全的反应堆设计,部分是由于全球变暖迫使各国寻求化石燃料的替代方案。

这个冲击波在发达国家最为强烈。几个国家对日本的这起事故——它是淹没了该国东北沿海大片区域的海啸直接造成的——的反应是放弃重新启动自从25年前的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就暂停的核计划的方案。

发展中国家的反应更多样化。诸如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国家放弃了它们的核计划,但是大多数仍然在寻求核选项。尽管一些国家已经宣布它们的计划正在进行重新评估,它们几乎没有表现出打算改变道路的迹象。

然而,福岛核事故已经带来了新的怀疑,出现了一些重要的教训,需要所有那些仍然考虑走核道路的国家考虑这些教训,特别是刚刚着手走核道路的发展中国家。

这些教训包括从需要确保充分考虑到自然灾害,到培养公众对负责核安全的组织(以及个人)的能力的信任的重要性。

此外,福岛核事故刺激了对可再生能源的热情。这些教训都需要仍然在考虑是否致力于核选项的发展中国家决策者的仔细评估。

态度的变化

本周,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审视福岛核事故对发展中国家核电规划的影响,并评估了对这些规划的可行性的不断变化的计算方法。两篇文章叙述了这个背景。第一篇文章提供了对发展中国家核项目的当前发展状况的一个快照,总结了自从这起事故发生之后出现的一些态度变化,以及这场争论的许多方面——这不可避免地包括了使用民用核项目作为军事项目的垫脚石的吸引力(以及危险)。

第二篇文章是来自几个关键的发展中国家的本网站撰稿人的报道的集合——他们分表来自埃及、约旦、肯尼亚、尼日利亚、菲律宾、南非和越南。他们描述了当地对福岛核事故的反应。

从这些文章中浮现的一个信息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出现重大的方向变化。但是很明显出现了对核电可能带来的危险的新的和已经增长的敏感性——要记住今天人口的大部分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的时候尚未出生——以及一种意识,即为这些危险提供充分的规划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前方的挑战

和这两篇特写互为补充的是来自已经深入参与了这场核辩论许多年的专家的3篇观点文章,这些文章各自凸显了面临的挑战的一个方面。

巴西物理学家、曾经担任该国科学部长的José Goldemberg审视了启动和项目所需的高级别的投资,以及考虑到福岛核事故而进行修改的重大事故风险估计。他提出国家声望是发展核技术的一个主要动机,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可再生能源可能是一个更能负担得起(而且风险更少)的选项。

肯尼亚内罗毕大学核科学技术研究所的讲师Michael J. Mangala展示了发展中国家如何能够从发展核能项目中获益。但是他警告说,如果要让这类项目起作用而且安全,各国必须制定全面的培训策略从而训练出各个层次所需的技术人员。

最后,巴基斯坦物理学家Pervez Hoodbhoy提出了发展中国家管理和投资核电的能力问题。他还把重点放在了拓展核技术的使用的军事危险上。他提出许多国家选择向这个方向前进可能不仅仅是出于它具有社会、经济和环境意义。

知情的辩论

福岛核事故与之前的美国三里岛核事故以及切尔诺贝利和事故类似,本身不是放弃核选项的充足原因

核电满足发展中国家的能源需求而不会对全球变暖有大贡献的潜力仍然是一个强大的吸引力。

但是正如这些文章提出的,也有令人信服的原因让发展中国家在跃进到包括了核电的能源未来之前仔细调研。

福岛核事故提醒人们,安全运营核电站的障碍可能来自不曾预料到的方向——即便是在像日本这样注意安全而且有很多理由对核能保持谨慎的国家。

这也强调了需要进行一场关于支持和反对核电的理由以及"清洁的"替代能源的公开而知情的公众辩论——这样一场辩论是如此重要,以至于不能仅限于技术专家之间,也不能仅仅由商业或政治利益的结果决定。

希望这一组文章将对实现这个目标有贡献。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

本文是福岛事故之后的核电专题聚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