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部长必须认真的对待本职工作

没有致力于发展的科学部长,至关重要的发展机会可能会丧失。

印度的新任科学部长Vilasrao Deshmukh在上任之后的一周里很忙——忙着参选孟买的板球协会。但是即便对于印度这种为板球而疯狂的国家,在着手工作方面的怠慢击出的漠不关心对于这个国家的科学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作为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引擎,科学技术正在变得对于发展中国家越来越重要。科学也已经变成了国际外交的通货,而双边科学协议正在越来越多地取代文化交换项目,从而加强国家之间的政治和经济联系。

.因此,科学部长在国家和国际层面上都具有关键的作用。在国内,他们应当在内阁会议中促进科学资助的案例和新政策项目。在国会中,他们应该为政府的科学政策进行解释和辩护。而且他们应当考虑诸如转基因作物等问题的公众观念。

在国际层面上,如果科学部长积极参与到双边交流,而不是把参加会议当作是一种纯粹的礼节,一个国家的形象就会更佳。

在总体上,一个科学部长的工作在当代世界是具有挑战性的,既需要长远眼光,又需要奉献精神。

形成影响力

一些科学部长已经通过表现出这类特征而对发展中国家形成了影响。一个例子是发展中国家科学院(TWAS)的新任执行理事Romain Murenzi,他在2001到2009年期间担任卢旺达的科学部长,并且在让他的饱受战火蹂躏的国家在过去10年中成为非洲有潜力的科学领导者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

南非的科学部长Naledi Pandor是另一个例子。她坚定地支持南非在国际天文学项目上的冒险,她认为这些项目可以帮助培养南非的下一代科学家和工程师。

巴基斯坦的前任科学部长Atta-ur-Rahman也是一个例子,他说服了政府在2001年到2003年间把科技预算提高到了原来的60倍,使用这些资金的大部分支持了科研院所的发展,并且争取海外科学家回国。他的改革让巴基斯坦的期刊引用数量在6年里增长到了原来的10倍。

尽管印度的科学资金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稳定,没有任何显著的增加或减少,诸如Kapil Sibal 和M. G. K. Menon等科学部长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持。

部长的抢位子游戏


因此,更有理由担忧Deshmukh看上去缺乏工作的热情,特别是在印度需要改善科学技术的强烈信号出现的这个时候。

印度已经连续两年在创新排名中下滑,而且在最近的技术指数中表现不佳,再加上科学部长已经出现了多次更换,而且这个职位的政治重要程度正在下降。

当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在2004年任命Sibal担任科学部长的时候,他在他的5年任期内寻求复兴印度境况不佳的大学科研并加强大学-产业界的联系。

但是自从辛格2009年的第二任期开始以来,科学的优先程度走了下坡路。这始于任命一位“五合一”资历较浅的科学部长Prithviraj Chavan,他也负责公共投诉、国会事物、养老金和人事。

然后,在2010年,辛格任命了一位资历较深的部长Pawan Kumar Bansal和一位资历较浅的部长Ashwani Kumar,他们的表现都不尽人意。Deshmukh多年来担任了三次部长,许多人担心他可能走前任科学部长的老路。

而印度的邻国巴基斯坦的境遇也不好。在2008年文官政府上台之后,科学部长的职位空缺了1年,直到2009年任命了Azam Swati。

但是去年Swati在与另一位部长公开争执之后被解职了。之后又先后任命了两任部长。这种更替的频率很难促进巴基斯坦面临严重财政困难的科学事业。

奉献精神是关键

任何认真对待科学的发展中国家需要一位准备好了在正常的任期内履行职务并且对其责任展现出正确的兴趣的部长。

正如曾在1994年-1997年担任英国科学大臣的Ian Taylor在英国科学与工程运动(CaSE)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所指出的,他对于“同僚经常对科学项目避而不谈,仿佛他们成为了一个带围墙的花园的一部分,但是却没有钥匙”感到灰心丧气。

此外,尽管科学部长不一定必然有科学背景,他们必须至少能够理解科学家谈论他们的工作的语言。Taylor指出,改善我们的政界人士和部长的科学素养——这个过程不会在一夜之间完成——将会帮助他们学会“科学技术对他们的职责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更好地评估科学证据”。

发展中国家正在越来越多地与跨学科的问题斗争,从农业到医学再到环境,这些问题都有一个强烈的科学成分,而政治决策的协调正在成为关键。认真对待自己职责的科学部长是必不可少的——把板球放在第一位不是开场的好方法。

T. V. Padma
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东南亚地区协调员