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乌干达应重新考虑其有关世界银行资助的决定

千年科学项目的资金在乌干达造就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项目。政府将使其结束的决定是错误的。

在过去的5年中,变革之风吹过了乌干达的科学。出现了一大批项目,致力于提高该国在农业和工业领域使用科学技术的能力从而满足其发展需求,这些项目在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世界银行的千年科学项目(MSI)的3000万美元的贷款。

它们的多样性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们包括从而饲养尼罗河鲈鱼的方法、处理香蕉(它们都是重要的蛋白质来源),再到开发疟疾疫苗;从恢复工业研究设施到资助大学科研团队、博士生和本科生课程。

悲哀的是,已经积累起的势头如今面临威胁。根据该国政府提出并且在今年6月被国会批准的2012年预算,在今年年末该项目的当前阶段结束之后,乌干达不再寻求进一步的资助——尽管世界银行发出了邀请。

该国这样做的理由有一些合理性。它声称不愿意依赖国际援助资助项目,它说这些项目应该是国家的责任。

但是由于几乎没有提供国内资助的迹象,乌干达科学界担心这个决定反映了新出现的对科学的冷淡,而且担心目前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将失掉它们的救生索。

在诸如卢旺达和坦桑尼亚等许多邻国正在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热衷于接受一个繁荣的知识经济的社会经济利益的时候,这可能对于乌干达是一场灾难

“梦想成真”

当世界银行对乌干达的贷款(乌干达政府本身提供了另外330万美元)于2006年宣布的时候,它代表了通过MSI资助科学的一种崭新的方式。

此前的MSI贷款,特别是给智利和其他拉美国家的贷款,曾寻求主要通过建立科研卓越中心建设科学能力。希望在于这类中心将通过减少人才流失等问题从而对其他科学活动产生更广泛的积极影响。

乌干达的MSI贷款使用了一种不同的方法。它被安排成用于支持该国创新体系的所有方面,从科研训练到把科研成果注入市场的支持机制,例如,它为乌干达工业研究所(UIRI)提供了400万美元的升级支持。

这种方法赢得了乌干达国内和国外的科研界的支持(甚至Museveni总统本人至少在最初也支持)。UIRI的负责人Charles Kwesiga在描述MSI 资助的UIRI升级的影响力的时候说,这是“梦想成真”。[1]

气馁

不令人吃惊的是,乌干达的科学界已经表达了对政府不寻求延长资助的气馁。

乌干达科学技术全国理事会(UNCST)是政府资助的负责处理这些资金的机构,它对这个决定表现出了一种言不由衷,声称这并不必然反映了减少科学资金的举动,而仅仅是一个关于资金应该来自何方的政治决定。

其他人就不那么宽容。坎帕拉的Med Biotech Laboratories负责人Thomas Egwang去年在乌干达的主要报纸之一的Daily Monitor上撰文警告了这个即将到来的决定的影响。Egwang也受到了MSI的资助,用于他对一种可能的疟疾疫苗的研究。

Egwang说,政府对科学的态度反映在了财政部内部的冷淡情绪,财政部直接控制着科学预算,而且乌干达没有科学部。

他呼吁建立一个科学技术部。他把当前的形式描述为“乌干达科学的丧钟”。

悲惨的浪费

如果任凭近年来通过MSI的资助获得的收益浪费掉,这对于乌干达的发展肯定是一个惨剧。

在过去,世界银行资助的某些项目(诸如大型水坝)受到了批判,批评的理由是它们破坏了当地社区和栖息地,而没有满足当地需求或履行它们的承诺。

但是乌干达的MSI项目不一样。从一开始,它的设计者和实施者就设法确保当地需求处于所资助的一切活动的中心。而且过去5年的进展报告表明,它已经达到了其目标,即便比计划得稍慢。

成功的项目包括从木薯褐色线条病(它是由病毒导致的,能让根系腐烂病,导致非洲中部地区每年估计损失1亿美元)到支持社区无线网络(这些无线网是基于城市和农村的电信中心)的一个拓展项目。

MSI还证明了全面资助策略在支持科研及其应用方面优于把重点放在相互分离的项目、不考虑为它们的成果开发市场的需求的策略。

非洲科学项目的评论者已经指出,非洲有许多捐助者资助的项目的躯壳,一旦最初的捐助者的支持消失之后就因为缺乏可持续的资金而死亡了。

对于乌干达的MSI项目,问题并不是钱(这并不寻常),而是缺乏政治意愿。在MSI的资金在年底用完之前,政府为了国家利益及其未来应该重新考虑它的决定。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

References

[1] MSI: Uganda Industrial Research Institute (UIRI) (Science Initiative Group,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