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社交媒体:不要杀死消息服务

最近英国的骚乱显示了社交媒体的黑暗面。但我们必须避免对它们的使用采取过于严重的限制。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旧金山湾区快速交通系统(BART)切断了手机网络,试图阻止人们聚集起来抗议该市警察的行动。今年7月,对警察开枪打死人的抗议升级,这促使官员试图破灭再次抗议

这种举动受到了来自一个独特的来源的批评。那些曾参与到今年埃及Tahrir广场的示威活动中的人提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类似的举动,即该国前总统穆巴拉克曾经试图屏蔽让人们能够组织起抗议的媒体渠道。

他们指出,美国当局采取与他们谴责的埃及压制言论自由的举动类似的举动,这其中有虚伪的成分。

类似地,对于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宣布考虑在上周英国伦敦和其他城市发生骚乱的过程中社交媒体被广泛使用之后,授权警察屏蔽社交网络,这引起了一种自以为是的反应。

官方的新华通讯社报告说,甚至英国政府也认识到了“需要在自由和监控社会媒体工具之间实现一种平衡”。

这些情况都表明了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现代通信技术有能力迅速催化草根行动,其方式可能被视为对社会秩序的威胁。

但是政府不能归咎于技术并因此而限制技术。相反,一种合适的响应来自一个更具挑战性的任务,即促进对技术的负责任的使用。尽管会有被滥用的风险,必须继续让人们获得通信技术,从而促进信息的自由流通和民主权利的表达。

为公民赋权,促进民主

社交媒体促进民主的能力特别不应该被低估。它可以帮助处于政治金字塔底层的人们发出集体的声音,这些人常常是——但不总是——穷人和边缘化的人。

埃及当局亲身体验了这种情况。Tahrir广场的事件起源于去年Facebook上的一个抗议运动,这通过年轻、懂技术但是在政治上不抱幻想的一代人迅速传播。

在中国,政府官员越来越被此前因为缺乏关于国家行动的信息而丧失权利的公民的技术智慧战胜。

近来的一个例子是7月22日造成40人死亡的温州铁路撞车事故。政府的压制报纸电视关于这次事故的讨论的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成功——却因为此次事故的信息在受欢迎的微博服务(如新浪微博,如今已经有了1.4亿用户)上的迅速传播而被挫败了。

无疑,社会媒体在埃及对政治行动的本质产生了一个深远而受欢迎的影响。新技术为美国国父托马斯•杰弗逊的格言赋予了生命:“知情的人民能够信任他们自己的政府”。

双刃剑

但是正如英国的这场骚乱所证明的,这也存在黑暗面。能够迅速创作出一场令人惊奇的舞蹈大会的“众包”技术也能够容易地用于不那么能让人接受、甚至是非法的目的。

在伦敦街头流传的更吓人的消息中,有一些是给出了哪些商店将何时被破门而入的细节的消息,而且包括了公开邀请别人参与抢劫,或者是哪些地点成为攻击目标的消息(诸如为了明年的奥运会而建造的建筑)。

也存在虚假信息流传的风险,不论是不是故意的。其中一些虚假信息可能是无害的。但是误导性的信息可能产生严重而具有破坏性的后果,诸如印度尼西亚今年3月份关于海啸的谣言,这种谣言至少导致了一人死于心脏病发作,还有许多人因为交通事故受伤。

因此,即时地、不受限制地获取信息的利弊并存。就像几乎所有新技术一样,社会媒体可能被正确使用或者被滥用。一个政治挑战在于设计有效地区分这两者的控制手段。

响应必须是平衡的

没有理由采取严厉的行动。事实上,即便是在一个环境下看上去相对温和的控制措施也可能在被另一种情况引为先例的情况下产生更广泛的影响。

例如,有一种危险,即在一个相对较小的事件里(例如在旧金山的BART抗议活动)限制移动电话的使用的任何尝试将可能被其他人用于证明更远远严重的行动是正当的。正如埃及的一个博客作者Mostafa Hussein所说的:“这是一个滑坡”。

记者特别有理由担心。正如温州事故所证明的,社会媒体的渠道通过它们能达到的广度和速度,能够为调查性报道提供大量的信息源。

而且在社会紧张程度高而严重需要准确而即时的报道的时候,它恰逢其时。应该反对任何妨碍它的情况。

对社会媒体的滥用的正确响应不是限制它的应用,而是确保它的使用在可以接受的法律范围内,而且确保违反规则会受到适当的惩罚。

仓促的过度矫正,特别是矫正的目标是技术而不是使用技术的方式的情况,只会因为产生对当局的不信任的强烈的反作用而起到反效果。正如中国所学到的,这也很可能会失败。

David Dickson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